新新聞》高喊「狼來了」 余光中是告密者?

2017-12-20 20:00

? 人氣

余光中不只在文壇,對一般大眾也有相當的影響力。(翻攝自中山大學余光中數位文學館網站)

余光中不只在文壇,對一般大眾也有相當的影響力。(翻攝自中山大學余光中數位文學館網站)

中山大學外文系榮譽退休教授,詩人余光中,於十四日病逝高醫大附設醫院,享壽八十九歲。

一九二八年出生於南京,一九五○年移居台灣,作品有新詩、散文、評論、翻譯與編輯等五十餘種。他除了影響幾世代台灣創作者的寫作風格,多篇作品也被選入台灣與中國的教科書,不只在文壇,對一般大眾也有相當的影響力。

《仙人掌》揭開鄉土文學論戰序幕

被譽為「詩壇祭酒」的余光中是台灣現代詩的一代旗手,但他在文學史上也存在著爭議──尤其是他於一九七○年代鄉土文學論戰中的角色。當時他除了為文批判鄉土文學思潮,之後還被指控曾向情治單位負責人舉報其他作家有左派傾向。

一九七七年四月,王健壯主編的《仙人掌雜誌》第二期刊登了「鄉土文化往何處去」的專題,收錄王拓、蔣勳、石家駒、唐文標、王津平、江漢、銀正雄、邱坤良、朱西甯與沈二白等人文章。王拓主張「鄉土文學」應正名為「現實主義」文學;唐文標批評現代主義文學逃避現實,「新的文學應該是喚醒這個世界的號角吧!」他呼籲台灣年輕人要改造舊世界,建立新世界;朱西寧則認為,鄉土文藝的「變」最終要回歸到中國民族文化的「常」。他也質疑道:「鄉土文藝是很分明地被侷限在台灣的鄉土,這也沒有什麼不對,要留意尚在這片曾被日本占據經營了半個世紀的鄉土,其對民族文化的忠誠度與精誠度如何?」

《仙人掌雜誌》製作專題揭開台灣鄉土文學論戰序幕。(新新聞資料照)
《仙人掌雜誌》製作專題揭開台灣鄉土文學論戰序幕。(新新聞資料照)

「鄉土文化往何處去」的專題揭開了台灣「鄉土文學論戰」的序幕,但真正將論戰上綱到國共路線的文藝鬥爭,關鍵人物是彭歌與余光中。

一九七七年八月,《中央日報》總主筆彭歌在《聯合報》發表〈不談人性,何有文學?〉一文,點名批判王拓、尉天聰及陳映真三人強調階級鬥爭、和共產黨的階級理論掛上鉤。

狼來了,扣「工農兵」大帽子

八月二十日,余光中在《聯合報》發表影響巨大的〈狼來了〉一文,不點名地把台灣的鄉土文學類比為中國的「工農兵文學」。章中說:「正當我國外遭逆境之際,竟然有人內倡『工農兵文藝』,未免太巧合了。」還稱:「說真話的時候已經來到,不見狼而叫「狼來了」,是自擾,見狼而不叫「狼來了」,是膽怯,問題不在帽子,在頭,如果帽子合頭,就不叫『戴帽子』,叫『抓頭』。」他要那些在大嚷別人「戴帽子」的人「先檢查檢查自己的頭」。

這個指控被作家陳明成形容為「一時之間,被喻為『血滴子』的大帽子在文壇弄得風聲鶴唳,瀰漫著肅殺的血腥氣息」。

事件延燒之後,國民政府感受到壓力。最後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定調,將「鄉土文學」的意涵擴大,把台灣本土書寫定義為「愛國文學」、「民族文學」等表現,為論戰畫下句點,也避免了一次作家文字獄的風波。王昇是當時的特務頭子,也緊抓文藝政策。

此外,徐復觀《學術與政治之間》也曾指出,他因與余光中爭論《登鸛雀樓》的地形問題,余光中就將徐復觀告上警總。
一九八九年七月,陳芳明指出,余光中曾寄一封長信給他,摘錄陳映真文章,並考證陳映真引述馬列主義(Marxism–Leninism)。陳映真對此曾表示,余光中在鄉土文學論戰時,曾將此信寄給王昇。陳映真的訊息,是直接或間接來自被黨國禮遇的中共研究專家鄭學稼。

喜歡這篇文章嗎?

傅紀鋼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