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過不過得了明天都不知道」 難民安置行動因疫情停擺,LGBT難民處境更加惡化

2020-05-27 14:30

? 人氣

烏干達在2014年通過反同性戀法令,圖為烏干達同志團體的抗議場合。(美聯社)

烏干達在2014年通過反同性戀法令,圖為烏干達同志團體的抗議場合。(美聯社)

當一國批准接收來自另一國的難民時,屬於聯合國體系的難民署和國際移民組織,會負責安排難民前往新安置的國家,不過各國因防堵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紛紛選擇關閉邊境,衝擊難民安置任務,更讓LGBT難民處於風險之中,目前在肯亞等待前往安置國家的26歲難民瓦斯瓦無奈表示:「我們都準備好了,現在卻像是連過不過得了明天都不知道。」

從烏干達逃到肯亞 「罪犯」身分抹不掉

國際移民組織(IOM)指出,全球約有1萬人的遷徙受到疫情影響而停擺,其中絕大多數是難民,非洲就有超過3000人,包括在肯亞的500人,而瓦斯瓦(Chris Wasswa)是其中1人,他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有些人都把床墊賣掉了......我們準備好(出發)了。」不過事與願違,IOM與聯合國難民署(UNHCR)協助難民遷移任務3月17日暫停。

疫情影響難民的安置,讓弱勢的LGBT族群面臨更大風險,因為不少來自烏干達的LGBT難民,在肯亞等待前往安置的新國度。同性性行為在烏干達是犯罪行為,可能被判無期徒刑,而肯亞比烏干達好一點的部分,可能就是刑期最高為14年,且肯亞的基督教團體與烏干達相同,都會藉由佈道來打壓LGBT族群,使得這些LGBT難民待在肯亞也不安全。

非洲的LGBT社群處境艱難,許多國家將同性戀視為犯罪,更有國家對同志行為判處死刑。 圖為一名遭到暴力對待,而離開甘比亞的同志。(美聯社)
非洲的LGBT社群處境艱難,許多國家將同性戀視為犯罪,更有國家對同志行為判處死刑。 圖為一名遭到暴力對待,而離開甘比亞的同志。(美聯社)

生活負擔加劇 還被警方突襲

瓦斯瓦與其他人一起在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郊區租屋,但疫情期間要保持社交距離,原本合住的30人只好分租2間房子,負擔也跟著增加,他們告訴《華盛頓郵報》,因為他們在肯亞是難民身分,加上陰柔特質,在當地難以找到工作。瓦斯瓦坦言,他們有些人會被包養,「但這段時期變得很難」,因為當地酒吧不准營業,加上宵禁,無法去認識人,且帶人回家可能有感染風險。

另外,UNHCR在肯亞西北城鎮卡庫馬(Kakuma)和東部城鎮達達阿布(Dadaab)設置難民營,收留來自南蘇丹、索馬利亞等其他非洲國家約50萬難民,其中來自烏干達的難民不少是LGBT族群,因此肯亞警方竟開始認定,只要來自烏干達且是難民,那就是LGBT族群,而肯亞法律把該群體視為罪犯,5月警方就曾突襲多處烏干達難民住所。

「想要得到保護,結果卻相反」

27歲的跨性別者魯貝嘉(Caitlyn Lubega)表示,當時警方在他房間抽屜翻出潤滑劑,把她和室友帶去警局,而他面臨2種選擇:「花錢買自由」或被控犯罪,最後他花了約250美元(約新台幣7500元)脫身。奈洛比郊區昂加塔隆加伊(Ongata Rongai)的警察局長吉邱希(Godfrey Gichuhi)坦言,「確實有類似案件讓我無法忽視」,但拒絕《華盛頓郵報》調閱案件登記的要求。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