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費每2個月9000塊、住17年沒地權 邵族人「不存在」的伊達邵街

2017-03-17 08:30

? 人氣

在921地震發生17年後,還有30多戶邵族人住在組合屋,縣政府宣稱擁有當地的地權,組合屋所在的伊達邵街在地政系統中並不存在。(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在921地震發生17年後,還有30多戶邵族人住在組合屋,縣政府宣稱擁有當地的地權,組合屋所在的伊達邵街在地政系統中並不存在。(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在1999年921地震失去家園的日月潭邵族人還有30多戶住在組合屋裡,因縣政府宣稱擁有地權,過去17年來,他們每2個月須繳交高達8000到9000元的電費,直到去年4月問題才有改善,但地權至今仍不在族人手上,許多耆老紛紛抱憾而終,地政系統甚至查不到組合屋座落的這條伊達邵街。邵族民族議會行政專員Malihan Lhkahihihan(陳忠駿)15日談起為何原住民的傳統領域不應排除私有地,他說,「奶奶們曾說,我們沒有對不起國家,為何國家要這樣虐待我們?」

原民會2月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將傳統領域定義為公有地,最主要是擔心《原住民族基本法》賦予原住民對傳統領域的開發案等特定行為可行使的諮商同意權,恐限制私有土地利用。

陳忠駿指出,「國家應向私有地地主說明」,原住民沒有要拿回這些土地,原住民只希望土地曾是族人傳統領域的歷史,能獲得承認,因為每塊傳統領域範圍都有它的文化和故事,諮商同意權的目的為了防範重大的開發對族人生活環境的衝擊,讓族人有基本的尊嚴與人權,不是原住民要和漢人搶地,國家「不應該反過來要原住民先接受(公有地的定義)這樣就好了」。

邵族民族議會行政專員陳忠駿說,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將打翻族人過去調查傳統領域建立的歷史事實,將已經還原的歷史通通丟掉。(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陳忠駿說,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將打翻族人過去調查傳統領域建立的歷史事實,將已經還原的歷史通通丟掉。(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財團只要1、2年就能進來」 邵族土地只剩一座島

根據內政部地政司統計,邵族生活的南投縣魚池鄉有69.3%是公有地。南投縣政府仍積極推動將日月潭孔雀園改為新建飯店的BOT案,不理邵族民族議會堅決反對的決議;但劃設辦法實施後,縣政府就必須尊重邵族意見。陳忠駿說,「這當然很好,但是私有地呢?」私有地的問題等相關法律都通過了再處理,「還要幾年?」財團要開發,只要1、2年的時間就進來了。

陳忠駿說,魚池鄉是邵族的傳統領域,自從1934年日月潭水庫興建開始,歷代政府透過土地總登記、強制徵收、片面認定族人佔領公有地而要求族人繳交租金否則予以驅離、土地重劃等手段,利用族人對法律的不了解,邵族的傳統領域幾乎都被變成公有地,或者產權流入漢人手中,成為私有地,現在魚池鄉已經沒有邵族的土地,邵族唯一有產權的傳統領域是日月潭中間的拉魯島(Lalu)。

2017-03-15-邵族唯一擁有地權的傳統領域,只剩日月潭中央的拉魯島。(MINe@flickr/CC BY 3.0)
邵族唯一擁有產權的傳統領域,只剩日月潭中央的拉魯島。(MINe@flickr/CC BY 3.0

公、私有地之分「架空」傳統領域 「讓歷史變得坑坑洞洞」

原民會在2002年至2006年間曾進行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調查。陳忠駿說,部落的耆老、青年當時都投入調查,透過與耆老的口述訪談、文獻比對以及科學的定位方式,了解族人和漢人過去的歷史故事,雖然原民會的計畫已停止,部落還是持續在做劃設傳統領域的努力,例如現在各族都有了自己語言的書寫軟體,就可以修正過去用羅馬拼音記載的方式;如果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就是要打翻族人過去對傳統領域的調查,「把已經還原的東西通通丟掉」。

陳忠駿指出,政府在1981年辦理土地重劃,要求族人登記,很多族人不知情,邵族土地幾乎都劃為私有地,有些族人提起訴訟,至今仍纏訟中,傳統領域如果排除私有地,「等於要他們承認這些土地以前就不是他們的了」。

陳忠駿說,傳統領域本來就存在,現在也存在,只是地權變成別人的而已,傳統領域老早先於公有地或私有地的區分而存在,不應該用公有地、私有地的區分來「架空」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讓歷史就變得坑坑洞洞的。

日月潭「已經快爛掉」 陳忠駿:諮商同意是為防範重大開發

至於原住民行使諮商同意權對私有權有沒有衝擊?陳忠駿指出,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諮商同意權主要是為了防範重大的開發案,日月潭周遭被過度開發,「已經快要爛掉了」,水庫淤積的問題在蓋好後的50年就要處理,現在淤積多到清不完,為了有更多觀光客,日月潭有139艘船在營運,波浪太大,造成邊坡的樹都倒光光,而旅館一直增建,總共的房間數已超過1800間,還要繼續蓋,而污水處理廠只有2個,污染問題已造成日月潭原生生物的危機。

2017-03-15-日月潭周遭旅館一直增建,總房間數已超過1800間,而污水處理廠只有2個,污染問題已造成日月潭原生生物的危機。。(JoeLo@flickr/CC BY 3.0)
日月潭周遭旅館一直增建,總房間數已超過1800間,而污水處理廠只有2個,污染問題已造成日月潭原生生物的危機。(JoeLo@flickr/CC BY 3.0

陳忠駿說,邵族的祖先過去用燒墾為生產方式,但每2年就會換地方,讓土地再復育、肥沃起來,漢人來了以後,向祖先借復育中的地來耕田,祖先樂於分享,借給他們,結果漢人在那邊蓋房子,變成他們的土地,只管開發而不管復育,破壞部落的文化和生態,受害的都是當地原住民。

邵族是台灣原住民中人數最少的族群,全國約700人,魚池鄉的伊達邵部落是邵族的最大聚落,約200人,當地漢人約1000人。

開戶沒地址、祭典辦路邊 「我們像不存在的人」

陳忠駿說,大家都是在這塊土地上一起生活的人,沒有必要因土地問題造成衝突,但政府一直沒有給族人生存最基本的保護,921大地震後,族人自己找地蓋組合屋,這邊以前是族人的農耕地,配合三七五減租和耕者有其田政策,租人繳了10年租金後本應擁有地權,但第9年時,政府用每坪16000元的價格強制徵收,族人失去最後一塊耕地也喪失耕作的文化,當地蓋起山地文化中心,文化中心不到2年就倒閉,政府本不同意組合屋蓋在這,堅持是政府用地,後來勉強同意,族人自此在那住了17年,因為沒有地目的關係,只能接臨時用電,每度電高達11元,沒有收入的老人家還要拿老人年金繳電費。

邵族人以前每戶都有祭司場,可以舉行傳統祭典,祈求收成豐收,因土地都已被公有化或流入私有,祭典只能在馬路邊舉行。(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陳忠駿說,政府本不同意組合屋蓋在這,堅持是政府用地,後來勉強同意,族人自此在那住了17年。(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陳忠駿說,族人在這17年間繳了600多萬的電費,直到去年4月地方媒體報導,縣政府才與台電協商解決供電名目問題,降低電費;然而,族人一直在爭取將組合屋的地權歸給族人,都沒有進展,很多爺爺的遺願都是這個,等不到就走了,政府曾答應要用增編或劃編原住民保留地的方式處理,但鄉公所要求族人先拿出過去所有繳交的水、電費收據,才能申請,「很多阿公都氣瘋了」,族人從以前就住在那,卻要用水、電費的收據來證明。

由於縣政府堅持擁有組合屋當地的地權,伊達邵街這條街在地政系統是不存在的地名。陳忠駿說,族人要開戶,沒有地址,得要向其他不住組合屋的族人借用地址,「我們像是不存在的人」;921大地震後,政府曾同意要劃設邵族文化復育園區,讓邵族有自己的生活空間,族人已等了10幾年了,以前每家戶都有祭司場可舉行祭典,現在要在馬路邊舉行,跟人車搶道,原住民沒有要拿回產權已淪為私人的傳統領域土地,只是要有基本的人權和尊嚴。

邵族人以前每戶都有祭司場,可以舉行傳統祭典,祈求收成豐收,因土地都已被公有化或流入私有,祭典只能在馬路邊舉行。(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邵族人以前每戶都有祭司場,可以舉行傳統祭典,如今因土地都已被公有化或流入私有,祭典只能在馬路邊舉行。(邵族民族議會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