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韓國瑜大爆發,特偵組直中紅心

2019-12-19 07:2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二0二0總統大選首場電視政見會登場,拚連任的蔡英文總統居於守勢地位,相對不利;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左右開弓却也保留火力點到為止;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攻守氣場皆足,表現亮眼,遠遠超過他在去年市長選舉和今年上半年的黨內初選。

親中賣台假議題,宋楚瑜點滴在心

政見會聚焦明確,一是國家定位與兩岸政策;二是廉能執政與政績,都是抽中一號的韓國瑜「首發」,韓國瑜以蔡英文習慣掛在嘴上的「這個國家」,反擊民進黨和蔡英文反覆質疑他的親中賣台,這個問題本來不是問題,就像宋楚瑜所言,「台灣人沒有人能賣台」,但這是蔡英文拚連任的「重砲」,不用可惜,偏偏韓國瑜端出民進黨「眾天王」出入大陸,包括駐日代表謝長廷六年前訪港中聯辦接待,宋楚瑜也直指自己登陸談話,哪裡提到過一國兩制?連國安局都無法查清楚為他澄清,如何讓台商對民進黨準備在月底強渡關山的《反滲透法》安心?宋楚瑜同樣在上半年訪港這中聯辦,對蔡英文拿著賣台做「情緒勒索」,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持平而論,韓國瑜要蔡英文在政見會上學他高喊「中華民國萬歲」,可能是強人所難,不是蔡英文不愛中華民國,她大概連「台灣獨立萬歲」也喊不出來,但蔡英文既要用誅心之論打選戰,就不能怪對手以其人之道反制;蔡英文以「韓國瑜忘記國際」、「太少出國,却常去中國」,反擊韓國瑜質疑民進黨執政三年半,讓台灣有邊緣化之虞,偏偏她沒有辦法否認台灣無法加入任何區域經貿協定的事實,而宋楚瑜也呼應了台灣可能被邊緣化,最嚴重的是,蔡英文以總統之尊的確是三位候選人出國最頻繁者,遺憾的是,她沒能打開台灣的國際空間,還帶回迄今讓人心都難服的「總統專機私菸案」。

20191218-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廢特偵組的風暴核心,不是馬王政爭而是王柯關說

韓國瑜沒有單挑具體個案,而是「泛論」政府廉能的重要性,他指責蔡政府滿朝酬庸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為什麼堅持廢除特偵組?」直指蔡英文為貪官汙吏開了一條路,一路開綠燈,並提出他第一個政見承諾:當選後重設特偵組,嚴查高雄為什麼欠這麼多錢、為什麼前瞻要八千八百億、為什麼離岸風電要兩兆…,他沒講的還有政府到底有多少預算「養網軍」?重設特偵組不只為查前朝,重點是「嚴格監督韓政府」,包括韓政府的政務官和國營事業,杜絕酬庸分贓。

這的確是大快人心的政見,偏偏蔡英文的回擊太蒼白,「閨蜜為什麼當主秘」?對比總統表姐當主委,立委女婿駐泰,不符文官代用資格者入朝駐外者比比皆是;就像蔡英文質疑韓國瑜沒講清楚他的「豪宅案」,賠錢脫手的「豪宅」,對比她年輕輕輕就有十數筆土地轉脫手賺一億八(處分後家族平分,蔡個人獲利四千多萬),根本不值一提。

從查黑中心到特偵組,都是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成立,却在民進黨第二次執政之初被報廢,固然辦過民進黨的扁案,却也辦過國民黨的林益世案,蔡英文會後解釋,特偵組當初被廢,是因為捲入「馬王政爭」,要讓司法的歸司法,這可以是理由,但這理由的背後不因為「馬王政爭」暴風眼是王平與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的「王柯司法關說」嗎?

20191218-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18日出席第一場總統候選人電視政見發表會。(簡必丞攝)

這樣的法務部,那樣的監察院,誰還相信司法?

特偵組當年成立,專門針對總統、五院、各部會首長及立委等「黨政高層」之重大弊案,蔡政府廢特偵組時,擺出「司法檢察包括各地方檢察署可經由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指定,跨出轄區偵辦」的配套,言之不可謂不成理,遺憾的是,這三年半多,私菸案辦得有氣無力;陳明文高鐵遺失現金三百萬,是否洗錢全憑明文好友法務部次長蔡碧仲護航;慶富案不讓查,連少東都跑了;楊蕙如網軍案,證實是有費網軍却拿不出金流路徑;這些「案」可大可小可有可無,人民如何信任廢特偵組後的所謂「配套」,辦得了「高層弊案」?

諷刺的是,就在韓國瑜提出重設特偵組政見之際,法務部政次蔡碧仲公然臉書挺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引發爭議。蔡碧仲是政務官,不屬公務員「行政中立」規範之列,但是法務部是查賄主管機關,歷來從不介入輔選事務,包括站台,就像國防部長,即使是軍政機關,基於軍隊國家化也從不捲入選舉;蔡碧仲如果健忘,那麼提醒二00三年底,時任法務部長的陳定南說要為陳水扁站台,為法務部的政策辯護,引發巨大爭議,包括檢改會、司改會全部表示反對,因為法務部對檢察長和檢察官有指揮監督的行政權,法務部「長官」選邊,難免有查賄可能不公的聯想,國民黨執政時期從無法務部長、次長動念輔選,陳定南最後宣布不會去任何輔選場合。

從陳定南的從善如流,到蔡碧仲的依然故我,不能不遺憾的說,曾經為台灣民主法制有重大貢獻的民進黨,為什麼執政後,總是為了政黨利益、權力算計,無知無覺地做出破毀法制法治的言行。有這樣的法務部,還有專找司法官麻煩那樣的「尖尾」(監察院),莫怪韓國瑜一個政見就能讓蔡英文支吾其詞,無言以對,他們都是蔡英文任命、提名的人。

本篇文章共 20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41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