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觀點:不要嫉妒或羨慕我們不該走的路

2019-10-01 06:30

? 人氣

中國軍事力量不斷增強,翻轉過去和台、美之間的勢力平衡,也導致台海衝突風險增加。圖為解放軍在為「十一國慶」準備。(AP)

中國軍事力量不斷增強,翻轉過去和台、美之間的勢力平衡,也導致台海衝突風險增加。圖為解放軍在為「十一國慶」準備。(AP)

大陸改革開放以來,四十年來,大陸經濟發展迅速,多方面也進步神速,成果豐碩,震古鑠今,傲視寰宇,中國大陸經濟總量已達世界第二位,若無意外,不需十年應可超越美國,榮登首位,為人類歷史上空前,也殆為絕後之作。

回頭看台灣,十幾二十年來進步極緩慢,雖不至於原地踏步,但已有一種令人氣鬱壅滯,脹滿沉悶的感覺。昔日面對大陸時的優越感被打趴了,代之而起的是難以啟齒的自卑感,不少人出現了羨慕大陸,進而盲目吹捧神話大陸的現象,甚至誣蔑嘲諷民主生活方式的無能,為專制體制謳歌頌聖。

有一個極端,就會出現另一個極端,當然此種親共舔共的態度會激起對立的反面,產生對大陸的進步情況不願或不敢直視的鴕鳥心態,一提到大陸的事物全面否定,不想當中國人,最好兩岸永不搭旮。其實,大可不必,也不理智,罔顧事實,只會傷害自己。

連鄧小平都預言了的邪路

無論大陸改革開放的成果如何豐碩燦爛,震撼全球,不可否認的是,如今基尼(gini)係數超高,意涵就是貧富差距極大,真正富裕的人其實是少數,而且還有醫療、教育、住房、養老等幾座大山壓得絕大多數人民喘不過氣來。

由於這份總體形象的榮景始終與權力緊密結合,本質上是大陸經濟界大老吳敬璉所說的「權貴資本主義」,權錢交易盛行,公平交易只是幻想。更由於權力可以在一些家庭或親族中世代傳遞,權力就會控制社會資源,早已出現明顯的社會階層流動困難的現象,這在大陸被稱為階級固化。

早在1985年3月7日,鄧小平就說過:「如果我們的政策導致兩級分化,我們就失敗了;如果產生了什麼新的資產階級,那我們就真是走了邪路了。」不及半年的1985年8月28日鄧又再度提到:「如果導致兩極分化,改革就算失敗了。」中國大陸的基尼係數自改革開放以來,迅速攀高,如今處在世界上的特高位已持續十多年,貧富差距並無減輕或和緩的趨勢,照鄧小平的邏輯,「改革就算失敗了」,甚至「走了邪路了」。

2019年9月29日,香港反送中,「全球連線、共抗極權」大遊行,中國五星旗化作「赤納粹」旗(AP)
2019年9月29日,香港反送中,「全球連線、共抗極權」大遊行,中國五星旗化作「赤納粹」旗(AP)

這樣的日子幾人願過?

此外,迄今大陸人民眼睛看的,耳朵聽的,都是「為民當家作主」者過濾過的,就像主人餵食牲口吃的飼料一般。稍有不慎,看了不該看的,聽了不該聽的,不小心說了什麼不中聽的,要你這分鐘被清場,就不會讓你下分鐘在大街溜達,人身財產安全並不能獲得法律的保障。這不需要理由,所有的問題都可小事化大,無限上綱,到危害國家安全。那些為老共唱讚歌者願意過這樣的日子嗎?

就憑這兩點,其餘不勝枚舉者就不必深論了,肯定在台灣腦子正常的人就不會願意過這樣的日子,所以,大陸走的路決不是我們該走的,沒什麼好羨慕人家的,應該慶幸感激我們的先人沒有讓我們走上這條路。既然不值得羨慕,還有必要嫉妒或抹黑嗎?就根據事實,增長認知,搞好自己就行,這才實惠。

拿出本事與老共談判才是正道

台灣不是沒有創造過舉世稱羨之奇蹟的年代,輝煌之所以黯淡,是自己走了歪路,不爭氣,未必就不能再起風雲,再造輝煌,但肯定不是鴕鳥心態所能為。

台灣的關卡在兩岸關係,在兩岸關係中要抓回台灣失去的部分主導權,才能令台灣打通內外阻滯的經絡,這肯定要經過與大陸的政治談判,是應該拿出本事,直接面對老共,而不是蹭老美能奏功的,蹭老美就有可能變成烏克蘭。

亡國感之所以嚴重,固然有不少沒腦子就拉開嗓門忙著為老共唱讚歌的人,沒腦子就沒脊椎,台灣到處都有不少無脊椎動物,讓人產生錯覺,但最主要的是主政者自己連祖宗都不要了,還能有什麼資質及能耐與老共談判?這麼搞下去,能不亡國嗎?

*作者為獨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