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俄羅斯將重建歐洲秩序嗎?

2020-05-03 06:40

? 人氣

俄羅斯動員了14架Il-76支援義大利,被視為普丁改變歐洲秩序的開端。(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俄羅斯動員了14架Il-76支援義大利,被視為普丁改變歐洲秩序的開端。(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在新型冠狀病毒確診人數超過100萬,死亡人數瀕臨60,000,等於又打了另外一場越戰的今天,美國無論是威望還是國力都出現大幅下滑的態勢。相信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都憂慮美國打造的世界秩序是否將就此走入歷史。先撇開大家究竟喜歡還是討厭美國不去討論,如果沒有一個新的國家能在舊秩序垮台後馬上建立起新的秩序,人類所要面臨的是一個全球範圍的混亂和失序狀態。

尤其是美國海軍五艘航空母艦撤出印度-太平洋地區,更是給了解放軍海軍逮到了機會,派遣遼寧號展開遠航等六艘軍艦經由東海與巴士海峽進入南海,彷彿向世人宣告中共將重新建立一套新的亞洲秩序。然而中共領導人其實也不是笨蛋,知道自己若沒有得到日韓還有東協國家的配合,是不可能取代美國成為亞太共主的。

光是成為亞太共主就如此之難,想要重建世界秩序則更是需要來自俄羅斯的幫忙才可能,否則光以當前中共的軍事投射能力,是沒有可能介入歐洲事務的。而普丁確實也在新型冠狀病毒席捲歐洲國家之初,以大力支持義大利的方式向鄰國展現俄羅斯比美國更有維護秩序的責任感。中共若能得到俄羅斯的合作,在亞太和歐洲鞏固彼此的勢力範圍,確實能對美國在歐亞大陸上的影響力形成挑戰。

今年5月2日,正好是德軍柏林城防司令魏德林(Helmuth Weidling)向蘇聯紅軍元帥朱可夫(Georgy Zhukov)投降,柏林戰役結束75周年的日子。二戰期間以蘇聯為主力的東線戰場,牽制消滅了80%以上的德軍,可見俄羅斯曾經也為建立戰後歐洲秩序付出過相當重要的貢獻。俄羅斯對歐洲的龐大影響力,並沒有因為蘇聯解體而煙消雲散,這個問題當然也就更加值得我們來深入探討了。

由12個國家組成的北約戰略空運部隊,沒有在本次的人道救援行動中缺席,照片由筆者2018年在英國Air International Tattoo活動上拍攝。
由12個國家組成的北約戰略空運部隊,沒有在本次的人道救援行動中缺席,照片由筆者2018年在英國Air International Tattoo活動上拍攝。(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美國主動退出歐洲?

其實還不需要太深入討論這個話題,筆者就可以給出結論,那就是除非美國自己決定退出,否則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共都無法在歐洲或亞太建立新秩序。而且美國並沒有如俄羅斯或者中共官方媒體宣傳的那樣,完全置歐洲盟邦的死活於不顧。以受到病毒衝擊最慘重的義大利為例,美國政府就提供了5,000萬美元的經濟援助,用於支持義大利企業生產醫療設備。

除義大利之外,接受美國援助的國家還包括馬爾他、葡萄牙、北馬其頓、阿爾巴尼亞、蒙特內哥羅、波士尼亞與黑塞哥维那。就連與俄羅斯關係親如兄弟的塞爾維亞,也得到美國高達135萬美元的援助,其中6,000檢測設備已經於4月10日送抵貝爾格勒。除了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也沒有缺席歐洲的人道救援工作。

尤其是由12個國家,包括瑞典與芬蘭兩個非北約會員國共同成立的戰略空運部隊(Strategy Airlift Capability),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過程中更是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截至今年4月7日為止,來自戰略空運部隊的C-17全球霸王III型運輸機,已經分三批將羅馬尼亞所需要的醫療服從大韓民國運送到布加勒斯特。

顯見美國靠著諾曼地登陸、馬歇爾計劃與柏林空運打下的基礎,不是那麼容易就為俄羅斯或中共所輕易動搖的。然而以川普的孤立主義傾向,還有他貫徹始終的親俄態度,卻極有可能把美國75年來打下的歐洲基礎原封不動地送給普丁。關於這樣的懷疑,其實從川普與普丁在4月25日發表的易北河會師75周年聯合聲明可以看出端倪。

1945年4月25日,美國陸軍第69步兵師與蘇聯紅軍第5集團軍在柏林南邊的易北河畔實現美蘇兩軍的歷史性會師,象徵代表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兩支軍事力量聯手戰勝納粹德國。普丁似乎有意透過與川普發表聯合聲明,來強調俄羅斯是二戰戰勝國蘇聯的繼承者,在打造戰後歐洲秩序方面應享有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權力。

透過發表這份聯合聲明,川普與普丁似乎宣佈美俄兩國將如同75年前的美蘇兩國一樣,拋棄意識形態的糾葛共同建立新歐洲。宣言特別指出:「『易北河精神』是兩國克服分歧,為了更偉大的事業建立信任並進行合作的典範。我們今天努力面對21世紀最重要的挑戰時,我們紀念那些為擊敗法西斯主義而共同作戰的所有人的英勇和果敢。他們的歷史功績永遠不會被遺忘。」

從川普上台以來,就不斷得罪北約還有歐盟各國,但卻與普丁關係如膠似漆的情況來看,他如果在今年底連任成功,確實很有可能進一步疏離美國及歐洲各國的關係。美國的主動退場,將毫無疑問製造俄羅斯填補歐洲權力真空的機會。至少像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與立陶宛等本身沒有強大軍力,需仰賴北約國家空中保護的波羅的海小國,會迅速被納入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俄羅斯軍隊進入北約盟國義大利,與75年前與德軍一起進攻蘇聯的義大利軍隊聯手展開人道救援任務。
俄羅斯軍隊進入北約盟國義大利,與75年前與德軍一起進攻蘇聯的義大利軍隊聯手展開人道救援任務。(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普丁的歐洲新秩序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蘇聯是靠著與美國一起打倒納粹與法西斯來建立戰後歐洲秩序的。然而過去10多年來,普丁卻不在靠共產主義吸引歐洲左派,而是靠民族主義吸引歐洲的保守右派。換言之,過去曾經在「歐洲反共十字軍」旗號下追隨希特勒入侵蘇聯的右翼人士,反而在今天成為最意志頑強的普丁支持者,並深信歐羅巴的傳統文化要靠俄羅斯才能保護。

俄羅斯所信仰的東正教,雖然與基督教、天主教有所差異,但終究還是基督教大家庭的一員。更何況身為北約會員國的希臘,也是信仰東正教的國家。相對於基於「政治正確」而過度「容忍」伊斯蘭教的美國及西歐諸國政府,歐洲右翼相信俄羅斯更能維護歐羅巴的價值。事實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前,俄羅斯就被法國比喻為「歐洲憲兵」,是阻擋奧圖曼土耳其侵略歐洲的第一道屏障。

尤其是在冷戰時代屬於北約陣營的西歐國家,因為過去沒有遭受過共產主義摧殘,對俄羅斯有更高的期待。法國極右翼政黨民族陣線創始人勒朋(Jean-Marie Le Pen),就是普丁的粉絲,他強烈期待看到俄羅斯領導的新歐洲誕生。勒朋的女兒瑪莉娜(Marine Le Pen)就曾經表示:「如果川普、普丁和勒朋聯手,世界就和平了。」

德國另類選擇黨同樣也聲援普丁,該黨領袖高蘭(Alexander Gauland)在2019年接受莫斯科《共青團真理報》訪問時,就明確表達了在克里米亞問題上支持俄羅斯的立場,反對歐盟國家干涉俄羅斯的「內政」。高蘭是1959年由東德逃亡西德的反共難民,卻不吝於在還保有共產主義風格的《共青團真理報》上讚揚俄羅斯,與晚年聲稱「不再反共」的許歷農將軍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曾經於1938年高舉卐字旗,歡迎希特勒出兵併吞的奧地利,如今也有龐大的普丁支持者存在。顯見冷戰時代嚴守中立立場的奧地利,也早就是俄羅斯政治滲透的目標。奧地利前國會議員皮爾茲(Peter Pilz)指出:「奧地利對普丁和極右派都很重要。整個歐洲的極右政黨多多少少是俄國的第五縱隊,與俄國裡應外合,企圖破壞國內團結,而在奧地利,第五縱隊就在政府裡。」

就連過去曾經受到過蘇聯蹂躪的東歐國家,包括匈牙利、羅馬尼亞還有斯洛伐克等北約國家,內部也有為數不少的親俄勢力。美國比較能信任的盟友,似乎也就只剩下波蘭、捷克、愛沙尼亞、立陶宛與拉脫維亞等反俄情緒強烈的東北歐國家而已了。芬蘭與瑞典等中立國雖然也憂慮俄羅斯的入侵,但是若美國主動放棄對歐洲的影響力,他們倒向俄羅斯的機率同樣不低。

另外如「歐洲自由及直接民主黨」(Europe of Freedom and Direct Democracy)與「歐洲民族與自由黨」(Europe of Nations and Freedoms)等歐洲議會裡的跨國右翼政黨,同樣也是普丁的強力支持者。右翼政黨未來若贏得越多選舉,歐洲走向親俄反美的風險也越來越高。尤其這次美國遭受新型冠狀病毒重創,更是給了俄羅斯千載難逢的表現機會。

俄羅斯成功的公關宣傳戰,甚至讓不少義大利人民將與義大利國旗一起懸掛的歐盟旗幟拔掉,換上了藍白紅的俄羅斯國旗。而且換上俄羅斯旗幟的義大利人當中,可能還包括75年前隨德軍一起進軍蘇聯的義大利老兵,只能說歷史的嘲諷往往讓人意想不到。然而這不只是俄羅斯的成功,同時還是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的失敗,否則怎麼會選出川普這樣的總統呢?

比利時空中力量的F-16戰鬥機與俄羅斯海軍的Su-27伴飛。
比利時空中力量的F-16戰鬥機與俄羅斯海軍的Su-27伴飛。(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俄羅斯的邊界沒有止境

那麼俄羅斯要的是什麼樣的歐洲新秩序?是重建蘇聯和華沙公約組織,然後拆散北約或者歐盟嗎?普丁長期以來最吸引歐洲右派的一點,就是他手裡高舉的反大西洋主義大旗,因為他知道歐洲右派最討厭美國這個非歐洲國家干預歐洲事務。然而俄羅斯自90年代就多次提出加入北約組織的申請,可見莫斯科未必真的希望看到北約組織解體。

北約能對俄羅斯帶來什麼價值呢?首先這個組織成立的目標,就是Keep the Russians out, the Americans in, and the Germans down,意即確保美國永遠有介入歐洲事務的能力,排除俄羅斯並讓德國永遠抬不起頭來。假若俄羅斯能夠反客為主成為北約的領袖,對於普丁而言反而是比解散北約更加羞辱美國,而且從地緣政治與民族文化的條件來看,許多歐洲人也認為俄羅斯比美國更適合領導北約。

再來則是普丁曾經在2016年11月24日的一次電視節目上,公然發言指出「俄羅斯的邊界沒有止境」。雖然隨後普丁表示這只是一句玩笑,但因為這句玩笑是在一名俄羅斯孩童表示「俄羅斯和美國的邊界到白令海峽為止」後所開,讓人不禁懷疑普丁是否還有從美國手中「收復」阿拉斯加的想法。畢竟對於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由帝俄在1867年賣給美國的阿拉斯加是「國恥」的象徵。

為了鞏固來自民族主義者的支持,普丁不只經常性的在領土擴張問題上打擦邊球,同時也多次表示俄羅斯政府將更積極介入海外事務。他表示:「我想對你們明確表示:我們的國家將繼續努力保護俄羅斯人和海外同胞的權利,我們將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包括政治的和經濟的手段,以及包括採取一切符合國際人道法律和自衛權利的手段。」

如果俄羅斯真的把「收復」阿拉斯加視為長久戰略,或者哪怕只是要擺出意圖「收復」阿拉斯加的姿態,對俄羅斯最好的安排不是摧毀大西洋主義,而是建立一套屬於俄羅斯的大西洋主義來取代美國的大西洋主義。所以建立一個接受俄國領導的北約,比解散整個北約對俄羅斯而言有更高的戰略意義,甚至還能把加拿大納入俄國的影響範圍之內。

俄羅斯遲遲無法加入北約或者歐盟的原因,直到今天主要還是來自於美國的障礙,如果有一天川普總統決定美國不再介入歐洲事務,俄羅斯勢必會想盡一切辦法加入這兩個組織,並且與德國、法國或者英國爭奪主導權。如果德國、法國和英國都是親俄的極右派執政,那麼連爭奪主導權的程序都免了,會對美國產生非常嚴重的威脅。

但是想要成為跨大西洋的領袖,對俄羅斯而言又豈是那麼容易達成的目標?歐洲國家確實有不斷壯大中的右翼親俄勢力,但恐懼俄羅斯的聲音到目前為止仍是主流。外加俄羅斯的經濟及治理能力都十分有限,在沒有中共支持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成為歐洲國家心服口服的領袖。假若美國回歸孤立主義,或者宣佈不再介入歐洲事務的話,中共也不盡然會願意繼續與俄羅斯合作。

向烏克蘭租借An-124運輸機,是北約盟國為了因應未來美國可能退出歐洲所做的準備。透過烏克蘭,北約國家也將更容易與中國大陸打交道。
向烏克蘭租借An-124運輸機,是北約盟國為了因應未來美國可能退出歐洲所做的準備。透過烏克蘭,北約國家也將更容易與中國大陸打交道。(資料照,許劍虹提供)

三分天下的歐亞大陸

如果美國真的退出歐洲,最有可能出現的是三分天下的局面,改由法國和德國繼續領導北約,或者另外組織歐洲軍來制衡俄羅斯的影響力。而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歐盟國,之所以從1950年開始就拒絕追隨美國亞太政策,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大主因,就是考量到中國與俄羅斯有龐大的陸上疆界存在,讓中共從一開始就成為歐洲共同箝制俄羅斯的潛在盟友。

哪怕就算英國、法國和德國都是右派執政,並採取親近俄羅斯的立場,前面提到的波蘭、捷克、愛沙尼亞、立陶宛與拉脫維亞等國也會拉攏中共來牽制俄國。事實上被奪走克里米亞的烏克蘭,從2014年起就是靠著中共的支持才能抵擋親俄民兵的挑戰。畢竟對中共而言,包括遼寧號航空母艦在內的重要武器都是從烏克蘭引進,是不可能如北約國家一般對俄國併吞克里米亞的行為置之不理。

值得一提的是,波蘭、捷克、烏克蘭、愛沙尼亞、立陶宛與拉脫維亞等國境內也有民族主義者,但這些極右派因為祖國過去遭受蘇聯傷害的歷史,展現的往往又採取極端仇視俄羅斯的姿態。可是他們又有雅爾達密約或者匈牙利暴動的歷史記憶,認為美國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反俄盟友,所以更偏向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合作關係。美國一旦停止介入歐洲事務,就是把具有反俄傳統的歐洲盟國逼往北京的陣營。

當然如前面所述,歐洲國家為了不當俄羅斯或中共的附庸,可能會更緊密團結在一起,成立真正獨立自主的歐洲軍。事實上比利時、捷克、法國、德國、匈牙利、挪威、波蘭、斯洛伐克與斯洛維尼亞等九個參加戰略空運部隊的國家又另外在北約體系內啟用「戰略空運國際解決方案」(Strategic Airlift International Solution),嘗試推動沒有美國參與的集體安全行動。

以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為例,「戰略空運國際解決方案」的參與國就選擇以租用自烏克蘭的兩架An-124超級運輸機為主力,飛往中國大陸載運大批醫療用口罩和手套返回歐洲。使用烏克蘭製的An-124運輸機,相對於美國製的C-17運輸機更不會刺激中共的敏感神經,為未來布魯塞爾和北京之間進一步的合作埋下伏筆。

由美國主導建立的戰略空運部隊,未來無論裝備C-17還是An-124,都勢必將成為俄羅斯和中共競奪的目標。其中烏克蘭勢必會在當中扮演不可取代的關鍵角色,還相當值得我們觀察。筆者很難相信中共、俄羅斯或者歐盟有單獨領導歐亞大陸的能力,所以在美國退出的情況下,世界島應該會陷入三分天下的複雜局面,情勢只會顯得更為混亂。

但筆者仍願意樂觀相信,美國不會從歐亞大陸上撤出,尤其不會從歐洲撤出。畢竟光是在1944年6月6日當天,就有2,501名美國大兵為了西歐的光復血染諾曼第海灘。平白無故把美國努力75年來的戰果讓給俄國甚至中共,實在是太對不起二戰中陣亡的美軍將士,相信即便是川普當選連任也沒有那麼容易推行到底。

或許美國對歐洲事務的介入會相對下降,會更願意將北約的一些領導權下放給其他會員國,但是美國絕對不會收回提供給歐洲友邦的保護傘。俄羅斯和中共的影響力會增加,不過世界只會走向更為平衡,而非出現另外一個超級強權的局面。畢竟就如筆者在文章中的開頭所言,不論中共還是俄羅斯都沒有成為單獨領導歐亞大陸的能力。

就以美國空軍駐防在英國的第100空中加油機聯隊為例,光靠15架的KC-135R空中加油機,就可以為從大西洋兩岸一直延伸到中東的蒙國軍機提供燃料補充服務。如此強大又複雜的技術,無論是中共、俄羅斯還是歐盟國家都沒有一個能做到。既然俄羅斯、中共與歐盟也不可能完全放下彼此矛盾,美國對歐亞大陸的影響自然還是不可取代。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者,軍事寫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