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向國外退休基金借哪面鏡子?

2020-07-16 06:10

? 人氣

信用投資被許多大型退休基金採用,發行中長期低利債券。這類債券的發行,讓退休基金可以得到額外的資金。(圖片取自flickr)

信用投資被許多大型退休基金採用,發行中長期低利債券。這類債券的發行,讓退休基金可以得到額外的資金。(圖片取自flickr)

勞保基金和公教退撫基金常被批評績效差,過去十多年的年平均收益大多在
3%~4%之間,反觀被挑出來對比的國外退休基金,長期以來都有 7%~10%的表現,真的國外月亮比較圓嗎? 
 
以美國最大的退休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為例,總資產 3830 億美元,債券占比不到 3 成,上市和未上市股票占比在 55%上下,房地產12%,這樣的資產配置跟 20 多年以前,7~8 成以上是債券,相差非常大。主要原因是當利率往下走,低利率成為常態時,退休基金為了保持一樣的投資報酬率,必須接受波動風險的選擇趨勢。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雖然資產大過美國各州類似的退休基金,財務健全度却只能算中下班,資產適足率(資產÷未來淨負債現值)從 20 多年前的 100%,下降到 70%,三月份因為疫情影響,一度接近 60%。我們的勞保基金總資產只有 7400 億(250 億美金),因為老年給付佔了 9 成以上的未來負債,勞保基金的資本適足率只有不到 8%。因為可用資金不夠多,流動性需求大,加上傳統監理觀念不能忍受出現虧損或巨幅波動,勞保基金(軍公教早退撫基金亦然),在資產配置上只能相對保守,當然不能冀望長期的高報酬率。 
 
大型退休基金不但勇於承接波動性風險,甚至短期流動性低的投資標的如私募基金、基礎建設、房地產等項目也不手軟,這些投資組合的確需要專業人才進行挑選評估,也需要跟其他金融機構締結策略聯盟,才不至於判斷失準或錯失機會,以致達不到預期的投資報酬率。 
 
退休基金除了求利的天職,對其它維護普世價值的投資方向更是積極的參與者。這幾年很夯的ESG(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環保社會及公司治理)即是針對維繫推廣環保社會(公益慈善)及良好公司治理的企業可以創造短期看不到的長期價值,針對這類企業的研究和投資也漸受全球投資界的重視。 
 
信用投資也已經被很多大型退休基金採用,介著發行中長期低利債券,某種程度的政府保證,這類債券的發行,讓退休基金可以在資本市場得到額外的資金,在投資機會出現時,可以迅速進場,創造額外獲利。 

不只基本面分析會影響股價,投資人的心理欲望也會投資不需要基本面分析。(圖:flickr)
大型退休基金不但勇於承接波動性風險,甚至短期流動性低的投資標的如私募基金、基礎建設、房地產等項目也是不手軟。(圖片取自flickr)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不是只有 Calpers,好幾個州已經走在前頭,直接對未上市企業提供融資貸款服務。這種業務傳統上屬於銀行/保險公司的業務,過去退休基金只能從市場上購買其他金融機構包裝的貸款業務組合,直接進入這個市場代表退休基金希望切掉中間人費用,自己聘僱專家來選擇核定貸款案,以提高投資收益。退休基金之所以能切入這個市場,除了本身財力人力以外,能夠爭取監理單位同意對個案內容保密,以保護借貸雙方,是很大的關鍵。借方不用擔心交易內容外洩可能引起外界不良作用,也就願意付出稍高的利息。
 
並不是所有退休基金都必須靠著聘請高薪的投資團隊才能創造高收益。美國「Institute for Pesion Fund Integrity 退休基金正直協會,2019 年的一篇研究報告發現 52 家公立退休基金中只有 5 家的投資表現比 60/40(股 60%債 40%)比例的市場指數好。Calpers 的表現在 52 家中,排名倒數第 10 名,投資表現比被動的 60/40 市場指數低了 1.16%。該協會負責人克里斯多夫·本漢姆(Christopher Burnham)認為「要是投資績效不如被動投資的市場指數表現,退休基金應該可以解聘那些投資專家,直接投資相互基金算了。」 
 
Calpers 這兩年花絮不斷,最令人注目的莫過於聘回 2015 年響應「千人計畫」加入中共外匯局擔任副局長的美籍華人孟宇。孟宇來自瀋陽,1997 年取得加州土木博士,因金融風暴找不到事,轉讀金融碩士。畢業後前往華爾街,幾年後回到加州,加入 Calpers。帶著在 Calpers 服務七年的經歷,孟宇享受了 2 年多的高檔海歸光環,但是也很敏銳地在中美貿易大戰升溫之前回到美國老東家擔任投資長。2019 年 2 月任職至今,中美貿易戰火越燒越烈,加上新冠疫情的衝擊,Calpers 的投資表現也更引人注意了。

*作者為退休保險精算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