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撲面而來的軟戰爭,香港成為軟戰前線

2019-06-15 06:50

? 人氣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冷戰之後,「軟戰爭」作為一種新的戰爭形態已然開啟,它既可以具體到軟體技術之戰,也可以宏大到國家綜合軟實力之戰,它與冷戰、熱戰爭迥然有別,因為世界經濟與政治正在深度一體化,這種戰爭註定將持久進行。冷戰以蘇聯解體而告結束,軟戰,將以中共退出歷史舞臺而終結。

一、中共是軟戰的製造者

本月初我應邀參加臺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受到蔡英文總統接見,在會見中我談到了中美進入「軟戰爭狀態」,同時提及臺灣在新戰爭狀態中應對。

與冷戰一樣,軟戰爭時代也將是世界性的非戰爭的激烈博弈狀態,它背後既是硬實力的支撐,意識形態的博弈,更是國家軟實力的競爭與博弈,硬實力的極致是核武器,但均無法使用,而一戰二戰那樣的大規模的兵器戰爭,造成數百萬千萬計的生命犧牲,發生的概率也變得越來越小。所以,國家軟實力的競爭與博弈,形成的准戰爭狀態,將持久進行。

中美貿易戰變成科技戰,而科技戰的核心則是軟體晶片之戰,軟體是科技的核心競爭力,因此是貿易的核心競爭力,它也是戰爭的致勝法寶。無論中美貿易新的協定是否能夠達成,軟戰爭狀態都將繼續以各種方式、形態持久進行,直到中國成為正常國家。

中國之所以經濟形態不正常,造成貿易嚴重不平衡,引起資本主義世界對其嚴重不滿,根本問題是中國的黨國體制,國家政制仍然滯留在資本主義初期階段,致力於把國家打造成党領導下的資本主義軍國模式,對文明世界構成多重威脅。而這種威脅,就是軟戰爭之源。

川普.習近平(圖/維基百科)
中美貿易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國總統川普。(圖/維基百科)

我們看到,軟戰模式主要在中美之間發生,既是國家軟實力之戰,也是軟體之戰,是真正的看不見硝煙也不見流血的宏大戰爭,而這種戰爭與一戰二戰一樣,正在波及更多的國家,主戰雙方中美正在聯合歐洲或俄羅斯進而影響更多的國家地區,建立盟友關係,而中國政府也正在要求外國在華公司不得追隨美國對中國的制約,否則會受到懲處(這是准戰狀態)。

美國提升與臺灣的戰略關係,軍艦在臺灣海峽遊弋,在南海巡航,也是軟戰模式中的一種示威,既是捍衛和平,也是宣誓海上航行自由的國際合法權益。

中共仍然是一個帝國,黨領導下的紅色資本主義帝國,其擴張性與傳統殖民地方式或帝國征服模式已然不同,而是更具軟性的擴張,對周邊城邦國家的侵犯,也盡顯柔軟身段,對臺灣的政治干預,既有傳統的導彈施威,又有經濟誘導,當臺灣百姓認為依靠中共的大陸就可以發大財之時,中共的軟戰模式已然獲得初步成功,如果經濟誘導加上兩岸一家親統戰成功,親共人士主導臺灣,成為臺灣領導人,那麼,臺灣就變成另一個香港。

二、自由城邦香港、臺灣在軟戰前沿

中共對香港啟動的是專政帝國對自由城邦的軟戰爭模式,培植效忠自己的特首,輸入更多的大陸人士,大陸主導的愛國主義教育教材的滲透,還有最近引發百萬人抗爭的引渡條例,期間不乏通過綁架香港書商或富豪,惡性的人權侵犯,來達到威懾的目的,專制帝國對自由城邦的步步緊縮,如同大象一步步將龐大的身軀擠入別人的帳篷。軟戰爭通過軟滲透、軟控制逐步實現,最終將自由城邦變成專政大陸的一部分。

中國《國家安全法》(國安法)第二次審議稿第十一條和第三十六條分別這樣寫有:「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臺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通過這種表述,人們都能看出,中共通過所謂的國家安全與統一,來限制香港甚至臺灣公民的自由權利,任何主張自由獨立的公民到了大陸都可能被縄之以法,如果說大陸對香港更多以軟戰方式進行威脅的話,對臺灣則是以軟戰加准戰的方式,隨時準備以威力「解放」 臺灣。

這次百萬人的抗爭示威,也是因為人們普遍擔心,修訂《逃犯條例》使任何在香港的人都面臨被移交到人權及司法制度不完善的中國大陸的風險。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中共對美國的軟戰,則是經貿入侵的方式,駭客竊取商業與科技機密,人才爭奪,政治遊說與賄賂,特別是不平等、不守契約的貿易造成巨大的貿易失衡,已對美國政治經濟造成巨大傷害,面對中共的軟性侵略,美國被迫啟動軟戰方式應對,啟動了關稅戰、及技術層面上的軟體(控制)戰,以迫使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低人權優勢應該轉變為保障勞工人權,國有企業補貼應該停止以體現平等競爭,網路應該自由,並開放網路市場,而這些正體現中共在軟戰爭時代的「核心競爭力」,所以,即便中美在低層面上達成貿易協定,中共的政制不改,結構性改革不可能真誠完成,中美之間軟戰爭將會是持久戰。

有一點可以肯定:冷戰以蘇聯解體而告結束,軟戰必將以中國國家正常化或中共解體而告結束。

而香港、臺灣,將在軟戰時代的最前沿,承擔更多的風險與壓力,香港人民爭取雙普選,難以成功,中共柔韌以對,這次反對中共的「送中條例」,也是一次象徵性的局部軟戰爭,抵抗成功,將增加人們抗爭的信心,如果失敗,又將會是持續的抗爭,將來的引渡個案仍然會爆發衝突。

臺灣在軟戰時代正由保守主義方略,轉型到積極的保守主義策略,蔡英文總統首次在總統府接見兩批海外民主人權參訪團,包括八九民運人士與民運維權人士,及相關的學者、教授,是無畏於大陸威脅積極向中共宣示的勇敢行為,在香港百萬市民抗爭之時,蔡英文總統也通過臉書發言,站在香港人民一邊,捍衛香港自由,就是守護臺灣民主。

軟戰爭不再是致力於佔領土地,而是侵犯城邦的自由與民主,當自由與民主不再擁有之時,人權與法治必然茫然無存,被奴役就成為宿命。蔡總統說,在「一國兩制」之下,短短22年的時間,港人的自由不再理所當然,過去驕傲的現代法制也逐步崩毀,「這值得我們深深警醒、深深關切。」我們看到,臺灣領導人在積極應對軟戰爭,與文明世界站在一起,應對撲面而來的中共挑起的軟戰爭。

三、危急中的香港與國際社會的聲援與支援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曾說過,中英聯合聲明是20年前的協議,可以廢止。這意味著大國之間的契約被廢止,而帝國與城邦之間的另類戰爭因此已經開始。中共對香港城邦的另類戰爭包括以國家安全名義的精神控制,城邦爭自由權的市民與帝國之間的另類戰爭,我名之為軟戰爭,由於歷史與地緣關係,城邦與帝國無法分裂,又不能熱戰,只會以軟性的博弈、抗爭來互相認知,互相爭鬥,當年港府撤回根據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草擬的國安條例草案,市民獲得勝利,而雙普選之戰,城邦卻失敗了,現在又到了一個節點上,逃犯引渡條例,香港市民因為對大陸司法體系不信任,對大陸慣有的執法方式充滿畏懼,大陸今天如果成功地將引渡條例通過香港立法得以實施,明天就有其它條例應運而生,更多的破壞當年中英聯合聲明,更多的體現北京的權力意志,香港的抗爭是不讓渡自己的主權或自由權。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儀式。(AP)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儀式。(AP)

大陸已有惡性的先例,公然綁架書商與富商到大陸受審,至今無法看到他們被公開審理,以失蹤的方式消隱於公眾視線。如果有了引渡條例,更多的政治犯也可能通過經濟犯罪方式引渡到大陸,每一個香港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儘管年輕人可以用腳投票,運往自由國家求學或移民,但他們的正義感與歸屬感,迫使他們用抗議示威方式,要求香港特首聽取民意,尊重民意,對北京說不。

駱駝擠進別人的帳篷,是軟性的侵略,中共對香港人民自由權的侵犯,也是軟性的一寸寸的進逼,國際社會正在嚴重關切,而且會有相應的策略與規約出現:

英國首相梅伊星期二(6月11日)在議會說,香港《逃犯條例》的修訂方案必須尊重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所規定的權利和自由。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6月11日發表聲明:香港引渡法案關係到美國對香港自治地位的評估,危及雙方關係。並表示支持香港勇敢的抗議者,反對危險的、擬議中的引渡法。

而美國總統開始正視這一事實,就是百萬人在香港和平表達民意:白宮被記者問到香港的大規模示威時,川普表示:「那真的是很大的示威。那真的是100萬人……那是我見過最大的示威。」他反復說,他相信參與人數是超過百萬人。

德國外交部在本週三表示,德國已同其他歐盟成員國一道就此事向香港政府表示關切。此外,德國政府並正在審閱與香港政府的雙邊引渡協定,以評估該協定是否會受到《逃犯條例》修訂的影響。(據自由亞洲6月12日報導)

2019年6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及英國首相梅伊會面。(AP)
英國首相梅伊、美國總統川普和多個歐美國家都對香港反送中事件表示關切。(資料照,AP)

美國之音的突發消息(當地時間5月13日):美國國會參議員魯比奧已經在美國東岸時間週四早上向提出《香港民主與人權法》的參議院版本。

如果歐美均視香港自由狀態被中共擅自改變,那麼,香港的國際自由港地位將會改變,香港將被視為大陸中共政權治下的一部分,那麼,香港的前途與命運,面臨致命的轉折。

四、警惕中共突破底線侵犯香港

撕毀或擅自改變協定,必然引發衝突,因為它意在改變歷史契約,改變保守的傳統和平,挑起衝突甚至戰爭。衝突越來越硬性,國際性的較量卻是軟戰爭方式。戰爭雙方比拼的是軟實力,是精神意志力,是國際社會的干預力。

中共有著其它政治力量無法比擬的力量,就是突破底線的能量,軟戰爭中,中共總是能夠突破法律與人倫底線,動用銳實力(軍警力量)。

統治當局全然沒有軟戰爭的耐心,關鍵時刻想到的是自己擁有強大的軍警力量,動用銳實力,撕破虛偽的面紗,對抗爭權利的人們痛下殺手。他們最希望看到的是對抗升級,不惜在和平示威者中摻雜進自己的人馬,或向現場輸出暴力器材,最後都當成和平示威者的作案工具,以欺騙國際社會。

香港被撕裂,這是中共發動的軟戰爭導致,儘管城邦市民是和平的軟性的抗爭,中共仍然不放棄暴力方式應對。從辣椒水到警棍、從瓦斯到橡皮子彈,我們看到了流血與傷害,即便示威學生們沒有任何抵抗動作,仍然遭到員警惡性的群毆,甚至用橡皮子彈擊中要害部位,造成對生命的嚴重傷害,這種敵意與惡性執法,使香港人寒㦗不已,這只會升級抗爭,引發更多的衝突。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此時香港特首將和平示威抗議運動定性為暴亂,這使人想起八九民運之時,中共對和平示威的學生定性為動亂,為最終的暴力鎮壓埋下伏筆。香港特首開始用暴徒一詞定性和平抗爭的學生、市民,這是一個令人憂慮的信號,因為這使人想起八九北京民運,學生與市民是和平理性的示威,表達政治改革的訴求,得到的定性卻是一場動亂,最後軍隊強行進城,遭遇市民學生們的和平阻止,旋即變成一場暴亂,和平的人們變成了暴徒。

和平的人們在城邦遭遇帝國侵犯,總是無力,甚至會是慘痛的失敗,一如當年六四遭到中共軍隊的大屠殺。那是當代亞洲大陸第一爭自由民主的廣場,三十年後,這個自由民主廣場位移到了香港,也正在失守過程中,國際社會的聲援與強力應對,對城邦人民爭自由民主至關重要,當年國際社會的干預是無力的,現在仍然聲音微弱。

這是舊極權一統天下觀念,對新世界自由人權的戰爭,中共意圖一步步做實政權對香港的統治,使香港陷入中共的政權意志,以此威懾香港百姓的自由空間。香港人民爭雙普選沒有成功,中共沒有兌現二十年前的契約承諾,淘空原有的雙普選概念,使其異變為中共實質性控制的部屬政權。從現在的香港特首種種表現看,香港政權已被北京牢牢掌控,林鄭特首的發言,完全成為中共的傳聲筒,她無法替香港市民維權,只能聽令於北京來維繫自己的特首身份,而香港實質上也已成為北京權貴利益集團的前臺,如果香港失守,他們就失去一個緩衝騰挪的自由空間。香港市民多一份自由,他們就多失去一份權利的自由空間。所以這場軟戰,是守護特權與守護自由之戰。軟戰的本質,是普世價值、自由人權與特色專制與極權意志之間的軟性戰爭。只有國際社會的強硬,才能使中共的銳實力難以實施,否則,香港作為自由廣場與軟戰爭交鋒前沿,失守只是時間問題。香港一旦失守,中共就會劍指臺灣。

為表達我對香港的愛與支持,特地修改了羅大佑先生1991年版本的《東方之珠》以表心情:

人潮漫漫如海流

香江之畔風雲怒吼

東方之珠我的愛人

你的風采是生命的自由

月兒不再照我海港

雞鳴不已夜色深幽

東方之珠不再安然

要守護滄海桑田不屈的諾言

海風吹拂億斯年

每滴淚珠都有血色尊嚴

讓海潮伴我保佑你

請別忘記永遠不變的信念

船兒彎彎難入海港

回頭望望滄海茫茫

東方之珠讓我緊抱你

風雨中有我溫暖的胸膛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