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對中國毫無益處」《外交家》解析:香港將成中美新冷戰「原爆點」

2020-05-26 20:30

? 人氣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強力鎮壓(AP)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強力鎮壓(AP)

「香港將成為中美新冷戰的『原爆點』(Ground Zero),若香港淪陷,中共長臂將進一步伸遠。」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方志恒25日在美國雜誌《外交家》撰文指出,中國決定藉由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國家安全法》引入香港,就像在香港領土上投擲核彈一樣,此舉對任何一方都毫無益處,包括對中國共產黨本身。

香港民主、建制派兩敗俱傷

中國全國人大22日公布「港版國安法」,未來中國國安機構將直接進駐香港,處理「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以及境外勢力干預」等問題,香港特首則必須定期向北京提交報告,這強硬做法形同終結「一國兩制」。

方志恒(Brian C.H. Fong)在《外交家》(The Diplomat)撰文指出,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的高度自治地位是其經濟成功、自由和人權的基礎,中國此一舉措給了香港致命一擊,香港民主陣營感到不寒而栗,他們未來的活動將受到威權主義更強力的鎮壓。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強力鎮壓(AP)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強力鎮壓(AP)

對於建治派而言,這也是一項壞消息。方志恒認為,中國繞過香港立法程序,直接透過中國全國人大立法,等於是對以前的間接統治模式「投下不信任票」。北京當局對港府菁英出現不信任感,未來將會實踐更為直接的統治方式,方志恒預測,將來包括行政首長在內的當地親中派,將可能在新統治模式下日益被邊緣化,難以發揮主導香港政局的作用。

對中國、外國投資人的經濟傷害

方志恒說,「港版國安法」還敲響了西方跨國公司在香港營運的「喪鐘」,因為這些企業將失去中國領土上唯一的資本主義商業中心,商業利益也不再受到英系普通法的良好保護,「美國在港商業利益,包括1300家公司和825億美元直接投資在內,如今已受到中國長臂的威脅。」

「除了經濟實體之外,西方國家在香港設立的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s)、新聞媒體分部、情報機構,也有可能被中國鎮壓、連根拔起,屆時西方國家可能永遠失去在中國市場的立足點,尤其是美國,」《外交家》內文提到。

2020年5月22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為「港版國安法」辯護 (AP)
2020年5月22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為「港版國安法」辯護 (AP)

方志恒認為,香港金融地位受創也為中國帶來金融和經濟風險,香港長期是中國「金融命脈」,亦是中國最重要的外資來源,儘管香港GDP占中國整體比例降至2.7%,但現在香港自由金融地位對中國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重要,「因為中國公司處於遭美國資本市場驅逐的邊緣,而且數十家中國公司被迫計劃在香港進行二次上市。」專家普遍認為,百度、阿里巴巴等中資公司在香港二度上市,是為了避免美中關係緊張下,中概股面臨美國政府加強監管的風險。

「因此中國推動港版國家安全法,只會燒毀自己通往世界的橋樑,並使脆弱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中國經濟已經處於自199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衰退狀態。」中國長臂延伸到香港,導致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話,中共權貴的利益也會受阻,方志恒指出:「這將終結一項公開秘密,香港是中國權貴菁英藏富的海外天堂。」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早已放話,中國對香港民運人士的威脅,使美國必須重新評估香港是否仍是享有高度自治的地區;若否,美國將收回香港「獨立關稅區」優待。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反對「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法」(AP)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反對「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法」(AP)

香港還能穩坐商業金融中心地位?風險顧問專家這樣解釋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6日再為全國人大立法辯護,聲稱「港版國安法」有利穩定。她聲稱,香港立國安法會影響居民權利和自由,甚至削弱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這些說法是無稽之談,因為很多西方民主國家都有國安法,會因此重處金融地位,人大立法只針對4類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打擊極少數違法犯罪人士。

Teneo風險諮詢顧問公司(Teneo Risk Advisory)資深副總裁吳佳柏(Gabriel Wildau)26日向CNBC指出,他認為「港版國安法」不太可能對香港商業金融造成太大影響。「如果你是抗議運動的一分子,那麼你現在會非常擔心。對於政治活動家和香港民運人士來說,這是悲傷的一天,」他說,但對全球跨國公司執行長或中國大陸市場資產管理人來說,影響是很小的。

吳佳柏認為,這類公司高層客戶在香港營運可能涉及的法律糾紛,以及能在香港高度獨立且優質的司法機構中取得的優勢,大多與政治無關,中國當局並不會想出手干預,「這項法律頒布後,香港與潛在主要競爭對手(新加坡或上海)相比,仍很可能會保持過去幾十年來在亞太地區所享有的顯著優勢,繼續穩坐商業金融中心地位。」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反對「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法」(AP)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反對「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法」(AP)

習近平為什麼選擇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習近平似乎打算優先控制香港民族主義熱情,而不是計算香港給中國帶來的財政貢獻。方志恒認為,中國做出這種失敗決定的邏輯解釋是,習近平政權正在加強中國民族主義,以應對國內外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國已決定將香港作為它與西方的戰場。這標誌著中國對香港政策的根本變化。」

「通過背離中共長期以來對香港的實用主義做法,習近平政權對保持香港作為其與西方的緩沖地帶已經不感興趣,在民族主義政治盤算推動下,習近平將香港視為與美國新冷戰之間的前線戰場,」方志恒寫道。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以胡椒水強力鎮壓(AP)
2020年5月24日,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港版國安法」,警方以胡椒水強力鎮壓(AP)

未來對香港與台灣地緣政治的傷害

「現在,潘多拉盒子打開了。北京完全繞開香港立法程序,制定港版國安法,將使中國、香港和西方陷入一種惡性循環。」方志恒認為香港馬上就會發生動盪,民主陣營肯定會抵制國安法,在香港政府和北京的支持下,「準軍事警察國家」將以更加激烈的鎮壓做出回應。從現在開始,到6月12日占領運動和8月31日太子站襲擊事件周年的日子,將有可能會發生新一波的街頭鬥爭。

方志恒預測,9月立法會選舉可能會推遲,泛民派候選人競選資格遭取消,看來是不可避免的,「由於本地、大陸和外國資本大量從香港流出,以及人們預期美國將部分撤銷對港特殊待遇,香港本地的金融危機也迫在眉睫。」

「最令人擔憂的情況是,激進中國民族主義將煽動地緣政治衝突。歷史告訴我們,民族主義野心一旦動員起來,很可能會發展為更具侵略性的領土主張。」方志恒憂心,習近平政權若成功對香港實行直接統治,並抵制所有香港境內、國際社會的反彈,包括美國的製裁等等,中國民族主義熱情將會燃燒得更旺,並積極把影響力擴大到周邊地區,尤其是台灣和南海,「中美之間爆發戰爭,不再是難以想像的事。」

港版國安法爭議:香港示威現場散落一疊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承諾已死的海報(AP)
港版國安法爭議:香港示威現場散落一疊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承諾已死的海報(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