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誰說韓粉不理性?

2019-05-09 06:20

? 人氣

20190427-高雄市政府今日舉行「原住民社會福利園遊會暨母親節活動」,民眾搶著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握手。(高雄市政府提供)

20190427-高雄市政府今日舉行「原住民社會福利園遊會暨母親節活動」,民眾搶著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握手。(高雄市政府提供)

國民黨當紅立委蔣萬安不小心說出「支持韓國瑜的比較沒理性」,引發一場茶壺風波;「韓粉」行為近來成為各方爭議焦點,不管是「真韓粉」還是「假韓粉」,他們以庶人身分「亂入」政壇菁英圈,確實引人側目;然而,這群相信韓國瑜「貨出去、人進來、賺大錢」的民眾,恐怕不會比相信美國會幫助台灣達成法律台獨的選民更不理性。

人們為何投票?投票本質上就不是理性的行為

何謂理性,就現代人最習慣的「工具理性」而言,假設每個人了解最大的利益何在,如果依照這個標準,選舉投票基本上就是最不理性的行為;研究選舉行為的西方政治學者早就指出這個吊詭現象:選民花力氣花時間(有時可能還要面臨恐嚇)去投票,基本上是不划算的行為,因為個別的投票行為跟本無法影響大局,即使直選首長的都是如此,更別說內閣制國家,選民投票結果還要等政治人物密室喬好,喬出來的領導人或政黨可能都沒有得到多數選票!

換句話說,一個真正理性計算的選民,不是應該「搭便車」棄權讓別人投票就好;不然就是採取其他更直接的政治行動,從陳情到街頭抗爭,可能都比選舉有效;有趣的是,很多國家投票率都還不差,台灣總統選舉時還高達7、8成,大家對沒效果的事樂此不疲,說到底,人們為什麼投票?是習慣還是激情?說穿了可能和理性完全無關。

就台灣民主化後歷程來看,「激情」都是比「理性」更強大的動力。解嚴前不用說了,如果著眼於個人利益的理性,大概不會有人投入選舉政治,當年台灣人的集體理性就是忠告下一代絕對不要從政,但是少數人的激情畢竟還是突破了多數人的冷漠理性。

台灣政治解嚴後又是另一個複雜故事。當從政不再是危險事業,當政治已成日常庸俗事務,激情卻仍是台灣政治最後的動力;最典型的例子是去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硬要在中間選民最多的台北市推出極獨的市長候選人,最後不但市長一局慘敗連市議員也拿下敗績,這是激情和理性最衝突的例子,然而,民進黨從此就學到教訓,不再濫用激情?政治理性自有其邏輯,絕非如此簡單。

少勝過多,民進黨的基本盤政治學

例如,從九合一大選公投結果來看,台灣支持「以核養綠」民眾無論是人數或地區都居多數,這可不是選人的空白授權,而是選民對政策的明確表態,如果蔡政府的決策過程是理性的,照理說至少要微調,但蔡政府敗選後卻加速廢核決策,甚至不惜以執政黨身分上街頭表態,擺明和公投民意對幹,民進黨的信心何來?事實上,解嚴以來民進黨的進程就就是一段與多數民意唱反調的辯證過程,從1991年通過台獨黨綱、國大選舉大敗到1999年為了總統大選通過溫和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再到2006年陳水扁面臨政治危機、國統會「終止運作」,這是一條迀迴曲折的道路,然而萬變不離其宗,激情總是戰勝理性,以拉攏中間選民為訴求上台的蔡英文,最後還是不免走上政黨對立、兩岸對立的路線。

為什麼?這是可悲的政治邏輯,答案講白了很簡單,選民的多數卻未必是民進黨的多數,民進黨的基本盤也許只佔全部選民的3成,但他們不只自己投票、還會 去熱情拉票,而多數的中間選民可能連投票都懶,難怪民進黨抱著基本盤不放,沒有中間選民支持可能不好選,但沒有基本盤,則是永遠失去政治入場券。這個基本盤理論可以解釋多數民進黨及蔡政府上台以來的思維,為何寧願台大校長爭議延燒?為何將九二共識視為禁忌?為何民進黨即使執政行徑仍如反對黨?

韓國瑜現象:被壓抑的經濟理性反撲

如果以簡單分類的方式來形容解嚴後藍綠的政黨競爭,可以說是民進黨的主權獨立激情政治對上國民黨的經濟理性,當然這不該是二元對立的,成熟的政黨或國家領導人應該要調合這兩大面向,但是台灣政治民粹化、政客只會賣簡單而討好的答案,結果是激情政治成為主旋律,經濟理性成為被壓抑的潛流;但經濟理性畢竟是人民的本能,不可能永遠壓抑,一旦壓不住就成為逆流,自然會以用最簡單易懂的方式反撲,「我想賺大錢有什麼不對」!

韓國瑜之所以成為一種現象,就是他敢於表達出過去20年來被壓抑的經濟理性,表現方式也許粗俗,但很難稱為非理性,就如孟德斯鳩的名言:「幸好人們的處境是,雖然因為激情而生惡念,不以惡言相向卻是有利可圖的。」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