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先才觀點:從游盈隆退黨看民進黨的危機

2019-06-25 07:10

? 人氣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宣布退出民進黨。(盧逸峰攝)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宣布退出民進黨。(盧逸峰攝)

臺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突然宣佈退出民進黨,並列舉出六大退黨的理由。游作為具有24年黨齡的民進黨老黨員,也曾參與民進黨主席選舉之角逐,甚至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曾位居高官之列,在民進黨重返執政的情勢下,做出退黨之決定,不只令各方愕然,更暴露出當前民進黨內部的重大危機。 

儘管游教授洋洋灑灑列出了六大退黨之理由,但其實古人所謂的道不同,不相謀這句話,就可以完全概括游教授的退黨之心情。游認為當前民進黨已經脫離創黨之價值,即所謂的走偏了方向。姑且不去討論游教授脫黨理由是否成立,畢竟人各有志,好聚好散。 


執政才是政黨面臨挑戰的開始。這句話看來一點不假。事實上,自蔡英文2016年將民進黨帶上重返執政的道路上後,民進黨內部掀起的脫黨潮可謂是一波接一波。尤以2018年九合一選舉前後為甚。 

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期間,民進黨內部爆發了嚴重的脫黨潮。尤其在綠營長期執政的宜蘭、嘉義及臺南等縣市最為嚴重。從全臺來看有多達60餘人脫黨甚至退黨違紀參選,其中就包括呂秀蓮、蘇煥智、吳芳銘等資深人士。儘管他們脫黨或退黨的理由不完全相同,但無外乎不滿民進黨被派系綁架或背離創黨價值等範疇。例如,呂秀蓮聲稱民進黨已失去黨德和黨魂,喊出了「與其痛苦留下來,不如歸去」的悲壯;蘇煥智自稱與民進黨漸行漸遠,心灰意懶;吳芳銘則稱不滿被派系所綁架;臺南民進黨資深黨員王敏行也是基於對「現在的民進黨,黨內利益派,綁架價值派」的嚴重不爽而退黨。

在自家人紛紛退黨的大背景下,自然也為民進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最後的大潰敗埋下了伏筆。即使民進黨在去年大敗後,由於不少人對於黨內的檢討不爽,加上之後的一系列選舉之角逐,民進黨的這股退黨潮遠未止血。最為典型的就是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也做出了退黨的決定。而進入2019年,民進黨人的退黨現象並不少見,如民進黨內的獨派大老蔡明憲(前國防部長)也公開聲稱退出民進黨。 

吳乃仁(中)的退黨動作,恐怕還是來自對蔡英文(左)的不滿。(新新聞資料照)
吳乃仁(中)退黨,很大部份來自對蔡英文(左)的不滿。(新新聞資料照)

客觀而論,政黨爆發黨員退黨之事件並不奇怪,畢竟分合聚散也是常事,但在民進黨執政之背景下,大量資深黨員密集脫黨現象的出現,當然不是一件好事。事實上,民進黨人士脫黨之訴求,如果是因為選舉提名之爭執而脫黨,這樣還比較單純,畢竟粥少僧多,利益之爭對民進黨的傷害並不可怕。但如果是價值及理念等面向的衝突,當然對民進黨的影響較大,甚至較為長遠。 

民進黨自創黨以來,其發展至今已有33個年頭,中間歷經兩次執政,但民進黨至今存在一個很大的價值衝突,這種衝突不只在兩岸及國際社會存在,在臺灣內部存在,更在民進黨內部存在,這就是民進黨的台獨問題。民進黨創黨之初曾奉台獨為其最高價值和神主牌,但理念畢竟挨不過政治的現實。民進黨在執政後擁有行政、軍事及經濟大權,卻無法幫助民進黨人士實現其台獨的理想與目標。當然,並非陳水扁或蔡英文完全缺乏意願,而在於現實的國際政治現實及兩岸局勢使然。正如阿扁所言,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儘管如此,但2008年以來的歷任黨主席,包括蔡英文在內,卻不敢面對和處理台獨問題,甚至連廢獨、凍獨等議題都不敢處理,這就在民進黨內部及其支持者中埋下了相互衝突的影子。明知台獨不可為,卻又不敢去處理,其主要原因還是民進黨政治領袖普遍缺乏擔當,被選舉利益所綁架,患得患失,從而使自己陷入不斷迴圈的困境之中。不但兩岸長期無解,也給民進黨的發展帶來致命的結構性硬傷。 

*作者為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廈門大學兩岸協創中心平臺執行長。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