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觀點:當林鄭月娥哽咽時,更多街頭不知名的母親在哭泣!

2019-06-14 05:50

? 人氣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9日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送中大遊行,宣布共有103萬人參與。(美聯社)

在朋友的臉書上,看到關於2位香港媽媽在「反送中」裡的角色,不是很對稱,但很令人有感。

一位當然是大家都認識的,香港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

另一位是被側拍下來,身形相當狼狽的,孤身一人,對著一群鎮暴警察喊話的,不知名的媽媽。

2位都提到了孩子,因而我們可以稱呼她們是身為香港之子的母親,應該不過份吧!

同樣是香港之子的母親,但這次「反送中」事件,顯然她們是站在對立的方向。

林鄭月娥哽咽的辯解,說罵她賣港太沉重!說她的兒子被威脅性命。說她一輩子在香港,為了香港犧牲很多,怎會出賣香港?

另一位在街頭的媽媽,也是語氣哽咽,但她說的是這些孩子已經被修理的很夠了,她要那群鎮暴警察收手,夠了,夠了。

這2個畫面,我反覆看了幾遍。滿難過的。

是誰,在為難這2位母親呢?

香港特首的兒子「被威脅」性命,法治社會決不容許。但威脅她兒子的人,卻很可能已經在街頭上「直接被威脅到」生命了!而施暴的警察,則直接聽命於香港特首!

威脅特首兒子的人,其言行決不合法。但弔詭的是,威脅街頭青年的警察暴力,卻是合法暴力!

威脅特首兒子的人,大有可能只是挫折、疲憊、再無其他合法管道可以使用之後,憤怒的情緒化言行。

反送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賤視百萬民意(AP)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資料照,AP)

可是,直接下令警察對街頭反送中的青年,施加暴力,威脅生命的香港特首,她的挫折,恐怕也僅僅是無法向北京交差,無法對百萬人上街頭引發騷動,向全世界解釋「到底一國兩制發生什麼問題?」,而已。

她的兒子被威脅,還是未來式,不確定式!可是街頭上被打,被水槍噴,被胡椒水嗆,被催淚彈攻擊的青年們,他們受到的威脅,卻是當下而立即的。

香港特首的兒子被恐嚇威脅,馬上便會有安全人員介入調查,馬上會有因應機制啟動加以保護!但,那些走上街頭「反送中」的青年們,迎接他們的,除了現場的合法暴力外,之後,很可能是秋後算帳,是他們的人生被「註記案底」,他們的母親除了憂心,除了悲憤外,還能做什麼?

講起來,林鄭月娥女士就是香港社會的精英,是統治階層。她奉公守法,一路從文官體系,做到現在的高位,說她不愛香港,絕不公平(因為她也大可以選擇移民)!但她絕對不致於為生活擔心,為前途憂慮。因為,即便「一國兩制」,這兩制,還是要拉攏精英,安撫精英,扶植精英的。她與她的兒子,完全不用擔心!

但若對照另一位,在街頭哽咽的某位抗議青年的母親,很顯然,她們是不對稱的對照組。她與她的孩子們,是被統治的階層,她們是芸芸眾生的一環。她們可能連應付生活都來不及,平日哪有空去關心政治?但他們為何還是上街頭呢?當特首的,難道不該認真理解?

香港一直以來,是這樣的社會,精英自成系統,管理支配香港。普羅另成系統,求生存於香港。龍歸龍鳳歸鳳,老鼠與耗子就自做堆。

但為何這十幾年變了!

因為「一國兩制」並未改變這精英壟斷的格局!

因為「一國兩制」反倒侵蝕了原先英屬殖民的法治精神!

因為「一國兩制」50年不變卻提前引進了更多中國的黑手!

很多外人,包括台灣某些人,難以理解,不就是一條引渡條文嗎?怎麼風暴這麼大?

抱歉,大風起於青苹之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如果區區一個條文就能引爆如此波瀾,那就只能說,港人疑慮的,是這條文背後可以引來的國家暴力,而這國家暴力又不是學者Max Weber所謂的正當行使的國家合法暴力。因為,中共的司法,一直是黨指揮一切!

問題不僅僅是條文而已。在民主國家,條文就是條文,只能在憲政原則下解釋。但在威權集權國家,條文不一定等於條文,要看國家要看黨怎麼界定!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身為母親,可能感覺委屈,她的兒子被威脅。然而,她指揮的鎮暴警察,直接威脅走上街頭的年輕人,他們的母親,難道不更感覺委屈,感覺悲慟嗎?

林鄭月娥覺得她愛香港,可是她愛香港的方式,讓她成為統治階級,香港精英。

而另外一群人,為數不下數百萬以上,他們選擇愛香港的方式,卻是讓自己淪為「暴民」,淪為秋後算帳的「黑名單」,想一想,誰划算,誰吃虧呢?

2位香港母親的哽咽,讓我們應該認真思索未來台灣母親們可能的命運。

我們要讓台灣的母親們永遠不必憂心自己兒女的際遇,要讓我們自己的兒女永遠不必擔心他們的際遇。

要這麼做,首先要捍衛我們的民主。

首先,要隔海支持港人的最基本的抗爭權利。

*作者為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