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屈辱與浪漫─評述三朝「文書」王滬寧

2017-11-10 07:10

? 人氣

習近平打造「習思想」,王滬寧(右)不可或缺。(中新網)

習近平打造「習思想」,王滬寧(右)不可或缺。(中新網)

傳統中國或者皇權時代,知識份子執掌著社會道德精神,同時執行著政務體系,儘管也是多被皇家工具性使用,但相對還是有一份獨立性,畢竟皇帝們沒有誰想發明一套自己的思想體系,來繼承或超越儒佛道思想或教義。

中共執政之後,知識份子要麼被迫害、打壓、冷落,要麼捲入國家機器,成為絞肉機的一部分,王滬寧這次入常,令許多人意外,並因此引發國內外媒體普遍關注。

一方面,王滬寧八九之後,是傾向中共立場的,儘管他有普世眼光,黨主導國家改革是他的立場,威權政治是他建設的工程,所以,由於立場與地位所限,他仍然難以擺脫工具性命運。

另一方面,他不是中共原教旨的鬥爭革命派,無論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自由民主正義概念的主張,還是新時代社會思想中的人民對自由民主正義的追求提出,都能看出王滬寧有限的普世追求。

還有就是,他沒有獻媚式頌聖,更沒有像當年的郭沫若或現在的天津李鴻忠等人那樣肉麻的吹捧最高領導人,以換取自己的身份地位,保持著讀書人應有的清正與尊嚴,在體制內,也是非常不易之事。

關於王滬寧入常

王滬寧成為十九大中的最大的一匹黑馬,許多人不相信王滬寧能夠進入中共最高權力核心常委,是因為王滬寧的政治背景較複雜,他最初是江澤民、曾慶紅發現的讀書人,徵用王滬寧進入中南海,體現上海江派的象徵性開明,或者對文化知識的附庸風雅。

王滬寧並沒有地方行政經歷或歷練,中共常委的升級規則,多是在不同的省部級崗位特別是地方首長的經歷,才能進入常委,但王滬寧成為一個例外。

其實,由於習成為中共的核心,並進一步成為擁有「習近平思想」的領袖人物之後,常委變得不像從前那樣重要了,胡溫時代,九常委制或七常委制,每一個常委就是一個「總統」,都是正國家級領導人,各分管一攤,其它人一般不得染指。這種寡頭制背後,當然有一個幕後聽政者,胡溫時代是江澤民,寡頭在幕後協調權力。但這種協調易出大亂,既出現了薄熙來那樣的挑戰者,又出現周永康這樣的亂政者,周永康擁有政法王特權,手下有上百萬的武警部隊可以調譴。差點造成中共內戰,這對於中共來說,這當然是無法承受之重。

2017年10月25日,中共十九大一中全會選出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由左而右,由上至下: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AP)
2017年10月25日,中共十九大一中全會選出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由左而右,由上至下: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AP)

重新集權既是習近平個人的需要,也是中共整體利益的需要。

一旦集權並進入個人極權時代,個人的力量就勢不可擋,誰敢阻擋誰成為螳螂,誰就死得難看。重慶的孫政才倒臺,並不是因為腐敗,而是因為政治原因,所謂黨內野心家,其實不過是對最高權力者進行挑戰或者試圖挑戰者而已。

習獲得核心權之後,他就擁有了至高無上的特權,我們看到這一期的常委,韓正是對江、曾派系的某種妥協,這也是習對元老們最後一次妥協,元老們最後一次干政,而李克強與汪洋,則是對胡溫時代的某種延續,總理李克強某種程度上也是被工具性使用,並沒有上屆總理那樣的內政大權。我們說胡溫時代,胡錦濤與溫家寶是兩相配合,相得益彰,而十八大之後,伊始人們還稱習李新政或習李時代,但現在人們已然清楚,習與李不是差半個腳步,而是已差一個級別,總理處於被核心絕對領導的地位。

既然常委們都已然是被工具性使用,王滬寧入常,就不再非常重要,並不是把他當成一個分管意識形態的「總統」來對待,更可能是當成一個意識形態的高級當差來對待。

王滬寧的作用

兩年前,有知情人就告訴我,習意識到王滬寧對自己的重要性,基本確定了王滬寧入主常委。

王滬寧在十九大主席團人員中,對其懷有敵意應該較少,對比十八大李源潮不能入主常委,因為他得罪了李鵬等元老(一直沒有讓李鵬的兒子獲得重要位置),而他在團派中的影響力以及與令計畫等人的特殊關聯,也使新任黨國最高領導人忌憚,所以,最終無法入主常委名單,十九大之時,更加無望。

與李源潮相比,王滬寧無幫無派,他很早就主動與親友切斷聯繫,一心一意侍奉黨國最高領導人,致力於打造中共意識形態關鍵字。在極左與開明勢力中間,尋找一個無害的關鍵字,以使中共不致於無話可話,無詞可用,中共意識形態的軟實力,首先靠的是政治關鍵字,使一個時代有話語起點,使其政治力量有一個支點。

李長春、劉雲山還有過去的意識形態掌門人,都是舊時代的思維與邏輯,無法自拔於舊意識形態的政治話語,這一套,習近平完全知道,已喪失民心,皇帝不僅需要新衣,更需要新的話語體系,以面對新的世界格局,新的社會形態,新一代的人民群眾。

王滬寧已成為習真正的文膽, 習的重要講話與「思想」,靠王滬寧搞定。如果王滬寧不積極支持,他的後續話語無法提升。所以,為了政治思想品質,形成體制性的話語,習必須使用王滬寧,同時配合的是李書磊等人。

習近平為了威權或集權,五年一直窮心極欲而樹個人形象與「思想」,網路上廣為流傳的習「背書名」,無論到哪個國家,都會對其名人名著如數家珍,這當然與習的個人喜好有關,但也離不開王滬寧的學術與知識功力背後協助,人們都知道,王滬寧曾指導復旦學生參加新加坡大專辯論賽,奪得金牌。用這樣的知識性技術服務於黨國領導人,在國際場合表現出博覽與廣識,當然不難。

王滬寧為江澤民炮製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又為胡溫時代創造了科學發展觀,到了習當政,科學發展之後,應該是民主憲政的發展,在此緊要關頭,王滬寧替習近平虛晃一槍,用了一個空虛無限的文學大詞:中國夢。中國夢也是一個筐,啥都可以往裡面裝。

中國金融資訊中心大廈的外立面打出「中國夢」的字樣。(新華社)
中國金融資訊中心大廈的外立面打出「中國夢」的字樣。(新華社)

中國人民的夢想是什麼,不是民主憲政,而是讓生活美好起來,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這是習近平最喜歡的解釋。

中國人民還夢想有一個青天皇帝,或者一個偉大領袖,由這樣的偉人引導人民,替人民謀幸福,人民省心省力,這是不是習近平心中的夢想?

美國人民有美國夢,那麼,創設一個中國夢,就可以與美國夢相對抗,與美國隔洋而夢,要與美國平起平坐。這當然是習的大國夢,大國領袖夢。

打造新時代新思想

幾年的體察,習近平肯定是喜歡上了這位大學者或高級知識男僕。

習讓他留下來,打造習思想的雄偉建築,習近平喜愛文學與知識,由來已久,在河北正定縣當書記的時候,就與一位當地作家經常徹夜暢談,翻牆回到宿舍。一直保持深厚的友情。當他遇到王滬寧這樣功力深厚的學者,當然更是龍顏大悅,喜不自禁。

還有重要一點,中共領導人擁有了 「思想」,就有了超級安全,毛澤東巨大的罪惡因為思想的旗幟,所以中共後任者必須高舉之,至今無人敢動毛思想,還有毛紀念設施,只要中共在,毛思想就在。毛家後人,毛思想,毛相關的一切,都因此絕對安全。

因為習近平要比肩毛澤東,所以,他最終必須提出習近平思想,而不是現在十九大這樣的籠統的提出:習近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是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習近平思想,在這樣的排列組合中,樹立自己的偉大思想家地位。

從馬列到毛澤東,都是革命思想,鬥爭思想,世界革命思想。

習近平開始回收,將勢力範圍縮到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將中共的初心定位在國家強大民族偉大復興這樣一個有限概念中。儘管他們宣誓時,仍然是原教旨的共產黨追求,要在全球實現共產主義,但這種狂妄與國際恐怖主義理想沒什麼不同,所以不敢張揚。

還有一個實用主義的考量,有了習思想,習近平就可以真正控制中共與中國達三十年,即便他五年後退出政壇,但十年佈局,滿朝文武都是習家人,他就可以用所謂的思想影響整個中國政壇與社會,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偉大的新時代思想家,領導中國這條大船駛向彼岸。

中共無法回答:彼岸是個什麼地方?

鄧小平要摸石頭過河,過了河,河對岸是個什麼地方?中共在意識形態上本來是非常明確的,未來實現共產主義,但鄧小平開始,就無厘頭了,喜歡用虛詞或詩意的語言,來憧景未來。

習近平(左)、王滬寧(中)和李克強(右)。(截圖自YouTube)
習近平(左)、王滬寧(中)和李克強(右)。(截圖自YouTube)

當然,王滬寧仍然不失亮點,他沒有發表專門文章頌聖,無論是江時代還是胡時代,特別是習時代,連個性十足的王岐山還有不怕死的朱鎔基,都站出來表態支持開始搞個人崇拜的習近平,但王滬寧一直保持著公開的冰點態度。沒有過人的意志力與知識力量,在體制內難以做到這一點。一些人不替自己著想,但要替家人與自己的弟兄們著想,必然公開捍衛新威權,獻媚頌聖,以期獲得政治安全與切身利益。

王滬寧作為中央政策研究室負責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自由民主正義理念,應該與他不無關聯,儘管中共完全當成政治粉飾,但能夠提出來,在理論工作者看來,就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確實,在體制內,搬動一張桌子,可能都要付出流血的代價。

所以,這次中共黨章中提出新時代,既是一種對習新政的粉飾,又有宮廷知識人某種夢想與期待,為什麼習近平開啟的是「新時代」,因為新時代人民的社會需要提升了,不僅有物質層面的需要,更有精神層面的需要,這種精神層面的需要,王滬寧們沒有明說就是社會改革政治需要,但被說成是人民在自由民主正義方面的需要。

這麼一個重要理論點,思想點,我們現在看到,中共主導的主流中共媒體沒有一個人敢闡述。

也許,自由民主正義這些普世價值理念是體制內的讀書人最後一點良知,最後一點期待,寫進中共的意識之中,結果呢,強大的體制具有自動識別與刪除功能,無論你做出怎樣的努力,最終都會讓符合人類與人性價值的概念消隱於無形。

讀書人能在中南海尚書房行走,也算是一份高雅浪漫的職業,但如果僅僅被當成極權者的工具,那麼它最終會臨到的是一種永遠的屈辱,因為他的思想與良知被閹割了。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