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三十年,你知道小美人魚其實是個男孩嗎?三個顛覆童年回憶的細節,原著真相令人心酸

2019-09-26 17:37

? 人氣

迪士尼經典《小美人魚》故事原型,其實是安徒生寫給同性戀人愛德華科林的情書(圖/IMDb)

迪士尼經典《小美人魚》故事原型,其實是安徒生寫給同性戀人愛德華科林的情書(圖/IMDb)

「你有你自己的態度,那就要讓它表現出來。而且你要記得,無論如何,都要當你自己。」── 賽巴斯汀《小美人魚》

三十年前,迪士尼推出經典動畫電影《小美人魚》,除了推翻原著的悲劇結局,也向全世界介紹了勇敢善良的艾莉兒(Ariel)、忠實夥伴賽巴斯汀(Sebastian)、邪惡反派烏蘇拉(Ursula)、艾莉兒的爸爸川頓國王(King Triton),從此,「小美人魚」的音樂和故事深植人心。

但你如果知道小美人魚背後的創作故事,那將會顛覆對迪士尼《小美人魚》的想像。

《小美人魚》的作者── 才華洋溢的童話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其實是一個備受焦慮症狀所苦的人,他的感情路十分坎坷。在多部童話作品中,許多主題都跟單戀和對浪漫愛情的渴望有關。安徒生愛上了一位為愛德華科林(Edvard Collin)的年輕公爵,他在寫給科林的信中,展現了濃烈的愛意:

「是的,這一刻我渴望你,就像你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我對你的感情是一個女人的感情,我天性中的女性特質和我們的情誼必須保持神秘。」

然而,他們的感情並沒有開花結果,科林後來娶了另一名女子。安徒生只能將自己的同志性向和感情壓抑心底,科林婚後,安徒生就創作了《小美人魚》,原著中的結局是場悲劇:美人鱼,渴望生活在陽光下,卻永遠被困在黑暗的深海

如果透過安徒生的生命故事來重新審視1989年上映的迪士尼電影《小美人魚》,我們會發現許多細節藏著對酷兒(Queer)處境的深刻描繪。

一、安徒生是酷兒,將心情投射在小美人魚

在迪士尼版本中,艾莉兒嚮往成為人類世界的一部分,但除了單純的好奇心,一開始她覺得沒有必要向家人坦白,她想著,也許長大後,她將能夠過著傳統的人魚生活,就像她父親期待的那樣。像許多同性戀者一樣,艾莉兒可能希望表現得像個異性戀者,而且沒有人會發現。

而當艾莉兒與王子艾瑞克(Eric)墜入愛河後,她就無法隱藏或否認自己的心情了。他們有相似的價值觀、個性,對音樂的品味相投,兩人唯一的阻礙就是:人類和美人魚結婚是錯誤的。

起初,川頓國王憤而摧毀艾瑞克的雕像,認為此舉將會「治癒」女兒對王子的愛意,但他很快意識到,如果他不接受女兒原本的樣子,將會完全破壞他們的父女關係。這被重新解讀為一個家長努力接受孩子性取向時,面臨的衝突階段。

《小美人魚》川頓國王一開始是專橫的父親,最後放下心結,與女兒和解(圖/IMDb)
《小美人魚》川頓國王一開始是專橫的父親,最後放下心結,與女兒和解(圖/IMDb)

二、嚮往人類世界,其實是別無選擇

在電影中,也暗示著人類世界(也就是出櫃)會帶給艾莉兒一系列的麻煩和危險。電影開頭,艾莉兒被巨大的鯊魚追捕,因為她在尋找人類寶藏,後來紅蟹好友賽巴斯汀也提醒她,人類會吃海洋生物。從隱喻的角度來看,賽巴斯汀試圖在向艾莉兒解釋,她的戀愛永遠不會被真正接受。

如果她繼續過美人魚的生活不是更容易嗎?但我們都知道她不能,艾莉兒為了跟心愛的人在一起,願意付出危險的代價,而且她別無選擇。

《小美人魚》艾莉兒嚮往跟人類王子結婚,並到陸地生活(圖/IMDb)
《小美人魚》艾莉兒嚮往跟人類王子結婚,並到陸地生活(圖/IMDb)

三、烏蘇拉是酷兒?曾付出慘痛代價

原著中的烏蘇拉並不是大壞蛋,她只是向艾莉兒解釋成為人類必須做出多少妥協,但在迪士尼版本中,烏蘇拉沒有扮演中立的盟友,而是百般阻撓艾莉兒。現實生活中,電影版烏蘇拉設計原型來自酷兒,角色參考美國變裝皇后蒂凡(Divine)。

《小美人魚》大反派烏蘇拉的設計靈感是參考變裝皇后Divine的造型(圖/IMDb)
《小美人魚》大反派烏蘇拉的設計靈感是參考變裝皇后Divine的造型(圖/IMDb)

電影高潮場面中,烏蘇拉試圖用川頓的海神仗殺死艾莉兒,但王子在烏蘇拉動手之前就將其殺死。在烏蘇拉試圖殺死艾莉兒之前,她尖叫道:「真愛如此多(So much for love!)」── 為什麼烏蘇拉要在這個時候殺死艾莉兒呢?為什麼她對艾莉兒的幸福如此憤怒?

在電影早期草稿中,烏蘇拉是川頓國王的妹妹,後來被流放到深海,烏蘇拉對哥哥充滿怨恨,面對艾莉兒的處境,她更是落井下石:如果烏蘇拉不能快樂,那麼沒有人能快樂。

也許烏蘇拉代表酷兒所處的「痛苦、孤獨的道路」,而川頓國王也希望艾莉兒不要踏上烏蘇拉的後塵,因此他選擇祝福女兒,而不是與她斷絕關係。

事實上,真正的「反派」是艾莉兒和川頓國王父女之間的「心結」

電影中的「父權制」也備受討論,川頓國王擁有讓事情變好的主導權,等他領悟過來,才能迎來和解。電影結局中,在艾莉兒婚禮當天,川頓國王用他的神杖在天空畫了一道彩虹──代表和平,也是兩個世界(陽光和雨水)的橋梁。而自70年代開始,彩虹也是同性戀族群的象徵。

從《小美人魚》以酷兒為原型的烏蘇拉、《美女與野獸》被比喻成愛滋病患的野獸、《阿拉丁》氣質陰柔的壞人賈方,再到《冰雪奇緣》被粉絲拱是同性戀者的艾莎公主,我們可以在許多迪士尼經典作品中找到酷兒的影子,然而迪士尼官方從未證實這樣的隱喻,不少粉絲也喊話,希望迪士尼可以直譯影片中的潛台詞,讓觀眾不用再推敲其中意涵。

《小美人魚》是一段尋找自我、渴望被認可的故事在安徒生的年代,酷兒不能坦白,就像艾莉兒失去聲音,因為不想被大眾發現,他選擇以《小美人魚》講述自己的心聲。

今年七月,迪士尼公布2020年將籌備全新的《小美人魚》,並宣布由青春亮麗的黑人R&B歌手賀勒貝利(Halle Bailey)出演艾利兒一角,消息一出,馬上在社群掀起熱烈迴響(或反彈),許多粉絲對於迪士尼毀了心目中「紅髮、綠眼、白皮膚」的艾莉兒形象,直呼無法接受。導演勞勃馬歇爾(Rob Marshall)也在公開聲明回應,支持貝利出演,認為她具備這個角色應有的特質:「正能量、純真、真心、青春,以及美妙歌聲。」

其實,先不論小美人魚是不是丹麥人、她應該長什麼樣子?了解故事背後的歷史,讓《小美人魚》別具意義。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