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別了,南海!?

2016-07-13 06:30

? 人氣

 南海仲裁案「菲律賓訴中國仲裁案」爭執焦點之一:仁愛礁(美聯社)

南海仲裁案「菲律賓訴中國仲裁案」爭執焦點之一:仁愛礁(美聯社)

國際外交上,任何國家在牽扯到領土及主權的根本利益時,基本奉行「我的(領土)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他的是大家的」主流觀念和潛規則。只有嫌少,沒有嫌多的,因爲領土、疆域既不可再生,也無法置換。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名言:國家的土地,一寸也不嫌多! 美國除了在世界各地其他國家設立軍事基地外,如今以維護「航行自由」強力主導南海爭端。然而在臺灣,前總統李登輝一再堅持「釣魚台是日本的」。如今面對南海仲裁案,新政府和綠營人學者言行舉措,也與其他國家對領土的「主流觀」背道而馳。在仲裁未出之前,綠營人士高舉聯合國海洋法與國際法的招牌,已有明顯的「別了南海!」的主觀態度,和放棄南海主權的行爲走勢。

今年1月28日馬英九登太平島,進行了宣誓主權的「一日遊」。這樣合情合理合法的「愛國」行為,卻依然招致綠營痛批和冷嘲熱諷 。他們批評馬「這時候去時機不對,導致國際緊張」。 還有綠委說「太平島離我們那麼遠,是守不住的」。一個元首視察本國領土,何錯之有?

前總統馬英九去年登太平島。(總統府提供).jpg
前總統馬英九去年登太平島。(總統府提供).jpg

前總統陳水扁在任內的2007年,興建完成1,150公尺長跑道的太平島機場,隔年2月2日,陳水扁登島主持機場啟用典禮致詞時表示:「臺灣對太平島擁有主權是毋庸置疑的,」責成國防部積極配合海巡署,「共同肩負起捍衛我國海疆與領土完整的重責大任。」現在新政府只因跟美國人走得近很,怕「美國人不高興」,避免外界誤會與對岸「聯手維權」,以及另類「去中國化」,大幅退縮中華民國對南海的主權主張。

前總統陳水扁在太平島建機場跑道,卸任前也登島宣示主權。(軍聞社提供)
前總統陳水扁在太平島建機場跑道,卸任前也登島宣示主權。(軍聞社提供)

從目前新政府府、院及外交、軍事等各部門的對南海仲裁案的言論,大略可看出綠營的「新南海主張」格局。首先,南海各聲索方對南海領土與海域權力主張,都須依國際法及聯合國海洋公約 ,意即尊重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完全服從美國老大哥指導方針。其次,「留島不留海」,除了對我方所控制南海諸島堅守主權外,揚棄以前對南海的「歷史主權觀」,也不再強調U型線、11段線。

其他所謂期待各聲索方以和平方式解決南海爭端,有義務尊重南海地區的航行自由與飛越自由,都是些一本正經的「廢話」和場面話。綠營的「新南海主張」核心意涵就是 ,除了南海諸島外,完全放棄了對南海其他的主權主張。摒除兩岸、統獨、藍綠因素外,「新主張」不僅限縮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就南海議題的發聲空間,也放棄了未來分享南海地區(太平島除外)自然資源的潛在權利。

在這波南海爭端中,綠營政府之所以捨棄「U型線」主張,與綠營海洋法權威學者林廷輝的觀點不無關係,他認爲11段線、U型線「只是學界說法,並非法定用法,法律論述很困難,依現行國際法,根本無法論述」。臺灣看似要做遵守國際法的好榜樣,但實際上是淺薄、懦弱和侏儒外交心態。

不料,仲裁結果「太平島」變礁,逼得總統府發表嚴正聲明:「我們再次重申,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所有,這是中華民國的立場與堅持,我們絕對會捍衛國家的領土與主權,也不讓任何損害我國家利益的情形發生。」又退回到國民黨時期的立場,搖擺得令人覺得諷刺!

面對複雜的南海局勢,正是台灣可以有所發揮之時,能有所發揮之處正是在綠營最想以「轉型正義」扭曲的歷史真相之中,豈料,未能扭曲歷史真相之前,自己先變成了扭曲的變形蟲。在此有幾點值得思考的重點:

一、二戰後民國政府於1946年陸續收復南海諸島,1947年公佈「南海諸島新舊名稱對照表」以及「南海諸島位置圖」,11段線(U型線)便由此而生,並受到世界各國的認可或未持異議。雖然11段線與1982年才頒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有抵觸,但仍可作爲與他國領域主張爭議時,「正當性」的基礎與討價還價的工具。此外,領土爭議解決方式大多透過戰爭勝負,或談判協議,國際法和國際仲裁只是擺設而已,我們何必自我設限。

二、即使兩岸關係陷入低潮,但牽扯臺灣切身利益時,也不必處處擔心被外界誤解與對岸「聯手」、共同維護「祖產」。前兩年馬政府與大陸「聯手保釣」,最終迫使日方簽訂台日漁業協定,而釣魚台的管轄權仍在宜蘭縣頭城鎮。南海蘊藏龐大的自然資源,越南靠在南海開採石油,從貧油國變成出口國,石油開採約佔該國GDP的20%以上。新政府不能替2300萬臺灣人民作決定,爲了「避嫌」就抹殺了臺灣未來有朝一日在南海能源致富的機會。

三、美國對臺灣政局當然有著關鍵影響力,但台灣也不能事事唯命是從,損害台灣自身的利益。1955年,中華民國當時要靠美國協防和經濟援助才得以抵抗中共攻臺,但即使在美國總統親自打電話遊說下,蔣介石仍堅持在聯合國動用否決否決權,以阻止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因此在南海議題上,蔡政府不宜處處以美國立場爲優先點,而應縱觀全域,從兩岸關係和臺灣利益全盤考量。

荷蘭海洋法庭的仲裁結果,無疑是給新政府的當頭一棒,除了裁決大陸的南海九段線「違法」外,連太平島也被裁定爲「礁岩」。如果臺灣還是仰人鼻息,對美日言聽計從,在南海主權上退縮、低調,中華民國真的有可能在蔡總統任內,「別了,南海!」這種行徑將被合理地解釋為進行實質台獨步驟,也將為台灣招致難以估計的風險,怎麼算都劃不來!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