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演說》WTO為何無法解決近30年的美中貿易不公問題?朱敬一點出3大關鍵

2019-04-10 10:39

? 人氣

20190409-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9日至清華大學進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20190409-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9日至清華大學進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朱敬一,9日晚間以「川習大戰,是貿易戰還是制度戰?」為題於清大演講。面對中美之爭遲未見落幕曙光,朱敬一分析,現行的WTO體制,已無法處理近30年來因網路革命、知識經濟時代收益遞增、及政府干預市場而衍生的不公平貿易問題,未來雙方也恐難以透過WTO解決糾紛。

曾任國科會主委的朱敬一,2016年赴日內瓦任台灣駐WTO大使,9日從國際政治、經濟角度分析美中近2年來的爭端。朱敬一首先強調,單純以GDP增減評斷美中對抗並不夠全面,因為影響雙方談判的並非關稅額、而是因稅所造成的政治影響。此外,兩國在祭出關稅對抗後,美國又有禁用中興、華為設備政策,可見美中爭執早已從貿易轉為體制及資訊之爭。

習近平、川普、中美貿易戰。(美聯社)
朱敬一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右)劍指中國,是源於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強迫移轉智財權、竊盜智財權、網路封鎖、以及資料庫在地化等所導致的貿易不公問題。圖左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朱敬一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劍指中國,是源於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強迫移轉智財權、竊盜智財權、網路封鎖、以及資料庫在地化等所導致的貿易不公問題。然而創立於1994年的WTO,貿易規則多為因應當時全球經貿環境而設,卻無法適應其後30年網路革命、知識經濟時代收益遞增(increasing returns)、以及「看得見的手」(visible hands)所造成的結構性轉變。隨中國在既定的規則漏洞下佔了便宜,認為地位受威脅的美國自然因此反彈。

中國「封鎖國外網站」影響消費

朱敬一解釋,過去WTO在想像國際貿易障礙時,關注實體貨品運送、海關檢查及消費等3大要件,但當網路出現,國家對貿易的干預可從知道商品存在(acknowledging)、比較、下單等過程就開始。他舉例,中國封鎖許多國外網站、導致中國人無法於部分國外電商消費,但WTO在設計相關貿易規範時並未將開放網路列為會員承諾事項,而「被害國」也難以舉證網路封鎖帶來的損害程度。

隨著網路普及,社群媒體上流動的資訊數量也急速成長。(Pixabay)
中國封鎖許多國外網站,「被害國」也難以舉證網路封鎖帶來的損害程度。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知識經濟」讓大者佔絕對優勢

另一WTO無法適應的,則是知識經濟時代出現的收益遞增問題。朱敬一表示,相較於過去市場後進者容易靠降低成本超越先進者,如今網路經濟(network economy)讓大者能佔有絕對優勢、甚至吃掉所有市場。而碰上標準制訂時,若某家業者取得優勢、未來勢必將繼續坐擁優勢不斷坐大,後至者也將更難反擊。

朱敬一指出,目前WTO規範的政府補貼行為,僅限於生產投入端及銷售端,卻未針對不同產業進行不同階段的補貼限制,美國即因此擔心中國在像5G產業中透過國家力量補助特定業者;而當美商在訂定產業標準時即落居下風,未來就很難翻身。這也是美國總統川普處處針對中國製造2025重點發展產業、甚至揚言現在就要課稅的原因。

20180423-電腦 工作 上班族 求職 外商(取自 rawpixel@pixabay/CC0)
朱敬一表示,相較於過去市場後進者容易靠降低成本超越先進者,如今網路經濟(network economy)讓大者能佔有絕對優勢、甚至吃掉所有市場。示意圖。(資料照,取自rawpixel@pixabay/CC0)

政府「看得見的手」干預市場

最後則是所謂「看得見的手」、也就是政府干預市場問題。朱敬一表示,中、俄在1990年代改革開放,國營企業在民營化過程中,有許多未透明公開的關係,如此也讓WTO難以處理或查核所謂的政府影響力。

面對WTO體制無力處理現今國際經貿現狀,朱敬一認為,未來兩國衝突不會只在WTO下發生,最後問題也難以透過WTO解決。至於WTO仲裁機制(appellate body)即將於今年底停擺的困境,他指出,多數國家希望挽救既有體制,但WTO有164個會員國,要達成共識相當困難,目前無法推測可能結果,各國只能試圖先排除某些國家僵持不下的項目、如讓政府補貼透明化等,才較有推進可能。

20190409-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9日至清華大學進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9日至清華大學進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