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小英的品格與誠信危機會讓「論文門」繼續延燒

2019-10-01 07:1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到現在沒法解釋她為什麼保留論文散頁草稿,却沒保留論文正本。(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蔡英文總統到現在沒法解釋她為什麼保留論文散頁草稿,却沒保留論文正本。(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一個知識份子必須要有無可救藥的傻勁,忍受孤獨的勇氣,求真求實的執著,以及不被摸頭的傲骨。

近日,關於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及證書之真偽鬧得沸沸揚揚,但是台灣的主流媒體都刻意淡化避談。相較於對待另一位總統候選人的追根究底,鉅細靡遺,錙銖必較,台灣的媒體在面對權力時所表現的矮小畏縮,沒有風骨,缺乏氣節,著實令人看不起。倘若不是一些獨派學者,特別是賀德芬,林環牆,彭文正等的鍥而不捨,緊咬不放,以台灣的淺碟文化,這個議題只怕早已消蹤匿跡了。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本身,我要在這裡向這幾位教授表達敬意。

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假議題,有論文沒論文跟總統選舉有何關係。然而學術的誠信與良知,是學者的貞節牌坊。蔡英文是學者出身,雖然現在貴為總統,但是面對有關學術真偽的質疑,依然要誠實面對檢驗。人民在乎的不是論文的真偽,而是一個國家領導人的品格與誠信。

小英的「論文門」會延燒至今,很大一部分是因爲這跟一般人的常理判斷與經驗認知大相違背,再加上小英面對這個問題時的遮遮掩掩與不乾不脆,以致給了質疑者許多的想像空間。

20190923-總統府召開記者會,由發言人黃重諺說明蔡總統博士論文爭議。(盧逸峰攝)
20190923-總統府召開記者會,由發言人黃重諺說明蔡總統博士論文爭議。(盧逸峰攝)

以下是關於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及證書,目前已經揭露的幾點事實陳述:

1. 蔡英文拿出了許多不同年份LSE頒發或補發的博士證書,但是這些證書的真偽,受到獨派學者強烈的懷疑,因為網路上可輕易買到任何一所學校學院的偽證書。

2. 蔡英文始終沒有拿出最後論文完成的定稿,其六月底提交LSE的版本,已被揭露只是一個非常粗略的草稿,不僅缺頁,有許多英文別字,而且用非常優質的立可白與鉛筆改稿。日前上傳國家圖書館的論文版本雖然已補齊缺頁,且立可白處也已用打字機或電腦補上,但仍然只是一份草稿。

3. 蔡英文宣稱的指導教授Michael Elliott,已經身故。他僅有牛津大學的學士學位,雖然後來成為一個非常傑出的媒體工作者,但是在1981-1983蔡攻讀博士學位的期間,他只是一個約30歲出頭的LSE年輕講師,而且蔡至今無法拿出論文通過後的指導教授的簽名文件。

4. 蔡的博士學位以約兩年多的時間完成,具有高於常人的天資與稟賦。而且蔡自稱她的指導教授對她的論文高度讚賞,認為值得頒給她兩個博士學位。但蔡從未解釋為何這麼優秀的論文,之前需要列為高度機密,不能見諸於世,直到近日才將論文草稿上傳國家圖書館,供人閱覽。

5. LSE有公開替蔡背書,在2016蔡當選後LSE的台灣研究室有主動發新聞稿恭喜蔡英文校友(1984法學博士)成為中華民國總統。不過因為新聞稿是用 LSE-educated scholar,而非 LSE graduate,又因爲LSE先前有發生過販售格達費兒子學位的醜聞,所以獨派人士對蔡博士學位的真實性始終高度懷疑。

以上是目前有關蔡英文的博士論文與學位,已經知道的事實與爭議的部分,讀者可以自行判斷。

總統蔡英文27日公開的論文中,加入了26日所寫的中文前言。(截圖自蔡英文論文"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總統蔡英文27日公開的論文中,加入了26日所寫的中文前言。(截圖自蔡英文論文"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

1. 小英總統應該提供她博士論文的最後完稿影本,因為草稿不等同於正式論文。我不了解為何小英總統至今還能夠保存並找到三十多年前的論文草稿,卻沒有留下最後論文的完本。最詭異的是,這本論文的原本竟然能夠從LSE多處的圖書館,台灣的教育部,政治大學,以及東吳大學同時遺失不見,而其他同期的博士論文卻都能夠保存良好。這從概率上來講,確實匪夷所思。除非這篇論文的最終文稿,從來沒有完成過。

2. 根據經驗法則,一般博士證書都會裱框,掛在辦公室,一來以示慎重,二來以昭公信。而且在任何部門任職,相關單位一定會留有影印存本。所以縱使原始證書遺失了,其任教的學校或教育部應可輕易提供影本,于以佐證。除非這樣的證書,從來沒有存在過。

3. LSE既然願意公開為蔡背書,小英總統應該要求LSE提供當初指導教授論文通過的簽名文件,這應該輕而易舉。除非這樣的簽名文件,從來沒有提交過。

以上幾點,都是非常合理,而且不存在任何困難,也不需要透過繁瑣的司法程序,來證明清白。所謂學術貞操,面對獨派學者的質疑,作為一個學者本身,小英總統應該有責任出來捍衛自己的學術清白。如果持續遮遮掩掩,顧左右而言他,只會坐實了外界的合理懷疑。要記住,小英總統現在需要捍衛的不只是自己的名譽,更是學術最高殿堂的價值跟道德。

其實我最不能理解的幾件事是:如果此論文如此優秀,為何之前需要列為高度機密?其次,如果連一份草稿都可以完整保留30多年,為什麼原始的博士證書及最終的論文完稿卻會無端消失?再者,為何上繳國內外學校的論文正本,會在多處不同的地方同時遺失不見?這幾點,確實是有違一般人的經驗法則。

雖然小英總統的論文草稿已經公開在國家圖書館上線,但是只要論文正本一日不出現,獨派學者便還會繼續窮追下去。再加上蔡英文已知的一些品格瑕疵,如在LSE就學期間對外投稿即自稱自己為博士、公然罵18趴領18趴、在紐約辦事處大樓採購的事上明顯說謊、甚至在幾天前「台灣隊長」的公開造勢場合上毫無違和地謊稱她的Cornell指導教授Prof. John Barceló已經過世,等所引起的誠信危機,這「論文門」只怕還會繼續延燒,且有可能燒到英國成為國際醜聞,有待後續觀察。

至於台灣媒體在這事上所展現的溫柔婉約,以及台灣學者集體的沉默噤聲,正印證了士大夫之無恥,乃為國恥。難怪台灣今日是小人當道,庸奴顯赫了!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