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被罷免者豈可阻撓罷免行動!

2020-05-11 07:0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選舉箭在弦上,將於6月6日投票。(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選舉箭在弦上,將於6月6日投票。(圖/徐炳文攝)

台灣民主史上首次罷免直轄市長,對一個新興民主國家具有樹立典範意義;成熟的民主都是一步步累積而成,例如一九九六年第一次總統直選。遺憾的是,韓國瑜竟不改幾十年浪子及痞子習性,他的市府團隊對罷免行動百般阻撓,如火速拆除罷韓看板、以防疫為由限制學校出借投開票所、市議會好不容易召開臨時會卻阻止個別議員發言等。更離譜的是,原該針對被罷免理由回應的罷免案答辯書,韓國瑜竟引用心經「心無罣礙⋯究竟涅槃」回應,把飛掦浮躁的他美化成超然物外、一塵不染,如同他野心勃勃爭大位卻宣稱「被動選總統」。

韓國瑜被罷免的理由人所共知,一是背棄對高雄市民「做好做滿四年」的再三承諾;二是「才不堪位」「德不配位」,總統及立委敗選後國民黨羅列七大敗因,主要即是韓國瑜的落跑市長誠信問題、在市議會備詢及施政的失能問題、失言及歧視語言問題、一連串事件使私德備受質疑等問題。即便同屬藍營的宋楚瑜,都指韓的才幹擔當不了行政首長;記者提到韓稱「蔣經國是包青天加盛宣懷(清末大買辦)的綜合體」及「蔣經國不懂經濟」,宋更是怒批韓「嚴重汚衊蔣總統!這樣的人竟代表國民黨選總統,國民黨淪落至此,令人深感悲哀!」

更不必說公民團體舉出的罷韓理由,如公信力卓著的民調顯示韓市政不滿意度連居全國之冠(註:同樣是國民黨籍直轄市長,侯友宜與韓國瑜的表現就有天壤之別,一個是「九天之上」,一個是「九地之下」)、韓仼由市政荒廢停擺及政見跳票成為謊言、韓身為市長而屢發性別及國籍歧視言論、韓讓高雄蒙上親中城市汚名等,都是「信而有徴」「滿街證人」了!

一個具重大性格缺陷又好說大話空話壞話的人,會被市民看破手腳、忍無可忍並訴諸罷免,完全符合民主時代公民行事準則。如果韓國瑜真正有心改過,冀求罷韓熱度降低,謙卑施政及虛懷若谷本是當行之務。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企圖讓市民因宣傳、動員不便及投票不便而降低投票意願,通不過五十七萬票門檻!

20200509-罷韓團體近期啟動「百大路口人體看板」行動,包括民進黨立委賴瑞隆、許智傑與市議員陳致中等8人,9日皆排班在路口當人體看板做宣傳。(Wecare高雄提供)
罷韓團體近期啟動「百大路口人體看板」行動,包括民進黨立委賴瑞隆、許智傑與市議員陳致中等8人,排班在路口當人體看板做宣傳。(Wecare高雄提供)

反正對一個政治浪子及痞子而言,縱然過去有七位立委罷免案成立(包括一九九四年贊成核四興建而被反核團體提案罷免的韓國瑜等人、二O一五年太陽花學運「割闌尾」最接近通過罷免門檻的蔡正元),卻沒有一位投票通過,這就表示「罷韓民意並不可畏」。既然韓國瑜擔任立委都沒被罷掉,擔任「行政權在握」的直轄市長不是更可「公然對做」「能奈我何」嗎?

問題是,被罷免者絕對不容阻撓罷免行動,以市府團隊之力「公然對做」。依據公職人員選罷法,立委、直轄市長等選舉罷免,都由中央選委會主管,並指揮、監督直轄市及縣市選委會辦理。如此,當中央選委會要求比照市長選舉設投票所時,高市府可借防疫為由,限制學校出借嗎?當高市選委會表示已訂定防疫計劃,各區公所會確保投票人及師生健康,且多數區公所均表示學校內應設兩個以上投票所時,特別在疫情趨緩、台灣防疫已成「世界典範」時,市府團隊可以拒絕配合嗎?(雖然中央選委會日前終於「借到」全數投開票所,但仍需注意韓陣營後續「小動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