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面對中國,我們該少一點單純和幼稚」DW專訪德國BGA主席賓格曼

2019-04-02 14:52

? 人氣

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BGA)的主席賓格曼(Holger Bingmann)。(德國之聲)

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BGA)的主席賓格曼(Holger Bingmann)。(德國之聲)

英國脫歐僵局、中國勢力擴展、川普主政白宮——德國經濟界是如何看待這些挑戰的?針對這些問題,德國之聲採訪了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BGA)的主席賓格曼(Holger Bingmann)。

德國之聲:英國原定3月29日正式脫歐,現在又推遲了。對於各種反復,德國外貿行業是否已經受夠了?

賓格曼:是這樣的,而我們最欠缺的是(英國脫歐的)清晰性,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下面我們怎麼工作。我們沒有下一步怎麼做的文件,沒有針對(脫歐後)人們怎麼出行、怎麼往來的規則。針對人們之後應該怎麼辦、怎麼適應,信息實在太少了。倒不是說要悲觀,但關鍵的是我們要知道如何調整、適應。這是我們急需的。

德國之聲:大家現在都在吐槽英國人,當然我認為這也是有道理的。但歐盟就真的做得很好嗎?還是說歐盟本可以多些作為—做更多讓步或者更多對英國施壓?

賓格曼:我不覺得(歐盟應有更多作為)。如果我們讓英國隨意地就離開歐盟、欠下歐盟的500億至800億歐元的賬一筆勾銷,那麼義大利、西班牙等那些本來就對歐盟持一些批判看法的國家會怎麼說呢?我認為,明確說明和貫徹成員國脫離歐盟的規則是很重要的。具體是在怎樣的時間框架下,當然是可以討論的。只有一個清晰的「切割」,才能成為一個新事物的開始。

我個人覺得,我們(歐盟)這邊迄今的談判者是一位感情豐富的法國人(前法國外長巴尼耶),這很好。我和他談過兩次,他總是指出,在脫歐問題上要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來對待英國人—讓我們孩子的那一代又可以重新談論「入歐」,這很重要。

德國之聲:除了英國脫歐外,中國經濟對於德國出口業來說也很重要。中國經濟增速已經放緩,而您說不用因為中國問題而擔心,您這裡的意思是?

賓格曼:我認為,我們應該非常仔細地觀察(中國的)這種發展變化。我們不需要擔心,需要的可能是少一點幼稚、不要閉著眼睛。在過去一些年,我們可能有點忽視這些發展變化了。

德國之聲:您能舉個例子說明一下嗎?

賓格曼:比如注意到我們企業在中國生意做得多麼好。您看,現在多少德國企業,其中國生意所佔的份額已經超過了40%。這意味著,我們對彼此至關重要。而與此同時,在人權、盜版、環境等很多問題上,我們可能有點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於這個「絲綢之路經濟帶」,我們可能沒有真正追問,它背後究竟是什麼。

德國之聲:德國出口商是不是也將「絲綢之路經濟帶」看作是中方的高壓攻勢?中方強硬地擠入一切市場?

賓格曼:這當然是高壓攻勢。看一下「絲綢之路經濟帶」相關投資的經濟規模,它是幫助德國在二戰後復興的「馬歇爾計劃」的八倍。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規模。

我們應該在這兩種情況下感到擔憂:一種是當(對中資)產生了依賴性,比如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口,(因為無法負擔沉重的貸款)租賃給中國99年;另一種是沒有遵守我們歐洲的項目招標規則,具體來說就是,中國當然可以促進意大利的基礎設施建設,但這個建設項目必須通過歐洲方式進行招標。

德國之聲:好吧,這些都是大問題。就算這些問題解決了,還有川普在白宮,他恐怕還要執掌白宮兩年。對於德國出口而言,這意味著什麼呢?

賓格曼:(川普執掌白宮)還有至少兩年。這意味著一種持續的不穩定性。川普反覆無常的特性—突然在一個小時之內對一樣又一樣的東西產生質疑,再結合起他手中的權力,讓他繼續令人難以揣測。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世界各地都引發人心不穩,這每天對生意都有影響,也會影響到經濟數據。這種對明天會怎樣的擔憂,拖累著我們每個人,讓我們都更保守、更有所保留。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