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耀南觀點:中共原始股東與專業經理人的矛盾

2017-09-30 07:00

? 人氣

共青團中央改選,李克強選中央書記資料照。

共青團中央改選,李克強選中央書記資料照。

紅二代自認為是中國共產黨的原始股東,而江澤民、胡錦濤的掌權也只是大掌櫃,紅二代從來不認為他們是真正的東家,僅是專業經理人而已。

習近平終於出手了,新華社二○一六年八月初公布中共中央《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習近平親自為團中央改革定調。

二○一五年習近平曾嚴厲指責共青團官僚化、處於「高位截癱」(頸以下癱瘓)的狀態,令中共在青年中的影響力跌至最低點。

情急之下共青團中央的表現更荒腔走板,公開高調批判趙薇與戴立忍事件,只有不斷製造網絡事件,利用中共極左意識形態,發動五毛,煽動民眾的民族情緒和仇恨,刷存在感,也給當局添亂。

共青團歷史久遠,中共建黨隔年的一九二二年就成立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到一九五七年改稱中國共主義青年團,雖數度更名,但核心與目標一直是針對青年工作。從入少年先鋒隊、入共青團、入共產黨一直是中國人求學過程中的追求目標,小學一年級加入少先隊戴上紅領巾,上了國中就入團,共青團也成為中共幹部的搖籃,如胡耀邦、胡錦濤和李克強,甚至令計劃、胡春華等,都出身共青團。

文革時遇羅克寫的〈出身論〉戳破了無產階級專政的謊言[1],所謂「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只是中共家天下血統論的說詞,因此被迫害致死。文革初期中共官員宿舍「大院」和高幹子弟相對於其他階級的優越感一直延續至今,四十年前陳雲的名言「自己的子孫不會掘咱們的墳」已經下了註腳。現在中共高層鬥爭仍大致可看清楚這個脈絡,這批紅二代更自認為是中國共產黨的原始股東。

遇羅克與出身論。
遇羅克與出身論。

無論江澤民還是胡錦濤,都只是中國共產黨「臨時」的大掌櫃而已,而不是真正的東家。胡錦濤更不必說,上任兩年才接軍委會主席,被人「扶上馬,送一程」。他們彼此之間的矛盾,從原始股東之一葉劍英兒子葉選寧的告別式上獨缺江澤民的花圈,便可見一斑。

團派從小媳婦一路爬上來的過程完全是中國傳統專制封建的套路,這裡面沒有民主國家的民意基礎,也沒有現代國家(或企業)組織授權治理經營的原則。對他們的治國理念比較精確的描述是「裙帶資本主義」( Crony Capitalism),在「恩庇侍從體制」下,同樣出身背景的共青團逐漸成為一個政治派系的符號。[2]

共青團出身的團員逐漸形成政治勢力,更甚威脅到共產黨原始股東(紅二代)地位,習近平開始對「團派」動刀,表面上是共青團的改革,實際上是終結共青團的政治勢力的起手式。最明顯打著共青團旗幟的胡春華、孫政才,被傳為隔代接班人,在十九大前夕孫政才被拉下馬,隔代指定接班默契被習近平打破,共青團色彩更濃的胡春華還會想接班嗎?

註 釋:

[1]遇羅克〈出身論〉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期間,遇羅克寫下〈出身論〉,文中批判中共當權以來的血統論(「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提倡民主和人權的重要。此文廣為傳播;一九六七年起,遇羅克又在每期《中學文革報》的頭版以「家庭出身問題研究小組」為筆名,撰寫出身與血統論的相關探討文章,影響甚巨。

一九六七年四月,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成員戚本禹宣布〈出身論〉是大毒草,一九六八年一月,遇羅克以「大造反革命輿論」、「思想反動透頂」、「陰謀進行暗殺活動」、「組織反革命小集團」等罪名被捕;一九七 ○年三月五日,時值「一打三反」運動,遇羅克於北京被判死刑,並立即執行,時年二十七歲。

直至一九七九年,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才宣告遇羅克無罪。

[2]恩庇侍從理論(Patron-Client Theory)

國家機關和公民社會的互動模式之一,「恩庇者」(patrons)與「侍從者」(clients)通常處於不對等的權力位階,但兩者透過資源交換或利益互惠,在政治經濟領域建立起依存關係。

洪耀南著《中共百年 看習近平十年》。
洪耀南著《中共百年 看習近平十年》。

*作者為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秘書長,台灣世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本文選自作者新著《中共百年 看習近平十年》(秀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