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選舉不要上帝,只要魔鬼?

2019-06-15 07:00

? 人氣

作者表示,當有一天,我們看見勝選的總統,特別向沒有把票投給他的選民,為他們心靈受到傷害致上歉意;並且提出承諾會在任期中爭取他們支持。那一刻,魔鬼才會真正退去。(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表示,當有一天,我們看見勝選的總統,特別向沒有把票投給他的選民,為他們心靈受到傷害致上歉意;並且提出承諾會在任期中爭取他們支持。那一刻,魔鬼才會真正退去。(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選總統,各黨才剛要初選,新聞轉來轉去,都是說誰「黑」了誰的事,抹紅、抹黃、抹黑、仇富、打英、陰賴。過去,我們常聽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台灣人的氣質,濃厚的人情味、有禮貌、和善、替人著想的性格,在選戰之中,這些外國人包括大陸人都稱羨的風景線,我們幾乎看不到。金錢不能買的台灣文化特質都消失了。今夕何夕,台灣到處只見蛇鼠成窩,狼狽同僚?台灣好似全都壞人當道,變成一個索多瑪、娥摩拉的罪惡之國?

惡鬥的選戰一次又一次磨損台灣的良善

群眾運動中,不需要上帝;只需要魔鬼。我們看到大家都拿起魔鬼分發的鬼面具,往不同的族群的對方臉上張掛。因為群眾運動的力道和強度跟這個魔鬼的具體性與鮮明度成正比,大家又相競在對方的臉上進行醜化,每天都忙著在對方陣營中製造不同的魔鬼。埃里克·霍弗(Eric Hoffer,1902-1983)《狂熱分子:群眾運動聖經》(The True Believer: Thoughts on the Nature of Mass Movements)說: 「共同的仇恨可以凝聚最異質的成分。如果大家有一個共同仇恨的物件,哪怕是敵人之間,也會產生一種親近感,因而減弱抵抗的決心。」選戰一升溫,出現甚麼「粉」的,說「非誰不投」的話,這些都是因為仇恨對象或被刻意的操作或被縱容現身所造成的效果。台灣人原本的良善、人情味的性格,在四年一次的選戰中一次又一次地被磨損,尤其在選戰激烈的時刻,這些祖先留給我們的DNA幾乎完全消失。

心靈的創傷可以申請國家賠償嗎?

這才是台灣全民資產最大的虧損,即使我們因此而選出一個不錯的總統,也是得不償失的。因為有一半的同事、鄰居甚或同一口灶吃飯的親人心靈深處已因此受傷。選後,家人不再那麼貼心,彼此對人生對未來不再那麼同心,遇到終須一談的政治立場,戰火隨時都會在飯桌上、在辦公室裡點燃,為的只是檯面上三兩個政治騙子在幾個月前、幾年前的挑撥離間。這樣的傷害,可以申請國家賠償嗎?

選舉症候群造成的仇恨的腫瘤

我們一定要清楚知道,選誰來做台灣總統雖然很重要,但是治理台灣,決定台灣未來命運的並非只有總統一個人。

有人說,每換一個新總統,可能直接影響了數千個大小官位換人做。的確,總統選舉不是選一個人,而是選一個龐大的「隊伍」。但是政府機器中,仍以常務性質的公務人員居多,即使辦公室的大、小老闆政務官因為政權的改變換人做了,小科員該上的班、該辦的事還是得朝九晚五;賣香腸的,還是要天天推出攤子做生意。

20190610-總統蔡英文出席「2019美國聯邦調查局國家學院校友會亞太區複訓研習營開幕式」。(蔡親傑攝)
作者表示,選誰來做台灣總統雖然很重要,但是治理台灣,決定台灣未來命運的並非只有總統一個人。(資料照,蔡親傑攝)

不過,選後有一半的人會因為擁立的政黨或個人上了台或下了台,情感被傷害、切割造成的失落;性格上的良善被閹割形成畸形;激情的選戰「市場區隔」下被挑撥的分立主義,終於成為現代民主政治制度運作的餘毒,成為植入選民身體裡的「癌症」。這個心中醜陋的腫瘤,在未來的四年,每一日都將侵犯到每一條神經,大家天天都要身受其苦。那些在台上製造仇恨的政客,以及跟著搖旗吶喊的群眾,要不要在全民健保中,編列一筆預算來為選舉症候群造成的「仇恨腫瘤」、身心受創進行修護呢?

「作戲空、看戲憨」你看到的是他本人嗎?

沒錯!總統的人格特質,相當程度地影響到究竟有多少能人志士願意在他的領導下為台灣的公共事務效力。他有沒有寬大的胸襟,可以吸引一個優秀的隊伍來為台灣拼命;他是不是一個刻薄寡恩的人;是不是一個事事猜忌、不易信任的人;甚至他是不是一個酷吏,只知要求不懂鼓勵的人。但是這些人格特質,沒有直接親近他,很難判定。台灣俗諺說:「作戲空、看戲憨」,你真的打心裡相信競選中的那一個人所說、所做的就是他本人嗎?

仇恨的傷口只等待下一次地再傷害?

令人不可置信地,選舉這種群眾運動,還不只是「作戲空、看戲憨」,而往往台上做戲給大家看的演員,早已經卸下粉墨,脫下戲服,領了工錢,敵友不分地把酒言歡;而在那戲棚台下的觀眾卻久久不願散去,還在那兒捲起衣袖、摩拳擦掌,吆喝要單挑「釘孤枝」。是的,不要相信因為選舉帶來的這些情感上的傷害,會因為選舉的結束而化為烏有,它只是在你我心中的某一個角落隱匿起來,這個仇恨的傷口隨時都有可能被一件小事掀了開來,在言詞及情感上又進行另一次的彼此傷害。

上一屆總統選舉是台灣民選總統的投票率最低的一次,只有66.27%;全台灣1878萬選民,有超過1/3,600萬選民沒有去投票。蔡英文的得票率雖然超過半數,但是她只獲得全部選民的37%的票數,換句話說,有63%的選民是不支持他當總統或沒投票給她的。在「數人頭」的遊戲規則下,勝選之夜,我們都只看到勝選者洋洋得意感謝賜票的選民。

當有一天,我們看見勝選的總統,特別向沒有把票投給他的選民,為他們心靈受到傷害致上歉意;並且提出承諾會在任期中爭取他們支持。那一刻,魔鬼才會真正退去,或許我們才有資格可以向對岸的朋友說,台灣的民主政治成功了!可以成為你們的期待。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