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不倫不類」的課綱審議,台灣教育的未來何在?

2016-07-13 06:20

? 人氣

為了討好「反黑箱課綱學生」的無限上綱,教育部不顧專業、只顧「民粹」的作法,等到其無法落實時,恐將自食其果。(余志偉攝)

為了討好「反黑箱課綱學生」的無限上綱,教育部不顧專業、只顧「民粹」的作法,等到其無法落實時,恐將自食其果。(余志偉攝)

教育部啟動中小學課程審議會學生委員遴選機制,即日起至7月13日下午5時,受理學生自主登記擔任遴選委員或課審會委員候選人,不限定學生身分,小學生也不排除審課綱。教育部規畫審議大會選出3-4位學生委員;分組審議會分成各教育階段4組及特殊類型3組,前者每組選出學生代表2-3人;後者每組選出1-2人。其中審議大會學生代表,由行政院提名,要由立法院推舉的11-15名社會公正人士審查通過才能擔任。這是一項多麼「偉大」的壯舉,為了討好「反黑箱課綱學生」的無限上綱,教育部不顧專業、只顧「民粹」的作法,等到其無法落實時,恐將自食其果。

趕在五二0政權輪替前,廢止「課綱微調」之後,立法院又強行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及《國民教育法》部份條文修正案,未來國民教育之課綱審議,將拉高層級到行政院,審議委員還要由立法院的「課審委員審查會」同意,而課審委員除了學者專家之外,還要納入家長代表和學生代表。這其中意涵著立法院權侵犯行政權,有「違憲」之虞,又違反教育基本法「教育應本中立原則」;然而所謂立法院的「課審委員審查會」,難道看不出來執政黨想挾著立法院的絕對多數將政治力「公開透明」的干擾教育專業嗎?而將課綱審查提高至行政院,更反映了教育不尊重專業的嚴重後果,教育不又何須存在?

以美國教育最注重專業為例,也不會找學生來審課綱,而是由學者、專家及老師負責,立院這次修法,不但課審會納入學生代表,還要找社會公正人士審委員的資格,根本不相信教育專業;反黑箱課綱的學生認為學生才是學習主體,有權參與制訂課綱,甚至有些校長也支持學生參與課綱審議;教育部竟然為了符合這些人的需求,將課綱審議交給社會人士及學生代表,是不是有些「不倫不類」了!訂定課綱要有相當的專業門檻,有高中生說了,學生就是不懂才學習,課綱還要學生來審查,「還不懂就要審」的邏輯不通,何況現在更開放中小學生都可參加,這簡直就是「踐踏」了教育的專業。

執政黨公然說謊,2016年5月18日,《高級中等教育法》明訂,課綱審議委員會可納入學生代表,但《國民教育法》乃針對國中、小學生,難道學生代表也會邀請國中、小學生?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直言「不可能」,學生代表會由教育部自定篩選辦法及對象資格。而今教育部課審會學生委員遴選機制卻不是如此!將課審會層級拉到行政院,又讓學生代表參與,真的是有點荒唐!教育部長想要巴結行政院、立法院,讓行政、立法凌駕教育專業,光是個課綱審議就搞得「不倫不類」,台灣教育的未來何在?

*作者為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組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