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不能奏效,但却是對問題採取行動的強大象徵:《牆的時代》選摘(2)

2019-10-01 05:10

? 人氣

圍牆或多或少有阻絕非法偷渡客的功能,儘管這個特定的邊境障礙物是道極具爭議的圍牆,但是它還有別的作用──讓「希望拿出對策」的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取自維基百科)

圍牆或多或少有阻絕非法偷渡客的功能,儘管這個特定的邊境障礙物是道極具爭議的圍牆,但是它還有別的作用──讓「希望拿出對策」的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取自維基百科)

「告訴我哪裡有一道五十英尺的牆,我就告訴你哪裡可以找到五十一英尺高的樓梯。」

──珍娜.拿波里塔諾(Janet Napolitano),美國前任國土安全部部長唐納.川普當選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的翌日,著名的新保守派評論家安妮.

考爾特(Ann Coulter)發表一篇文章,大談川普所精心規畫就任後頭一百天優先施政計畫。她寫道:「第一天:開始興建圍牆」,然後「第二天:繼續興建圍牆」;「第三天:繼續興建圍牆」,「第四天:繼續興建圍牆」。如此一路重複,直到「第一百天:向美國人民報告興建圍牆的進度。繼續興建圍牆。」這篇傲慢的新聞寫作作品為她賺了稿費、繳房屋貸款,但考爾特小姐不可能愚蠢到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當然,這種事也沒發生。

一連好幾個月,川普一再保證要在美墨邊界興建圍牆,以遏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雖然看起來他絕大部分是「請教自己的精靈」〔借用法國人評季斯卡總統(Giscard d'Estaing)的話〕,即使他在進入白宮之前已經獲悉興建圍牆的費用、政治上的反對聲浪,以及同樣重要的,興建圍牆所需的地形等阻力極大。有關「興建圍牆、一道偉大的美麗高牆」的演講,頗能打動他的核心支持者,但要據以興建巨大的工程,卻是很差勁的理由,他腦袋裡的計畫很快就碰上現實的高牆──以及華府的流沙。

川普剛當選幾週,林西.葛萊漢(Lindsey Graham)等保守派共和黨參議員就急忙想從政治流沙中脫身。葛萊漢先生是國會山莊最聰明的政客之一,開始談起「圍牆」這個字眼是「改善邊境安全的代號密碼」,彷彿總統發表的演說猶如當年英國廣播公司電台向法國反抗軍祕密廣播一般──「這是倫敦!珍妮長了長鬍鬚。」

圍牆當然不是什麼代號密碼;川普甚至已經挑明講,他要蓋的圍牆是預鑄混凝土牆板,平均高度三十英尺。然而,假設這只是個極具效果的文字遊戲,共和黨倒是可以藉此執行,不會產生太大傷害。川普總統順勢簽署一兆一千億美元的預算法案,供政府在剩下的財政年度內運用,但圍牆興建預算的保留款是零。

這或許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一道尚不存在的牆。即使還未興建,也是一個強大的象徵,讓我們看到分歧在過去是如何驅動、以及將來會如何驅動美國的文化與政治力量。

缺乏經費也阻止不了川普總統的決心。美國海關暨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and Border Protection Agency)招標興建川普的圍牆,並明訂此一障礙物必須堅固到足以承受「大錘、汽車千斤頂、鋤頭……丙烷或丁烷或其他類似手持工具」長達四小時的破壞。其他規定還有,必須「高度達到雄偉標準」,以及「無法攀爬」。兩百多家廠商的提案很有意思,發揮了許多創意。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羅德.哈德良(Rod Hadrian)的提案中,炫耀光是他的姓氏就足以遏阻外國人闖關的企圖。另一家匹茲堡克萊頓工業公司(Clayton Industries)則說,對於這道牆他們有完美方案──在墨西哥邊境那頭興建鏈狀柵欄,在美國這頭興建圍牆,接著在中間挖一道壕溝、填入核廢料。伊利諾州克萊倫斯市的危機處理安全服務公司(Crisis Resolution Security Services)提出類似中國萬里長城的設計,在兩道二十六英尺高的鋼筋水泥牆中間,搭配砲塔和鋸齒狀的高牆,填土闢出三十英呎寬的堤道,供人步行,一如中國的萬里長城;但公司創辦人麥可.哈里(Michael Hari)認為或許也可以規劃在牆上騎自行車,轉型為觀光景點。警界退休的哈里聲稱他對試圖非法入境美國的人相當同情,是基於愛國理由才提出競圖。他告訴《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我們看待這道牆的意義不只是防堵移民的實體障礙,也象徵美國決心保衛我們的文化、語文和傳統,抵禦任何外來者。」

表面雄偉壯觀的萬里長城,底下暗藏著⋯⋯(圖/維基百科)
中國的萬里長城目的是區隔文明世界和化外夷狄;川普的圍牆則是為了分隔美國人和非美國人。美國的國家概念是團結美國人──而現在,在某些人看來,川普的圍牆正代表著維護和尊崇的概念。(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這就是問題的核心。圍牆或多或少有阻絕非法偷渡客的功能,儘管這個特定的邊境障礙物是道極具爭議的圍牆,但是它還有別的作用──讓「希望拿出對策」的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夏威夷大學教授李斯.瓊斯(Dr. Reece Jones)寫過一本名為《暴力的邊界》(Violent Borders)的書。他說:「圍牆罕能奏效,但它們是對認定的問題採取行動的強大象徵。」中國的萬里長城目的是區隔文明世界和化外夷狄;川普的圍牆則是為了分隔美國人和非美國人。美國的國家概念是團結美國人──而現在,在某些人看來,川普的圍牆正代表著維護和尊崇的概念。它擁護使「美國再度偉大」的思想,也象徵對「美國優先」概念的支持。

每個國家都有分歧。開國先賢深諳這點,因此試圖建立在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國家。開國初期的瑕疵眾所周知,尤其是蓄奴制度,但是經歷一段災難歷史之後,美國在憲政和法律層次上已經成為自由國家,保護其公民的權利和平等,並且努力打破國內分歧。就這點而言,是個了不起的成績: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達成各方面平等的強大基礎。

美國有一個理想是所有的美國公民都被界定為美國人,美國是以共同價值結合的民族,不問種族、宗教或族裔背景。美國國璽上那隻老鷹的鳥喙上有句格言:「合眾為一」(Epluribusunum),相較於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美國已經達成一部分的成功,把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民融合成為一個民族。譬如,在黎巴嫩或敘利亞,國家認同意識遠遠落後在族裔、宗教或部落認同意識之後。儘管遙遙領先世界其他國家,如今不必太認真盯著這個「山上閃亮的城市」,就可以看到它的某些部分已經失去光澤,而且有些部分已經生鏽。

每道圍牆都有自己的故事。沙烏地阿拉伯沿著伊拉克邊境所興建的屏障有其功能,而且起了作用。這道屏障並不代表沙烏地人對另一端的「其他人」存疑。因為邊界對面的「其他人」絕大多數與王國內的人民具有相同的宗教、語言和文化,但美國則不同。這些「其他人」正在進入美國,而美國深怕這些「其他人」將會稀釋掉公認的「美國」文化,這才使得支持者認為圍牆的興建至關重要。在反對圍牆的人士看來,圍牆違背美國對自由、平等,以及接納所有人的價值觀。圍牆的爭議則觸及辯論的核心:誰來定義未來世紀的「美國人」。

《高牆倒下了》
《牆的時代:國家之間的障礙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書封

*作者提姆.馬歇爾(Tim Marshall),外交事務權威專家,有25年以上的採訪報導經驗。他曾經擔任Sky News外交事務編輯,在英國廣播公司(BBC)和LBC/IRN電台服務,也是「TheWhatandtheWhy.com」創辦人兼編輯人。本文選自作者著作《牆的時代:國家之間的障礙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遠足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