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港版國安法毀一國兩制,習近平屢拆「鄧小平規矩」

2020-05-27 15:00

? 人氣

習近平趁各國忙於抗疫,祭出「港版國安法」。(AP)

習近平趁各國忙於抗疫,祭出「港版國安法」。(AP)

當習近平成了黨政軍全面接班領導人後,屢屢改變鄧小平建立的慣例與制度,讓中共很多方面倒退到毛澤東時代。如今,「港版國安法」挑戰鄧小平對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成泡影。

五月二十五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心腹、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在大會報告中強調,「港版國安法」一定能夠完成立法任務。

當天網上瘋傳一九九○年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與香港首富李嘉誠對話影片,影片中鄧小平說:「就是說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後更沒有變的道理。」

2003年50萬港人上街擋國安立法

港版國安法全稱為《全國人大關於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制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全國人大表決通過後,將授權人大常委會立法,最快六月底上路。習近平沒有實踐鄧小平「五十年不變」的承諾。

港版國安法的前身就是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多年以來,北京與港府希望能落實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並從政治思想以及文化上防止香港成為反共基地。但對自由派的港人而言,《基本法》二十三條是侵害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的法律,憂心遭北京當局箝制思想。

二○○二年,中國前副總理錢其琛希望港府落實《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同年,香港政府頒布「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諮詢文件」,希望將分裂國家行為與顛覆國家列為刑事罪行。

然而,這項條文在香港引發巨大爭議,香港擔心北京把國安管制拿到香港,○三年七月一日香港街頭出現五十萬人大遊行反對立法,群眾抗議時任特首董建華,加上自由黨撤回對立法的支持,使香港政府終止立法程序。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以胡椒水強力鎮壓(AP)
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以胡椒水強力鎮壓。(AP)

一四年佔中運動以來,香港本土派逐漸茁壯,北京認定港獨勢力崛起。自一七年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報告》起,習近平把「國家安全」提到相當高度,開始有人提及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必須盡早立法,以堵住當年留下的「國安漏洞」。

趁西方各國抗疫時「馴化香港」

香港去年爆發反送中運動,泛民派的支持度大升,在香港區議會選舉出現壓倒性勝利,今年九月也可能在立法會選舉取得更多議席,《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機會更加渺茫。最近不少香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及建制背景的智庫針對香港推動「國安法」,提出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由中央立法的主張。

習近平為何在此刻強推港版國安法?

外界認為,習近平是趁著西方國家忙於疫情而無暇他顧。比如,港英末代總督彭定康(Chris Patten)批評,中國不應在全球疫情流行之際霸凌香港;《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亦形容,這是習近平趁西方忙於抗疫時「馴化香港」的政治豪賭。
事實上,去年秋天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後,北京就加速處理香港問題。

四中全會公報首次提出「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論述,當時香港就有人解讀,北京將加強對香港管制,特別是涉及國安議題,北京將直接介入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

公報還提到,要加強對港澳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港澳同胞的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

另一個外部因素是美國去年十一月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向國會提交年度報告,檢討香港的自治情況,也針對侵害香港自治和法治的「黑名單」官員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等制裁。這部法案讓北京痛批美國干涉內政。

中國副總理韓正五月二十三日參加港澳政協團組時透露,促成立法的「一內一外」兩個因素,內是香港出現港獨、自決、公投和黑暴等,外是外部勢力藉香港打擊中國。

去年四中全會已決心立法

韓正指出,去年秋天的四中全會就已下定決心立港版國安法,維護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

依照中共政治時程,今年三月初的全國人大就可以授權人大常委會,不料意外飛來新冠疫情這隻全球黑天鵝。於是北京當局在更換湖北和武漢高層人事同時,亦展開香港人事布局,駱惠寧接任香港中聯辦主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接任港澳辦主任,形成有上下層級關係的涉港組織。

此時通過立法還有一個關鍵因素:九月香港將舉行立法會選舉。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繞過香港立法會審議,並在香港立法會選舉前上路,藉此可以取消泛民派參選與當選資格,讓北京仍可以控制香港立法會。

香港抗議群眾將當年中英談判的照片加上ALL DEAD字樣,製成文宣。(美聯社)
香港抗議群眾將當年中英談判的照片加上ALL DEAD字樣,製成文宣。(美聯社)

習近平上任以來,一再打破鄧小平長期建立下來的政治制度。鄧小平為避免權力過於集中,立下「集體領導」、「隔代指定接班」等潛規則,形成中共獨特的政治繼承制度。當習近平成了黨政軍全面接班領導人後,卻改變鄧小平建立的慣例與制度。

「鄧小平規則」一一被打破

首先是「集體領導」變成「個人崇拜」。原本「九龍治水」共同負責承擔,現在習近平成了許多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黨媒官媒的頭條新聞一定是習近平;當習近平與中國總理李克強等其他常委進入會場時,他一定要與李克強保持七步之遙。

其次是「隔代指定接班」變成「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限制」。按照鄧小平建立的潛規則,中共十九大應有第六代領導人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立儲」,準備在中共二十大接班;習近平卻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其他國級六常委沒有一位是「接班人」。

第三,經濟上從「私營企業」變成「國進民退」。從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開放,促成私營企業冒出嫩芽,至朱鎔基擔任總理,開啟國企私有化的大門;習近平則要求「黨指揮一切」,走向「國進民退」之路。

第四,對外關係從「韜光養晦」到「戰狼外交」。中國對外關係告別鄧小平韜光養晦時代,習近平從「一帶一路」對外戰略、成立「亞投行」,喜好主持大型軍事演習秀肌肉,對外關係號召勇於鬥爭的戰狼外交。

第五則是最近香港「一國兩制」的崩潰。鄧小平與英國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長期談判香港問題,一九八四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第十二條就寫明,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在五十年內不變」;香港並按照《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鄧小平的這些承諾皆成幻影。

很多方面倒退到毛澤東時代

習近平打破鄧小平的遊戲規則,以「個人崇拜」取代「集體領導」、以「取消任期限制」取代「隔代指定接班」、以「國進民退」取代「私營企業」、以「戰狼外交」取代「韜光養晦」,很多方面倒退到毛澤東時代。

現在習近平強推港版國安法的世紀豪賭,更讓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成了空話,一國兩制已壽終正寢。

新新聞1734期
新新聞1734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林庭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