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打麻將和寫劇本哪裏不一樣? 紀蔚然:莎士比亞沒想過不朽

2019-05-31 16:18

? 人氣

紀蔚然自承打了大半一輩子麻將後得到一種感覺:要贏要輸似乎已是命中註定,運氣來時擋也擋不住,手氣背時怎麼守都會死,好像真有賭神在那控制一樣。(作者提供)

紀蔚然自承打了大半一輩子麻將後得到一種感覺:要贏要輸似乎已是命中註定,運氣來時擋也擋不住,手氣背時怎麼守都會死,好像真有賭神在那控制一樣。(作者提供)

視牌如命的國家文藝獎劇作家紀蔚然,近年竟然不跟朋友打麻將了,他只跟莎士比亞打麻將?從創作的初衷和目標,到藝術與商業的關係,「冷伯」犀利指出創作路上的兩條死胡同,並坦然相授面對藝術這局豪賭,該打什麼牌。

喝著咖啡擎著菸,國家文藝獎得主劇作家「冷伯」紀蔚然,聊起他的轉變,「在2012年《拉提琴》之後,我的劇本風格慢慢完全變了,好像我這個人鬆了——雖然我個性還是很糟糕,人生觀沒什麼變,我還是覺得這世界很討厭(笑)——我的作品也鬆了,不再嬉笑怒罵、尖酸刻薄。我不再處在幻滅的心情底下寫作。」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許多意想不到的合作也開始出現。紀蔚然接著說起近年劇本產出的空前盛況,「前年跟金枝演社合作了《整人王:新編邱罔舍》、跟創作社做了《安娜與齊的故事》。去年跟福建人民藝術劇院合作演了《衣帽間》,今年又在那剛演完了《盛宴》。明年,我會跟故事工廠合作《再見歌廳秀》,跟台北戲曲中心合作一齣歌仔戲《一陣毛毛雨》⋯⋯。」

20190531-台大-莎士比亞打麻將-紀蔚然。(作者提供)
麻將給了紀蔚然在創作上的啟示,寫下5月31日即將在台北城市舞台上演的台大戲劇系20週年紀念製作《莎士比亞打麻將》。(作者提供)

抽言:「如果麻將跟寫劇本是差不多的東西,我幾乎是天天在打麻將!」

先是從創作社劇團單飛、後又自台大戲劇系退休,65歲的紀蔚然現在終於正式成為一名專業編劇,「只要有人找,我都會說沒問題啊!我現在日子過得很愉快!」

有多愉快呢?「如果麻將跟寫劇本是差不多的東西,我幾乎是天天在打麻將!」以麻將為喻不稀奇,麻將本就在紀蔚然的血液裡。

童年時,麻將是紀蔚然和兄弟姊妹半夜暗中偷搓牌的歡樂時光。成年後,麻將桌成了他和哥兒們的聚會吐槽所,讓他寫出橫掃台灣小劇場的《夜夜夜麻》三部曲。現在,麻將更給了他創作上的啟示,寫下5月31日即將在台北城市舞台上演的台大戲劇系20週年紀念製作《莎士比亞打麻將》。

但打麻將跟寫劇本到底哪裡像了?

「因為都需要設計、顧全局。」紀蔚然自承打了大半一輩子麻將後得到一種感覺:要贏要輸似乎已是命中註定,運氣來時擋也擋不住,手氣背時怎麼守都會死,好像真有賭神在那控制一樣。即使身為無神論者,他也不禁懷疑,「如果連賭博這麼小的事都有個賭神在管,那應該有神在管人間更大的事吧?譬如個人的命運。」

從這個想法出發,他在2016年寫下劇本《莎士比亞打麻將》。

「麻將需要設計、顧全局,創作也是。每個人的創作都是一種設計,設計有好與壞、高明與不高明,往往反映了人的個性與價值觀。人常說『牌品看人性』,從打麻將可以看出一個人對人生的安排與看法,」他解釋,「但我在寫的是『那你打什麼樣的牌呢?』」

如果莎士比亞來打麻將,會怎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