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派系內鬥到何時?一盤贏局是怎麼博到輸的?

2019-10-20 07:10

? 人氣

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彷彿歷史的玩笑,兩個中國的國慶都在10月上旬,人民共和國更是在今年迎來了70周年大慶。關於一個中國為何會變成兩個,有很多口水仗可以打。不過國共內戰到底是要從何時開始算,其實答案出乎想像。因為從1927南昌暴動到1950海南易手,只有抗戰最初的兩年,雙方在日軍一連串凌厲的攻勢面前還算是精誠團結。等幾場大會戰都打完,而國軍損失了近百萬的兵員與裝備以及大批領土與人口後,從1939年起,日軍陷於中國戰場的泥沼。

同時共軍以其嚴明的紀律嚴密的組織,很快就取得國軍所丟失的大批武器,在敵後戰場取得淪陷區人民的支持。抗戰初期只有3萬人的八路軍與1萬人的新四軍,至1939年已經擴充到50萬人。為了爭奪敵後戰場的主導權,國共雙方很快就又回歸到內戰時同室操戈的局面。而使所謂的八年抗戰就此成為國民黨政府、共產黨勢力與日本侵略者兩國三方之間的大混戰。其中國共雙方的實力消長,最重要的分水嶺是1940年秋季發生在蘇北重鎮的黃橋戰役。可以說從這時起連續十年的國共內戰就沒有停過,直到1949年在中國大陸徹底分出勝負。

抗戰中橫跨蘇皖閩浙的第三戰區,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單位。司令長官顧祝同是蔣介石的愛將,但是整個戰區都在敵後,最關鍵的任務是看守國府原來的核心統治區,形式上已經全部淪陷的江浙一帶。當時中國最精華的江蘇省,國府當然不能輕易與人。時任江蘇省主席韓德勤與89軍軍長李守維,也都是顧祝同的心腹。觀察敵後江蘇省政府乃至於三戰區有沒有努力抗戰,就變成推斷蔣介石本人是不是有與敵偽勾結的重要溫度計。

蔣介石的愛將、司令長官顧祝同。(圖/維基百科)
蔣介石的愛將、司令長官顧祝同。(圖/維基百科)

曾聽過一位院士所長級的近代史重量級學者,對整個第三戰區只有一個評價,叫做飯桶,尤其是針對上述韓李兩人都是這樣說的。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凌厲講人家,何況這李守維到底是力戰至死,雖說還是死得很丟臉。他就說你自己去查黃橋戰役中國軍的表現,你相信這種雜碎還能抗日嗎?

真的去大概研讀相關資料後,發現老師說的是對的。我一查嚇一跳,1940年9月底到10月初,後來當上解放軍大將的粟裕以勞師遠征之旅,裝備破爛的區區7000叫化兵,渡江北上進入蘇北。這其中還包含兩千幹部與黨政人員,有戰力者約5000,立即消滅了江蘇省保四旅何克謙所部。並且引來了89軍軍長李守維親率2師1旅兩萬多人的反擊報復,10月3日雙方遭遇,在僅僅不到100小時的戰鬥中,國軍竟然大敗。粟裕以內線作戰的快速機動,以黃橋為重心,首先在幾公里外的高橋鎮前出設伏。在幾小時內迅速消滅了有梅蘭芳部隊外號的獨六旅,誇張到大敵當前竟然以一人一米間隔行軍縱列,揹著槍走入包圍圈的3000人,旅長翁達自殺。新四軍得手後迅速轉移重擊33師與89軍的軍部,最後堂堂軍長李守維中將未死於戰場,在倉皇撤退中摔入運鹽河淹死,國軍89軍參戰部隊中的1.1萬人被殲滅。

陸軍中將李守維。(圖/百度百科)
陸軍中將李守維。(圖/百度百科)

維基百科上面是役的這段總結很有趣,「由於新四軍戰前的一系列孤立韓德勤行動,使李明揚與陳泰運部以及部分非韓嫡系部隊於戰役中坐視韓部嫡系被圍而不施救援。」雖說韓德勤草包李守維飯桶是不爭的事實,李明揚與陳泰運部以及其他非韓嫡系部隊於戰役中如果能死力相救,兵力有限的新四軍這時就算人人三頭六臂,能扛的住嗎?黃橋之戰會否是另一個結局?

有必要先說明的是,國民黨抗戰時在江蘇的內部派系糾葛,其實就跟現在在台灣這個也叫中國國民黨的團體一樣複雜。江蘇省主席雖然是韓德勤,擁有其嫡系武裝89軍。但該省境內的國軍武裝部隊指揮體系並不統一。當時在蘇北活動的還有老同盟會員,蘇魯皖邊區游擊總指揮李明揚所部,以及陳泰運領導下的稅警單位,背後的老闆是孔宋領導下的財政部。他們其實都在國民黨的中央另有靠山,彼此與韓部嫡系互相牽制,這是新四軍會選擇蘇北作為渡江北上擴張地盤的突破口,根本原因所在。

黃橋戰役發動以前,新四軍甚至都已經在李陳各自的司令部中派駐了聯絡代表。這種在戰時會就是正常情況也會嚴重延誤軍機的軍政體系配置,似乎看來是有意安排的。令人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在敵後被日軍以重兵海陸包夾的省份。如此日軍只要翹二郎腿看支那人在眼前互打就飽了,被這些人抗戰抗得很舒服呢!

章毓金、李樹正、韓德勤、劉峙、杜聿明(取自臉書粉絲專頁「近代煙雲」)
韓德勤(中)。(取自臉書粉絲專頁「近代煙雲」)

新四軍在黃橋大敗國軍以後,就此在蘇北站穩腳跟。戰後短期間其正規主力雖然一度被國軍精銳部隊驅逐到山東,但很快又回來了,中共在當地綿密的基層統治國軍完全無法動搖。直到1948年主要戰地也在此的徐蚌會戰慘敗,注定了蔣家王朝連只求畫江而治都不可能,必須放棄整個大陸。

現在到底是在說哪一個韓以及他的嫡系與非嫡系關係,其實筆者自己一時間也迷茫了。歷史怎能如此驚人地重複?是誰今天又在國民黨內扮演李明揚與陳泰運的角色,使國民黨明年即將面對像徐蚌會戰那樣,全軍盡墨的慘敗?從不記取自身歷史教訓的中國國民黨,眼看就絕望而倔強地要往翻車結局一路上直奔而去,讓人準備能為親眼目睹這場華麗的毀滅讚嘆。除此以外,再也沒有其他可說或可做的了。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