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美中「新冷戰」,台灣不能當騎牆派!

2020-05-11 07:10

? 人氣

美籍作戰艦自我西南海域由南向北通過台灣海峽北駛。(取自美國太平洋艦隊臉書)

美籍作戰艦自我西南海域由南向北通過台灣海峽北駛。(取自美國太平洋艦隊臉書)

最近,美中對峙升高,國安局長邱國正5月7日在立法院被江啟臣問到台灣是否因此捲入美中「代理人」之爭時表示,我國採取自我防衛,應該不至於如此;台灣應「趨利避害」,絕對不能也沒有條件捲入大國紛爭。

邱國正這個說法,如果指台灣不會挑釁,不主動挑起美中衝突,當然是對的;但如果邱國正的意思是美中「新冷戰」中,台灣要「趨利避害」,不關我事,當騎牆派,兩頭討好,這樣的立場就有問題。

過去70年來,台美實質上的軍事同盟是台灣安全的基石。台灣如果希望共軍來打台灣時,美軍會來救,就不能在美中發生衝突時說不關我事,「趨利避害」。既然中共是美國最大的威脅,也是台灣最大的威脅,台美有共同的敵人和共同的價值觀,那麼在美中「新冷戰」中,台灣就不能「趨利避害」,當騎牆派,一定要堅定的站在美國盟友這一邊。

歷史地看,美中的兩極對立會主導今後50年全球國際關係,而武漢肺炎疫情相當於韓戰對與美蘇冷戰所起的分水嶺作用。從此以後,美國全球戰略徹底從重歐輕亞,調整為重亞輕歐。美國要在亞太建立圍堵中國的政治和經濟的價值同盟,日台和「五眼聯盟」的合作是其中關鍵。

美中『新冷戰」是貿易,科技,金融,資訊到政治,軍事,文化的全方位對抗。逆全球化的核心是「去中國化」,是美中「新冷戰」勝敗的關鍵,美國與其價值同盟的雙邊/多邊自貿協定會推動「去中國化」。在此過程中,美國無法有效改造聯合國體系的多邊國際組織,所以它會通過雙邊合作來推動圍堵中國的價值同盟,而美台同盟是美國領導的價值同盟的核心部分。

20200507-國安局長邱國正7日於外交國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國安局長邱國正立法院備詢時表示,台灣沒有條件捲入「大國紛爭」。(顏麟宇攝)

面對美中「新冷戰」的國際情勢,台灣人民必須認清,世界上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國家以消滅中華民國,剝奪台灣人民自決權為其基本國策,並且不惜對台灣使用毀滅性武力,「留島不留人」,所以,台灣應該堅持親美的基本國策,堅定站在自由民主陣營一邊;台灣不可以奉行「中立主義」,當騎牆派的。台灣與美、亞多數鄰國有共同的利益,即遏制中國破壞亞太均勢,對抗中國的政治霸凌和經濟帝國主義。特別是,台灣應該將「新南向政策」與美國、日本和「五眼聯盟」的「印太民主同盟」結合起來,與這些國家成為合作夥伴,這才是國際情勢的順勢而為!

面對美中「新冷戰」的國際情勢,認清了「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後,台灣應該以常規武器報復力量為後盾,對共軍的戰略目標進行威懾,使其認識到一旦採取敵對行動將招致嚴重後果,從而放棄原有的企圖。台灣中科院研發「雲峰高空巡弋飛彈」,射程可涵蓋北京,長程攻擊犀利精準!如果台灣能盡快量產,對中國的重要軍政目標,皆能產生有效威懾,可破壞其犯台行動的作戰節奏,有利於強化「威懾性」國防體系。另外,「增程型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威力強大,射程可達400公里,可能成為「重層嚇阻」軍事戰略的關鍵武器,應該盡快量產,這對強化台灣防衛有重大助益。

面對美中「新冷戰」的國際情勢,台灣如何在外交上下功夫,「與利害相關者,在對的時間合作、協力」呢?台灣只有15個邦交國,總統和外交部長無法去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作正式訪問,因此,政府應該成立「國際經貿和投資合作部」,將外交,經濟,國發,新南向,僑委會等各個部門中與國際經貿和投資有關的業務統合起來,由政務委員領導,常年作為總統特使出訪各國,專職向世界各國,特別是亞太鄰國作經貿和投資外交。武漢肺炎疫情之後,台灣應該特別與美國、日本和「五眼聯盟」加強雙邊合作,趁美國主導全球產業鏈「去中國化」之際,積極推動與這些國家的自由貿易協定(FTA)。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著作《意外的國父》(八旗,2017),《冷戰中的兩面派》(有鹿,2014)。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