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條例」可能毀掉香港!《經濟學人》盛讚香港人:不願屈從北京意志,不願失去香港獨特性

2019-06-14 20:20

? 人氣

預定2019年6月15日出版的《經濟學人》封面。

預定2019年6月15日出版的《經濟學人》封面。

香港民眾為了「反送中」,先有百萬人走上街頭展現不屈意志,在立法會外更與配備各式鎮暴武器的警察浴血抗爭,除了暫時擋下二讀程序,香港人不願落入中國「一國一制」窠臼的努力,更贏得舉世矚目與尊重。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封面便以香港為題,一張以紅色襯底的Hong Kong大字,當中兩個「o」卻以手銬的鐵環代替,凸顯了《逃犯條例》修正引渡疑犯的送中爭議所在,更隱隱透露出香港遭到紅色勢力箝制的宿命。

年輕世代討厭你,不是因為過去的美好記憶

《經濟學人》在封面故事〈香港的法治〉(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中認為,香港近日出現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示威,除了震懾港府,也對北京的領導人造成衝擊。為什麼這麼說?除了上個星期天(9日)的「反送中」遊行締造了1997年回歸以來,示威陳抗的人數紀錄,而且參與者大多都是年輕人。他們年輕到不曾經歷22年之前的殖民統治,因為這些人打從懂事以來、甚至是一出生,香港跟中國就是「一國兩制」。也就是說,這些年輕人對於北京種種高壓措施的不滿,並非出自對港英時期西方制度的緬懷,而是他們單純就是不喜歡北京。

6月12日抗議《逃犯條例》而走上街頭的民眾,被港警以催淚瓦斯驅離。(AP)
6月12日抗議《逃犯條例》而走上街頭的民眾,被港警以催淚瓦斯驅離。(AP)

《經濟學人》更對香港人這次所展現的勇氣讚賞不已,因為4年前的「雨傘運動」已經清楚揭示,中共不願容忍這些不順從的「刁民」(還記得「佔中三子」等多人日前入獄嗎?),但從百萬人上街,到3天後示威者再度集結,奮勇對抗橡膠子彈與催淚瓦斯,讓立法會持續推遲二讀程序—凡此種種,都說明了許多香港人看見的是—他們的棲身之地已危在旦夕。

港英時代不引渡中國,其來有自

若論及《逃犯條例》的修正草案本身,或許只是瑣碎的技術性法律規定:一個香港男子在台灣殺害了他的女友,然後逃回香港。由於雙方沒有引渡協議,採用屬地主義的香港審不了他在台灣犯下的罪行,也沒辦法把這個嫌犯送回台灣審判。擺明的殺人犯,最後香港法院卻只能處理他盜刷女友信用卡的小事,這當然是一個必須處理的法律漏洞。所以香港政府提案,希望日後可以將(在台灣犯罪的)疑犯引渡到台灣,其他國家也一樣。但問題來了,這次修法的引渡擴張範圍包括了中國大陸。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就法論法,這似乎無可厚非。但《經濟學人》認為,這次修法的影響所及確實更為深刻。因為香港過去與中國(大陸)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並非歷史上的偶然。《經濟學人》指出,殖民地時代的立法者之所以排除中國,是因為英屬香港的法院不信任中國不公正的司法。若同意將疑犯引渡至中國(也就是所謂的「送中」),不啻等於將香港人置於中國難以預測的司法體系之中。

中國沒有法治,只有「黨治」

與香港承繼自西方的「法治」不同,中國向來把「黨治」置於「法治」之上,同意「送中」,也等於將對北京的異議者送到中國法院的虎口之中。即便不是每個人都會涉足政治言論,但商人們也多冒了一層風險,因為跟政治關係良好的中國競爭者,可能會藉著引渡制度把他們拖進更好操縱的司法領地之中。《經濟學人》認為,這已不是單純的引渡罪犯問題,因為香港作為「一黨專政的中國」與「自由全球市場」之間的脆弱橋樑,很可能因為《逃犯條例》的修正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經濟學人》說,許多國際企業都選擇香港設立據點,因為這裡與中國龐大的市場相連,但其經濟運行規則又保有與西方相同的透明性。因為中國大陸的加持,香港如今是世界第八大出口地區,也是全球第四大股票市場。香港龐大的金融體系與西方世界無縫接軌,港幣則從1983年開始與美元掛勾。對許多全球企業來說,香港同時是中國市場的大門,又是亞洲大陸的核心區域,這種雙重的重要性讓超過1300家企業在此設立區域總部。當香港的這種特殊性消失,變成不過是另一個中國的城市,受到衝擊的絕不只有香港人。

不引渡政治犯?你以為中國怎麼處理政治犯

《經濟學人》認為,這些擔憂並非杞人憂天。因為從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法治只能屈從於黨意的態勢比起過去更為清晰。今年2月,他甚至直言中國「決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的路子」。習近平對維權律師、民權運動者的大規模逮捕,企圖讓維權人士噤聲的惡行早非新聞,被公安騷擾甚至拘捕下獄時有所聞。更恐怖的是,北京當局不只在境內抓人,他們甚至跑到其他司法管轄區動手,用綁架的方式把人抓回中國。販賣所謂「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其老闆與員工就是著名的例子。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經濟學人》說,習近平想要傳達的訊息非常簡單。他除了不在乎中國境內的法治,境外的法治一樣被他踩在腳底。如果認識到了這一點,就會知道香港的抗議者無視港府對《逃犯條例》修正案的各項保證,當然是一項正確之舉。理論上來說,《逃犯條例》修正無涉政治言論,僅僅關乎刑事重罪。問題是中共過去都怎麼處置他們的批評者?沒錯,許多人最後背上的都不是政治性的罪名,而是因為「尋釁滋事」被關入大牢。港府承諾在《逃犯條例》的引渡條款中減少白領犯罪,但中央濫用刑事指控打壓異議分子事實歷歷在目,勒索、詐欺等罪行也仍名列修正草案。

香港特首能守護香港利益嗎?

香港政府說,只有當中國最高級別的司法單位提出引渡要求,香港方面才會予以考慮。引渡的最後決定權,於是落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手中。但這個人真的代表香港的意志與利益嗎?《經濟學人》提醒,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的香港特首都是由建制派(親北京政客)選出,服膺黨意也是意料中事,即便相對獨立的香港法院,能夠著力的空間更是有限。當香港的異議人士可能被交給中國,這當然無形扼殺了香港的各種自由。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爭議12日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在這個危急存亡之秋,《經濟學人》也注意到香港的抗議者轉趨暴力,程度甚至超過1967年的「六七暴動」以來的所有抗爭。北京的官員們指責這一切都是外國勢力的陰謀,林鄭月娥則表態修法立場絕不退讓。但《經濟學人》提醒這位香港特首,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從最保守的角度來說,新法已經無法完成她原先「引渡罪犯」的目標,因為台灣政府已經表態,不會接受新法的引渡規定。其實也有人提出了衝擊性比較小的解決方案,像是取消香港司法的屬地主義,讓香港法院得以審判發生在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刑事案件。

《經濟學人》給英國與美國政府的建議

《經濟學人》說,其他國家也可以幫助林鄭月娥下定決心。像是與中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英國政府,對於香港更是具有特別的責任。雖然英國首相梅伊已經表態「相當關注修法可能造成的影響」,但《經濟學人》認為,英國政府應該更為明確而堅定地主張,《逃犯條例》的修正是錯的。

2019年6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及英國首相梅伊會面。(AP)
美國總統川普及英國首相梅伊。(AP)

至於正與中國陷入貿易戰的美國,香港確實有可能順勢成為兩個強權的鬥爭焦點。部分美國的政治人物已經警告,《逃犯條例》修正可能危及香港特殊的關稅地位。不過《經濟學人》給美國的建議顯然與給英國的不同,《經濟學人》認為美國如果片面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不僅會損害美國在香港的利益,更會傷及香港民眾的未來—這反而是對於民主派人士的處罰。《經濟學人》認為,美國比較好的作法,是直接朝北京的中央政府施壓,或者主張對引渡至香港的個案進行逐一審查。

20190614-香港金鐘立法會前,不少民眾13日仍持續進行反送中抗爭活動,現場民眾手持標語表達不滿。送中條例、逃犯條例。(新新聞郭晉瑋攝)
香港金鐘立法會前,不少民眾13日仍持續進行反送中抗爭活動,現場民眾手持標語表達不滿。送中條例、逃犯條例。(新新聞郭晉瑋攝)

至於這些做法真的會有效果嗎?《經濟學人》承認,《逃犯修例》的修正與否,最終不是林鄭月娥能夠左右,而是要看習近平如何拍板。中國施壓香港已然付出沉重代價,北京雖然總是吹奏「和諧」高調,但在每次的中港衝突裡,世人見到的卻總是中國政府的拒不讓步、甚至以鎮壓收場。當香港22年前回歸中國統治時,北京期待的自然是被迫採取「兩制」的中國與香港,最終可以走到一塊,但「反送中」抗議者已經清楚表明:我們的劇本不打算這麼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