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負債20億!從華爾街被叫回接班,兄弟檔讓又熱又吵的玻璃廠大翻身

2020-10-01 12:10

? 人氣

華夏玻璃翻身,第四代接班穩座台灣日用玻璃第一大廠。(攝影:翁挺耀)

華夏玻璃翻身,第四代接班穩座台灣日用玻璃第一大廠。(攝影:翁挺耀)

96年來,華夏玻璃歷代接班人不斷嘗試新事物,從紅海中挖掘新藍海,坐穩台灣日用玻璃第一大廠寶座。

「訂單滿到明年3、4月!」說話的是現年36歲,曾任JP Morgan分析師的華夏玻璃第四代、現任執行長廖冠傑。因中美貿易戰、疫情等轉單效應,使訂單能見度從過往的一季暴增至明年。

這家擁有96年歷史的玻璃廠,目前年營收落在45億元至50億元;外銷占8成,內銷占2成,是台灣日用玻璃第一大廠,包括蘭蔻、資生堂等知名品牌都是客戶。

1930年代的華夏玻璃,前身為紅磚廠,其窯爐被日本人相中,改生產探照燈等玻璃,其後生產民生消費相關的玻璃容器。成立近百年來仍維持競爭力,與不斷靈活轉型有關,最新一次的「回春」,從銀行家變「黑手」的第4代兄弟倆正是關鍵推手。

「接到父親電話要我回去,覺得他在開玩笑。」8年前,在美國華爾街工作的廖冠傑,從未想過、甚至有點排斥回到吵雜又高溫的玻璃廠。當時,他抱著回來看看的心態,卻沒想到一看就回不去了。「累積負債超過營收、周轉金不到3個月,且帳務用人工作業。」他才驚覺父親是真的需要幫忙,加上當年還創下最大虧損達4億元,「中國4家子公司,就有3家虧損。」

廖冠傑開玩笑地說,自己如劉備三顧茅廬般,多次赴日本找同在金融業工作的弟弟廖唯傑回來幫忙,「當時甚至在辦公室放一瓶威士忌借酒澆愁,邊思考該怎麼辦。」

改革拚轉骨  替4億虧損止血

兄弟倆的第一步是調整體質,於2014年起展開減債計畫,包含整頓虧損事業與攤提負債。個性較外向的廖冠傑負責與外界溝通:「2015年接任總經理兼財務長,開始建立止血SOP。」先與銀行溝通,提出財務預測模型、營運計畫書等爭取延貸;接著建立月、周、日現金流量表,並把財務、採買權收回中央。

廖唯傑則成立科技部,負責導入ERP系統,讓管理者能即時掌握公司狀況,並優化營運效率,也讓產品整體毛利從7%提升至14%。

至於中國事業體,兄弟倆從外找來資誠、勤業等會計師事務所的專業人士,「一同開會很多次,提出整併計畫。」廖唯傑回憶,當時曾擬出一份超過百頁的計畫書,指出中國無錫廠關閉止血的必要,「但那是父親前往中國開設的第一家工廠,他捨不得關。」這讓過去皆以討論定案公司事務的父子3人,關係一度緊繃。

幾經討論最終保留無錫廠,進行內部改革。至今將原本4座工廠整合成2座,員工從3千人降至1千5百人,並還掉逾20億元債務。

自創品牌從中國紅回台灣同時,兄弟倆也自創品牌來建立戰功,讓華夏玻璃從B2B擴展至B2C。「先從中國開始,因為市場較大。」也因此,以玻璃容器為主的自有品牌「水晶靈」誕生,兄弟倆先建立官網,再透過型錄與獎勵機制請業務挨家挨戶推銷,利用2、3年時間建立知名度,再到阿里巴巴等電商販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