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專訪侯友宜,神探市長長霸氣領導,稱:「總統是我的大客戶」

2019-04-02 17:00

? 人氣

遇到事情先假設最差的狀況,這是侯友宜的行政哲學。(郭晉瑋攝)

遇到事情先假設最差的狀況,這是侯友宜的行政哲學。(郭晉瑋攝)

國民黨中生代主政的三都中,相對曝光度超高的高雄市長韓國瑜,以及在反空汙議題上頻向中央開炮的台中市長盧秀燕,新北市長侯友宜可說最為低調。

侯很少公開與中央執政的民進黨對抗,施政上更積極尋求與鄰近縣市合作,絲毫不受藍綠白政治界線的影響。

接到通報不管嚴重性,先到現場

不過,侯從擔任新北市副市長以來,凡事一貫講求效率、經常親上火線的領導霸氣,可沒有因為政治上的低調、務實路線而改變,反倒在他擔任市長後愈加彰顯,這三個月來更逐漸影響市府團隊,呈現與前市長朱立倫主政時頗為不同的風格。

侯友宜上任一百天展現的執政成績,根據台灣指標民調公司「六都首長就任三個月施政滿意度調查」結果,以超過五成的市民滿意度高居六都亞軍,更在藍營執政的三都中排名第一,力壓鋒頭正健的韓國瑜。

三月二十六日侯友宜接受《新新聞》周刊專訪,只見剛從五股區視察海砂屋趕回市長室的他,一身輕便服裝絲毫不見疲態。

談起從副市長到市長的角色轉換,侯友宜淡淡地說,幾十年來工作就是閒不下來,不管當副市長還是市長都是從早忙到晚,也沒有周六、周日,若要說有什麼不同,那就是「當副市長再忙,不用承擔責任;當市長再輕鬆,責任卻要自己扛。」

許多百里侯即使到了第二任,面對地方上突發的天災人禍,壓力還是大到難以調適。但對基層刑警出身、經常處於生命危險狀態中辦案的侯友宜來說,「這些都不算什麼,以前晚上就隨時會接到電話出勤,我已經習慣了。」

對於突發事件,多年的經驗也讓他有一套因應做法。侯說:「我有一個習慣,事情一來,不會去研判有多嚴重,而會立刻假定狀況是最嚴重。」例如半夜接到火災通報,不會等回報死傷很多再到現場,而是馬上出發,因為先到現場就可及時處理,危機的傷害也能降到最低,「我寧可花多一點時間跑冤枉路,若沒事頂多就回來而已。」

侯強調,他現在當市長,也要求幾位副市長照著做,尤其周六日及連續假期,皮更要繃緊一點,八仙塵爆、龍洞事件等案多數發生在假日,「愈到假日我皮繃愈緊,尤其從晚上十二點到下半夜,是我最敏感的時候,手機都不會關機。」

侯友宜說,施政最重視的就是解決問題,「當副市長時看的是局部,當市長後看的是全體。」可以更精準找到問題、更到位去解決。

做任何事情從不會有選票考量

如「簡政便民」四個字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不管是建照、水保、環評或山坡地審查,會花很多時間,有時長達五年之久,侯說:「我的態度很清楚,市府同仁不能光說做不到,除非法令規定不可以,都要以民眾為導向,協助解決問題。」

以剛去視察的五股海砂屋來說,案子放了二十多年,目前有九四%住戶同意拆除,少數沒有同意,侯友宜說:「我說再溝通,不行就拆了,我下這個決定,就會扛起責任。我有一個觀念,做任何事情從不會有選票考量,該做就做,因為不可能做一件事,所有人都會感謝你。」

侯略顯霸氣地揮揮手說,才不怕北市文林苑拆屋爭議重演,因為他的出發點是居住安全、公共安全,「我也守護居住正義,但該做的就要有所作為,不能放在那邊等。」侯更強調,市府員工不用擔心簡政便民會帶來圖利困擾,只要法令沒有不允許都可以簡政便民,「領導人的態度決定團隊的方向。」

執政合作不太在意政黨立場

有了肩膀夠硬的市長當後盾,新北市公務員雖比較能放手做事,但工作壓力卻是有增無減。侯友宜說:「我都是早上七點上班,七點半開第一個會,到晚下八、九點下班時,還會盯他們執行的進度。以前當副市長盯的威力沒那麼強,但現在當市長,就能天天盯得很緊。」

不同於藍營執政縣市首長,侯友宜積極推動跨縣市合作,也不太在意政黨立場的分歧。他解釋,為什麼要找台北市長柯文哲、桃園市長鄭文燦合作?因為新北市就是大台北的中心,人口數將達四百萬人,工作往返台北市、基隆市及桃園市的移動人潮眾多,軌道建設必須積極與鄰近縣市合作,「我先幫他們做,做起來後還是我的,反正軌道建設所有中心點都在新北市。」

侯友宜說,對爭取中央支持新北市建設,他的想法很務實,即使與中央不同政黨,也會先向相關部會報告,尊重並虛心接受中央指令,只要有助地方發展,「何樂而不為?」所以總統蔡英文或行政院長蘇貞昌來新北市,他有時間就會陪同。

侯笑著表示,蔡英文來淡江大橋主橋段主持動土,「我當然要趕去陪!趕快立正恭迎,這有什麼不好,新北市出八十億元,中央出一二○億元,她是我的大客戶耶!幹嘛不去?去了也不會掉一塊肉。」 

笑稱總統是他的大客戶

雖說今年是選舉年,但侯友宜顯然不想太早涉入政黨紛爭,即使在黨內也沒打算明確表態支持哪個人。他說:「我都自認為沒有什麼影響力。」如果能在新北市做出好成績,講話才有力量;若是做得亂七八糟,「我喊支持誰有屁用啊!誰被我支持反而會倒楣。」侯強調,只要把市長角色扮演好,有很多好的建設獲選民認同,不用每天喊要支持誰,「到選舉的最後一個星期、最後三天,再出來喊就有用了啦!」

當其他首長因選舉刻意遠離柯文哲(右)時,侯友宜(左)不來這套。(柯承惠攝)
當其他首長因選舉刻意遠離柯文哲(右)時,侯友宜(左)不來這套。(柯承惠攝)

核一乾貯水保,侯友宜堅守安全底線

從核一乾式貯存場水保執照、新北市警察局長陳檡文人事,一路到統籌分配稅款等三件事情,新北市長侯友宜標舉尊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基調,但也展現鐵漢般堅定的立場,呼籲中央應務實處理。

「就按圖施工嘛……前兩年下一場大雨,山坡倒塌,只距離儲存地點100公尺,如果衝進乾華溪、流到台灣海峽裡,我就死了。」「什麼反核,有電比較重要啦。」談到核一乾式貯存場水土保持執照的頭痛問題,侯友宜皺著眉頭稱:「我要求水保要做好,一定要按圖施工,不然山坡地倒塌衝倒電塔怎麼辦?」「向台電講了那麼多年,他們就是不理。」

侯友宜語氣中頗多無奈,核廢料要放在乾貯場多久也不說清楚,「6、7年來,只要求這兩項都做不到。」中央還一度以重大經濟投資為由收回自審,卻還是不敢通過,又丟回給新北市。「我審你審都沒關係,但水保一定要做到安全無慮嘛!」侯友宜認為,不應該把責任全推給他,這根本是「黑貓、白貓,抓不對貓」。

近期另一項爭議是,3月初陳檡文接任新北市警察局長,傳出侯有意見而一度卡關。曾任警政署長的侯友宜以「尊重警政一條鞭」回應。「最近人事被干預太多,對警察不公平,對治安穩定也不好。」侯友宜感嘆之餘仍重複說了兩遍:「警政署長說什麼,我就聽什麼。」

提起中央統籌分配稅款,這位鐵漢市長同樣搖頭說,新北市升格直轄市後,中央應該再多分配給新北市1年150億元,至今卻完全沒有調整,新北市1年建設經費就要200億元。侯苦著臉用台語說:「開錢甘哪開水咧!中央不給我怎麼辦?」

為了爭取中央支持建設,即使被罰站、低頭他都甘願。在侯心中,為了新北市的發展,與不同黨派執政縣市的合作和尊重,都是必要的務實做法。(蕭介雲)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晏明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