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人吃不健康、又要花錢買維他命「保養」?她年過50成新手農夫,頓悟都市人遭「雙重剝奪」無奈

2019-06-25 08:20

? 人氣

為何台灣人要花錢吃不健康的食物,再花錢把健康「買」回來?身為農夫,她很無法理解為何大眾要吃營養被磨掉的米飯與麵粉、再花錢去買維他命B補充營養,甚至有廠商把幾十種蔬果壓成「蔬果錠」,告訴消費者吃下多少顆可以得到一天營養...(劉振祥攝影,寇延丁提供)

為何台灣人要花錢吃不健康的食物,再花錢把健康「買」回來?身為農夫,她很無法理解為何大眾要吃營養被磨掉的米飯與麵粉、再花錢去買維他命B補充營養,甚至有廠商把幾十種蔬果壓成「蔬果錠」,告訴消費者吃下多少顆可以得到一天營養...(劉振祥攝影,寇延丁提供)

為何台灣人要花錢吃不健康的食物,再花錢把健康「買」回來?「年輕時用健康換錢、老了用錢換健康」似乎已是台灣人宿命,過去食安風暴時網路更盛傳一張「台灣人需求金字塔」,最頂層是「安全無毒的食物」,比「有錢結婚生養小孩」難以實現──只是在年過50才成為新手農夫的寇延丁看來,活著未必是那麼辛苦的事,她自己種田自己吃、起司自己做、連果皮都拿來釀酒做果醬、一切訴求天然,就是要拒絕現代生活壓在人們身上的「雙重剝奪」。

身為農夫,寇延丁很無法理解為何大眾要吃營養被磨掉的米飯與麵粉、再花錢去買維他命B補充營養,她看過一支更荒謬的廣告,是廠商把幾十種蔬果壓成「蔬果錠」,告訴消費者吃下多少顆可以得到一天營養──在台灣,健康似乎成了一種很貴的「產品」,而寇延丁在新書《親自活著》寫下的農村記事即是想告訴台灣人,天然安全的食物比什麼都美味,而且也並非遙不可及的夢。

「年輕用健康換錢,老的時候用錢去換健康」環保人士每天晚餐嚇壞她:那不是營養,那都是垃圾!

「你今天吃飯了嗎?吃什麼?」這是寇延丁逢人必問的一題。寇延丁來自中國,年輕時當過兵也做過女工,中年投入公益運動卻被政府以「涉嫌尋釁滋事」逮捕,遭關押的那128天根本無法決定自己能吃什麼、連想死都無法、出獄後近乎身心全毀,只是漂泊來台灣以後她在農村找到新生命,她親自活著,認真地吃每一餐。

寇延丁新書《親自活著》資料照(陶桂槐攝影,寇延丁提供)
漂泊來台灣以後她在農村找到新生命,她親自活著,認真地吃每一餐(陶桂槐攝影,寇延丁提供)

好好吃飯似乎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寇延丁曾認識一名投身環保運動的台灣人,那人出門必帶環保餐具、環保餐盒,身體力行減輕浪費,吃的東西卻是慘不忍睹:「她的生活交給樓下小店,她自己還很得意地說樓下小店一碗就能吃到所有的『營養』,我一去看,頭痛死了──那不是營養,那都是垃圾!什麼什錦湯餃,有一碗湯六七粒餃子、蟹肉捲,花枝品,那裡面就只有一兩片菜葉!」

談起食品工業多可怕,寇延丁的例子舉不完。例如白米飯跟白麵粉,廠商把粗纖維去掉讓口感更細緻,卻也磨掉了麩皮裡原有的維他命與纖維質,吃到營養不足時,又有廠商推出維他命B藥丸、小麥胚芽粉、蔬果錠各式各樣的產品要消費者花錢買「健康」。

「人成了資本權利跟知識權利的跑馬場,被他們輪流做試驗、被雙重剝奪……首先你要為他們對你的剝奪付代價,最後付出的是自己的健康。」這是寇延丁看到的無奈。

別說營養的食物了,就連「安全」的食物似乎也是一種奢求。寇延丁曾在網路上看到一張「台灣人需求金字塔」圖片,一層比一層難實現的需求依次為:找得到工作、租得起房子、下班還來得及跟朋友吃晚餐、被老闆當人看、買得起房子、有錢結婚生養小孩──而最上一層諷刺地,正是「安全無毒的食物」。

而當寇延丁跟兒子分享此圖時,雖然兒子是出身中國年輕人,聽完以後也完全覺得不意外:「當我說這個,他不屑一顧,他說:『人活著不就是這樣嗎?年輕用健康換錢,老的時候用錢去換健康!』」

拚命賺錢再用錢換健康,年輕人真的只能有這款人生選項嗎?如今寇延丁在農村生活一切靠自己,雖然年輕人迫於家庭壓力未必能勇敢去務農,寇延丁也在全台巡迴演講、網路上發影片教學如何自製健康果醬、自釀酒、如何毫不浪費地用完一整顆水果,她想告訴年輕人健康是有機會從眼前開始做的,也可以不貴:「想實現健康生活,不是只能去買買買。」

「所有的食材都是寶貝」果皮做果醬、豆類做起司 她的好料讓食品加工專業都喊讚

寇延丁在宜蘭深溝村種田快兩年,認真分析起農村生活需要的花費,她說前期投入一些基本器具可能花費較高,但整體來說房租田租水電一年大概16萬,她物慾不高,靠種田賺的錢已經夠用,而實踐健康生活的第一步,或許正是從踢除不必要的食物開始。

寇延丁舉例,人們常會去蛋糕店買甜點,那些甜食香氣逼人,有多少是天然的、多少是添加?「他給了你不健康,還要你付他錢,我們得到這些,這是一種不必要的支出……我不選那些東西,不僅是因為他貴也是因為不健康,你吃那些東西會帶來的問題更貴。」這是寇延丁從不去買精緻甜點的原因。

即便不靠買,人還是可能自己做出好吃的甜食,而且意外地簡單。寇延丁舉例,某天演講前她去超市買了一瓶鮮奶、一瓶優格,吃完以後還有剩,就把優格加進鮮奶當菌種,早上7點鐘把原料混好,傍晚讀書會就拿出來請參加者品嚐:「我們買的優格有添加劑、增稠劑,但當你把他用10分之1的量倒進瓶子做菌種,到晚上得到的優格添加物含量就只剩10分之1,你若把他倒出來吃、 最下面10分之1再倒進新的奶去,再得到就剩100分之1了。」

儘管這作法無法完全避免添加物,但已減量極多,而且做起來不花時間:「平常也要進超市消費,回來後自己做的過程只花幾分鐘,你睡前放那,早餐就可以吃了。」

再更進階一點,就是像寇延丁一樣全部自己來。她說所有的食材都是寶貝,自製希臘優格靜置一晚以咖啡濾紙脫水後的口感就非常接近起司,樹豆、黃豆、花生發酵後析出乳清也可以變成乳酪,至於在台灣常被浪費的「農業廢棄物」,例如柑橘、鳳梨、水梨、香瓜、青木瓜與芒果的果皮,她都可以拿來釀酒:「都很好喝,釀酒以後還可以變成果醬!」

寇延丁新書《親自活著》資料照(黃義書攝影,寇延丁提供)
在台灣常被浪費的「農業廢棄物」,例如柑橘、鳳梨、水梨、香瓜、青木瓜與芒果的果皮,她都可以拿來釀酒:「都很好喝,釀酒以後還可以變成果醬!」(黃義書攝影,寇延丁提供)

果醬這事也是一門學問。傳統果醬係以高熱熬煮,在寇延丁看來這會殺死水果的活性物質、變成水果的屍體,市售品再加入大量糖份與添加劑,就更進一步成了「糖漬木乃伊」──她的作法是冷漬果醬,果皮釀酒一輪後再切細成為果醬,某次演講現場來了許多食品加工背景的聽眾,吃完以後的反應都是「驚豔」。

「吃東西的時候會有相當一部分是被丟棄的,因為他們不好吃,鳳梨皮、火龍果皮、奇異果皮都不好吃、不能吃──但這些農業廢棄物到我手裡味道怎麼樣?『好喝!好吃!』自然又是一片驚嘆,這個我已經習慣了。」寇延丁在《親自活著》如此驕傲地寫著。原來我們以為不能吃的,經過一點簡單處理,都可以成為極致美食。

在民主台灣捍衛「吃」的自由:拿回「食物主權」,這是到處都要面臨的一個問題

回到如何吃得安全這事,有些人會說「吃」有階級差別、「有機」和「健康」都很貴,寇延丁說未必是如此。如今她所在的宜蘭深溝村,很多人就是到中年為了孩子與家人的健康、或為自己的健康離開台北、離開城市去種田,這些人的健康生活建立在用自己種田的產出,貴不貴說不準,至少吃的菜就是從菜園裡拿來的。

寇延丁新書《親自活著》資料照(黃義書攝影,寇延丁提供)
寇延丁的《親自活著》要討論「如何在有自由民主的台灣捍衛自由」,包括吃與健康的自由(黃義書攝影,寇延丁提供)

寇延丁說,過去她寫書是談「在沒有民主自由的中國如何踐行民主」,只是如今寫下台灣農村的《親自活著》,就是要討論「如何在有自由民主的台灣捍衛自由」,包括吃與健康的自由:「你可能覺得這是一個自由的地方,我們作為消費者都可以拿著錢去超市做選擇,但如果你沒有足夠的知情權,你就會被剝奪很多自由。」

如同前述,寇延丁的兒子雖然身為中國人,聽到「台灣人需求金字塔」之中遙不可及的「安全無毒的食物」反應卻是不意外、也認定這是一種無可奈何,而寇延丁想做的,就是去探討現代人生活困境的解方:「不管中國人台灣人都一樣、都面臨這東西,你要怎麼樣、用什麼樣的方式能夠拿回自己的食物主權、捍衛自己的權利,這是到處都要面臨的一個問題。」

幸運的是台灣或許還不是最沒有機會的,在寇延丁看來美國人更沒有食物主權、工業化程度與被剝奪程度都更高,反觀台灣還有小農經濟傳統,在農業上能有不同彈性,甚至像她一樣完全沒經驗的人也有機會選擇農村生活、吃安全的食物,這是台灣社會可貴之處。

寇延丁坦言,她選擇務農是回歸自然的最極端方式之一,但想要安全的食物也未必要全職務農,平常吃麵包選成份最簡單的原味吐司、以活菌點心取代香精滿滿的蛋糕、簡單學會如何運用整顆水果做出好喝的酒好吃的果醬,這些都是一步步替生活「減毒」。

年過50去種田,在寇延丁看來活著當然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而她寫下《親自活著》一書談自己如何親自活著,便是希望讓現代人有機會在自家廚房簡單實現趨近健康的生活,也完整利用食物、減少丟棄可以用到全營養。

寇延丁新書《親自活著》資料照(古碧玲攝影,寇延丁提供)
平常吃麵包選成份最簡單的原味吐司、以活菌點心取代香精滿滿的蛋糕、簡單學會如何運用整顆水果做出好喝的酒好吃的果醬,這些都是一步步替生活「減毒」(古碧玲攝影,寇延丁提供)

儘管生活習慣很難一夕改變,或許閒下來時想想寇延丁逢人必問的一句:「你今天吃飯了嗎?吃什麼?」隨時思考自己如何活著、一步步剔掉那些剝奪自己的,安全無毒的食物,也未必都永遠在金字塔最頂端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