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德國大選》梅克爾繼續執政!但要和誰一起?

2017-09-25 09:38

? 人氣

一切照舊?梅克爾還是聯邦總理,唯一的疑問只是誰是她的執政伙伴。社民黨已經宣布拒絕,自民黨和綠黨是不是靠譜的選項?無論如何,梅克爾都面臨難題。

這次大選的結果確認梅克爾了的領導地位,但同時也是對她的警示。得票率僅為32%左右,比2013年幾乎少了10個百分點。新一屆聯邦議院將由6個政黨組成,比以前多一個,這也讓政黨競爭更為激烈。此外,右翼民粹主義的德國選項黨成為議會第三大黨,這也是梅克爾面對的一大挑戰。

周日晚間的選舉結果還告訴我麼一個事實:梅克爾也會輸得很慘——這次選舉結果是聯盟黨1949年以來的最差成績,但她依然能繼續執政。

「牙買加聯盟」呼之欲出

儘管如此:政治地震並沒有發生。選項黨得票率達到兩位數是預料之中的事情,正如社民黨的繼續潰敗。社民黨選後立即表示不再繼續扮演聯合政府中的「小伙伴」角色,這使得梅克爾幾乎只剩下一個選擇:與自民黨和綠黨組成「牙買加聯合政府」(黑黃綠)。這樣的組合在聯邦層面從未出現過,相關談判勢必曠日持久。

周日選舉的另一個結論是:不冒險嘗試。德國依然是一個政治、社會和經濟方面的平靜之地。讓人心驚肉跳的是艾爾多安的土耳其、特朗普的美國、普京的俄羅斯還有退出歐盟的英國。德國依然淡定,從這個意義上而言,這次大選猶如是一場心理健康測試。

梅克爾迎來第四任期

現在,梅克爾又得到四年時間,如果她能做滿任期的話。這位謹慎克制的新教信徒是出了名的盡忠職守,有始有終。不過,這四年她又該如何度過?

作為德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理,同時又是一位多年執政的總理,梅克爾的名字已經載入史冊。不過要想更進一步,打造自己的歷史遺產,她還缺少更大的作為。阿登納將西德融入西方,勃蘭特憑借「東方政策」 在冷戰時代與對方陣營展開接觸,柯爾完成兩德統一,施羅德徹底改造福利國家制度。梅克爾留下了什麼?

2015年,梅克爾出人意料地決定開放邊界,接納超過100萬難民,引發劇烈動蕩。她按照字面意思貫徹憲法關於「庇護權沒有限制」的規定,反對為難民設定上限。現在她必須接受挑戰:留下的難民要融入社會,不合規定的難民申請者必須送回原籍。這都是長期工程。

「川普的對手」

歐盟也是一個尚待解決的難題。內部氣氛低迷,英國決定「分家」,僅這一樁事情就足夠梅克爾頭疼。另外,南歐國家不願意繼續執行德國所堅持的緊縮政策。梅克爾雖然被視為歐洲一體化理想的捍衛者,但陷入債務危機的國家卻認為受到了德國的壓迫。梅克爾希望,也必須維持歐盟團結。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強調民族國家利益的呼聲會再次高漲。

此外,「大男人主義」在世界政壇的風行也讓梅克爾備受壓力。川普要讓「美國再次偉大」,普京和艾爾多安也不遑多讓。梅克爾早就在國際政壇被視為「川普的對手」。她可以面對挑釁,毫不讓步。喜怒不形於色的她早就不再被人忽視。

政治女強人

2005年,梅克爾便當選總理。此後兩次與社民黨組成大聯合政府,一次與自民黨共同執政。在本黨黨內,梅克爾的男性競爭者先後敗退。誰要是不能認清在梅克爾面前毫無勝算的現實,就會受到「明升暗降」。一度成為總統,又黯然下台的伍爾夫就是一個例子。

而在面對黨外競爭對手時,梅克爾更是得心應手。在2005年制2017年之間,她幾乎以一己之力消解了社民黨的「四架馬車」施羅德、施泰因邁爾、施泰因布呂克和舒爾茨。在政策方面,她經常走反對黨的路(吸納對方政見),讓對方無路可走。

通過讓聯盟黨「社民黨化」,梅克爾嚴重打擊了正牌的社民黨,甚至許多社民黨的鐵桿選民都將票投給了她。

反核、力倡氣候保護、接納難民本是綠黨的核心訴求,卻被梅克爾全盤接收。她甚至可以在大選前不久讓聯邦議院通過同性婚姻法,自己卻在表決中投下反對票。要知道這一議題在聯盟黨內部長期極具爭議。就結果而言,梅克爾的實用主義毫無疑問極為成功。她將反對黨化解於無形中,但代價是:她自己領導的基民盟有時候不得不捫心自問,我們還是不是一個保守派政黨?不過對於追逐權力的政黨而言,這是一個次要問題。

梅克爾這次如果能夠連任,主要是依靠「信任」。2013年的上次選舉便是如此,只要一句「你們了解我」就夠了。她的執政風格柔中帶剛,幾乎在各方面都得到認可,甚至年輕人中都頗受歡迎。25歲以下的德國人幾乎都無法想起「沒有梅克爾總理」的日子究竟是什麼樣子。

她曾表示,不願意以「半死僵屍」的形象退出政壇,無論是健康層面,還是政治層面,她都有信心完成第四個任期。選民現在給了她這個機會。現在輪到她實現諾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