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蘇貞昌之怒

2019-10-01 07:20

? 人氣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視察米塔颱風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視察米塔颱風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長蘇貞昌脾氣火爆,不是秘密,不過,在「前網路時代」,蘇貞昌的脾氣或耳聞或目睹,都不像網路時代那麼直接「動人心魄」;回鍋出任閣揆的蘇貞昌,不知道是否自覺或不自覺地要扭轉落選閣揆或敗戰內閣的印象,他非常適應、甚至享受網路時代立即迅速的「形象表演」,對於透過直播展現他的「剛猛」頗為自得。

不過,任何脾氣都得有理有據,脾氣不是魄力,更不是效率。八月、九月兩次颱風,都成為蘇貞昌展示脾氣的舞台,為防颱繃緊神經的地方縣市首長,還要分神伺候院長的「突擊檢查」或「隨堂抽考」,不但無奈還無言。

花蓮視訊十分鐘連線不上,氣象局解釋都發抖

毫無疑問,蘇貞昌未必是耍官威,但的確有給新科縣市長下馬威的作用,高雄市長韓國瑜六月出席行政院會,被剪輯成影片上網,八月白鹿颱風坐鎮災防應變中心,像個小學生逐一回答蘇貞昌的「即席問答」,韓國瑜慶幸的是,蘇揆電話打過來的時候他正在「開會」,不到三分鐘接通;倒楣的是澎湖縣長賴峰偉,蘇揆電話一路從、秘書、幕僚都沒接通,氣得只差沒飆駡,要求首長面對災害電話應該立即接通,不能隨便進語音信箱。尷尬的是,蘇貞昌的電話打到舊線,澎湖尚無風雨,蘇揆的急切全打在了棉花上。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視察米塔颱風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視訊花蓮縣長徐臻蔚却讓蘇貞昌等了十多分鐘。(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視察米塔颱風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視訊花蓮縣長徐臻蔚却讓蘇貞昌等了十多分鐘。(行政院提供)

米塔颱風來襲,防災應變秀再次上演,這次倒楣的是花蓮縣長徐臻蔚,中央與地方視訊畫面遲了十分鐘都還連不上,消防署解釋,花蓮縣正在和氣象局連線,就像八月打給韓國瑜第一時間說在開會沒接上,蘇揆的反應是,「開什麼會,跟他講院長要和他通話」,這次蘇貞昌的反應是「內部開會,跟我視訊會議有什麼關係?」「還要我等多久?」「氣象局不是在這裏?怎麼會在連線?」嚇得氣象局急忙解釋,花蓮風速調高,因為花蓮沒有停班課,要特別提醒花蓮…,說話都帶著抖音。

蘇貞昌完全沒意識到,颱風來襲防災的當下,接行政院長電話絕對不是最重要的事,以花蓮縣的例子,中央氣象局前一晚的預報,花蓮風雨未達停班課,未料一夜醒來,風速丕變,徐臻蔚還沒指責氣象局預報差太大,手忙腳亂處理臨時停班課事宜都來不及,還要安撫急躁的閣揆,千手觀音都沒這本事,何況三方視訊系統一時切換不過來,到底是中央災防中心的問題?還是花蓮縣的問題?

20190608-花蓮縣長徐臻蔚8日出席花蓮「決戰2020,贏回台灣」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花蓮縣長徐臻蔚讓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了十多分鐘,才接上視訊。(資料照,顏麟宇攝)

行政院是上級機關,行政院長不是「長官」

就事的角度,中央、地方分設災防中心,即時連線的目的,在於災害即時通報,地方處理能力不及之處,能在最短時間中尋求中央協助,地方首長是前線指揮官,行政院長來頭再大,就是補給供需指揮官,地方有求中央必應,災防中心不是給閣揆抽考點名的地方。

就制度而言,行政院固然在法制上是地方縣市政府的「上級機關」,行政院長却不是地方縣市首長的「長官」,縣市長權力來源是民意是選票,他們負責的對象是議會、是縣市民,除非貪贓枉法,連監察院能否彈劾民選首長都有憲政上的不同見解,即使六都市長都只是列席行政院會,而非出席的「閣員」,嚴格來說,市長甚至不必出席院會,只需要就院會與所屬市政建設相關議程時列席即可,其目的無非是為地方爭取更多資源,並解決跨縣市問題,六都市長當選就任後出席院會,是禮貌而非定制;而行政院長的權力來源只是總統的任命,即使給部會首長臉色看都不得體,因為他們也是總統任命,遑論衝著縣市首長大呼小叫。

蘇貞昌是做事極較真的人,但發脾氣也要講究邊際效益,不知道他意識到沒有,只衝著國民黨縣市長擺臉色,至少在公眾形象上不論是透過網路還是電視直播,撞到槍的都是藍營縣市長,一次是魄力,二次是官威,三次就是政黨立場了,意思是他若再衝著藍營縣市長發脾氣,就算有理有據,在外人眼中也就只剩顏色沒有是非,屆時被訕笑的只會是他,而非縣市長。和顏悅色,也是一種政治手腕,蘇揆應該試試看。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