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美中爭霸,中國真的贏了嗎?

2017-11-18 07:10

? 人氣

川普亞洲行之際,美國時代雜誌以「中國贏了」做為封面故事。但中國真的贏了嗎?(美聯社)

川普亞洲行之際,美國時代雜誌以「中國贏了」做為封面故事。但中國真的贏了嗎?(美聯社)

中國已經進入了習近平「準皇帝」時代,習近平當然也一定要將這樣的訊息傳達給全世界。

怎樣叫「準皇帝」呢?舉國惟我獨尊,稱之為皇帝;名不稱帝卻已掌握實質至尊之身,稱之為「準皇帝」;所以川普訪中,習皇帝即可不經人民授權慨然給予美國2535億美元鉅額交易;也所以習大大帶著川普一起在「故宮」皇帝寢居書房縱論天下;商人總統這次是著著實實領受了一番「皇帝夢境」。

洋土兩皇帝在紫禁城暢論天下

川普訪問中國,川習會上兩人結成了關係「絕佳」「超好互動」的美中兩位「準皇帝」。據報導,習近平刻意安排在帝王之居的紫禁城內建福宮款宴川普,也安排在乾隆書房三希堂進行茶敘,讓川普成為第一位在紫禁城內享用晚宴的外國領導人。習近平這麼貼心的安排,無非就是要讓世界第一狂人川普暫時滿足一下「當皇帝」的喜悅感覺。我們很可以運用想像力去揣摩:習大大領著川普一起在「故宮」皇帝書房內暢論天下的那種睥睨天下之神情?這大概是身為美國人的商人的川普,縱令已是貴為總統了,也永遠無法企及的「至尊氣勢」。

川普見證了中美簽署破紀錄共2535億美元儀式之後,在雙方共同記者會上,川普完全改變對中態度,而且很黏膩的說道:雖然美中仍然存在「單向和不公平」的貿易逆差,但「我不會怪責中國」。他反問:「誰能責怪利用別國為自己國民謀利益的國家?我給中國高度評價,但我責怪以往(美國)政府,縱容不受控制的貿易赤字存在和增長。」

這下子,本來只是一個對錯的是非題,完全被翻轉了:中國之所以一直占盡美國便宜,根本就是美國歷任總統的錯,因此中國無罪。

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惡名昭彰的「中國人權」成了川普禁忌

實際上川普整趟訪中行程一直都設定了一個議題禁忌:惡名昭彰的「中國人權」。但既然有這麼超鉅額的貿易大紅包,「人權」當然可以先擱在一邊。於是,美國所正領導的世界,也跟著被翻轉了。

前幾日,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在一場《新大學》政論網站成立酒會上演說時表示:

目前美國開始把世界的主導權讓給中國,但面對世界各種危機如恐怖主義及戰爭,中國卻沒有足夠的精神力量來領導世界。而台灣在經過工業化、民主化後,是時候反省舊有的成就,進行新的文藝復興運動,讓我們更好。許信良舉例,台灣有很多義工及醫療隊伍自發到全世界服務,這些精神要把它好好整理出來,創造能主導世界的新文明。

許信良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但他綜論世界局勢排比台灣戰略的功力還是不減當年的。從30年前提出大膽西進的「台灣新興民族論」,其基本主調也是「台灣要大膽去影響中國」。這次再提出「新的文藝復興運動」,也一樣是主張「充分發揮台灣文化底蘊積極去影響中國的圖霸世界」。可惜了,許信良由於失去群眾基礎,所以其號召也自然無風無雨。此次他雖振臂高呼可謂是用心良苦,卻仍然無法振奮人心。

惟,他在演說中提到的事實陳述:「美國開始把世界的主導權讓給中國,但面對世界各種危機如恐怖主義及戰爭,中國卻沒有足夠的精神力量來領導世界。」卻是很值得台灣人的我們好好檢視的。

當美國開始把世界的主導權讓給中國

美國雄霸世界長達一百年,並且也讓全世界的60億人努力供養著美國的兩三億人。所以他們可以享受低廉物價,同時還能過上一種高工資低工時的美式生活,美國夢於焉成了全球夢。直到,世界諸多國家靠著低工資高工時的人民勤奮勞動,而逐漸改善了自己的經濟生活,並且開始摸索著認真要找到一種向美國挑戰的模式。進入到21世紀,與此同時,當美國人已經因為美式生活而養成了奢侈與怠惰的習性後,才突然發現,連他們(其實就是白人)自己在國內的工作與生活權利都已備受威脅了。特別是美國低下階層的白人,自然會在經濟物質基礎上逐漸淪為弱勢者。白人的優越感和驕傲感不見了,強烈的失落感也同時刺激著無以名之的憤怒情緒。所以當商人川普狂傲的對美國人民(白人)訴求「還我工作權」時,正好擊中了美國低下階層的心中之痛,而使之能在總統選戰中脫穎而出。眾多鄉愿的自由主義者們除了搖頭嘆息,其實也是無所作為的。事實上,川普在總統選局的勝出,毋寧也即是代表著美國霸權的沉淪已成勢不可挽的警鐘了!

而即將要接手全球霸業的中國呢?既不是制度使然,也不是什麼天縱英明的領導慧眼獨具,中國經濟的成就乃在於中國人民奴工型的工作型態所堆積而來的。中國主政者只要不再折騰人民,十幾億人民的血汗辛勞就自然會換取到一定的經濟成就。這也可以說明,何以中國對內用來鎮壓的維穩預算一直都居高不下的基本因素。

20171112-世界和平宣言暨新大學政論網站下午舉行成立酒會,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出席致詞。(蘇仲泓攝)
世界和平宣言暨新大學政論網站下午舉行成立酒會,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出席致詞,他認為美國把世界文明主導權讓給了中國。(蘇仲泓攝)(蘇仲泓攝)

中國不再輸出革命,改換成輸出威權主義

2011年7月有一篇發表在《北京日報》的報導《鄧小平決定停止輸出革命》曾描述了:

1978年10月,鄧小平訪問新加坡——而之前中國在極左時期一直稱新加坡為「美帝國主義的走狗」。當鄧小平吃驚地看到新加坡的成就時,他承認對方實行的對外開放,引進外資的方針是對的。

當談到中國的對外方針時,李光耀說:「中國必須停止革命輸出。」鄧小平停頓片刻後突然問:「你要我怎麼做?」這倒讓李吃了一驚,但他大膽地說:「停止馬共和印尼共在華南的電臺廣播,停止對遊擊隊的支持。」李光耀後來回憶:「我從未見過一位共產黨領袖,在現實面前會願意放棄一己之見,甚至還問我要他怎麼做。儘管鄧小平當時已74歲,但當他面對不愉快的現實時,他還是隨時準備改變自己的想法。」

這是鄧小平當年決定要「先讓一群人富起來」的開放年代。只要中國不再搞革命,也不再玩政治運動,中國龐大的勞動力自然會把中國經濟推昇到一定高度。中國也因此開始進入「韜光養晦」的階段。40年過去了,中國經濟果然崛起了,我們來看看現在的習近平又會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的。

2009年2月,習近平在墨西哥跟當地華僑見面時曾表示:在國際金融風暴中,中國能夠基本解決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已經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他還指出,有少數外國人對中國事務說三道四:「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李光耀與鄧小平會面。(美聯社)
李光耀與鄧小平會面。當年李光耀一句話讓鄧小平決定「停止輸出革命」。(美聯社)

展現中國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強國形象」

當時還只是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認為中共領導階層最大的任務就是「解決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進入到2017年,中國已不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習近平圖霸世界的雄心再也不必掩蓋了。因此,這次北京的川習會,中共巧心安排在紫禁城夜宴,再又安排在乾隆皇帝書房議論天下,藉此展現中國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強國形象」,其寓意之深遠可見一斑。

再說了,如果美軍三艘航母罕見齊聚西太平洋並舉行聯合軍演,卻還是不敢對北朝鮮開戰,今後世界各國將會如何看待美國的軍事力量?是因美國投鼠忌器?除了南韓文在寅宣示不配合美國軍事行動之外,中國的態度是不是一個美國最大考量點?

台灣人的智慧能擠得出「新文藝復興運動」嗎?

好,大國折衝之間,那台灣在這樣的一個浪尖口上,如何自處?

有許多年輕論者會高度質疑許信良所宣告的:美國會願意將主導權交給中國。彼等立論在於:除非中國開放市場、開放匯率自由、並讓利給世界各國,否則永遠無法取代美國的位置。而且自川普上任後的非農就業人口已逐漸提升,製造業回流也帶動採購經理人指數上升,甚至因為美國開採石油帶來國際油價下跌。證明台灣媒體看衰美國是基於情感而非事實的根據。以情感為根據的戰略設定,對國家社會絕非好事。何況,川普的亞洲行在貿易上建立了雙邊主義的新秩序,在戰略上則形成印太圍堵中國的態勢。台灣不一定要選邊站,但以為處於四戰之地的中國可以領導世界,實在是非常大的誤解。

對此,暫時,我還只能提出問題,提出一個值得國人深切省思的問題,中國真的贏了嗎?或是悲觀的說,如果美國真的交出世界霸主地位而且是由摧殘人權的中國來承接,台灣政府還能像張小月一樣的只是輕鬆喊話:「針對兩岸關係,我們呼籲中國大陸雙方都用一種新的思維,大家共同合作,找到新的互動模式,希望能捍衛兩岸和平與穩定。」

或者是,大家都埋著頭,繼續拼命去追出慶富獵雷艦弊案的藏鏡人就很滿足了?!

但,文末仍應提醒到,中國所刻意突出的「強國之姿」與其內政上危機四伏的「權貴資本主義」所造的孽(人民與權貴之間的深刻矛盾),其實是相輔相成的。這也應是「中國是否真的贏了」的另一個剖析面向。當內政矛盾強過圖霸之夢,中國統治結構的崩解就可能隨時來到,而台灣真的準備好了嗎?

*作者為《六都春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