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家人填器捐,換腎排優先!曾洗腎到只想趕快死 弟弟遺愛人間讓他意外重獲新生

監察委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8日發布調查報,糾正衛福部未依法開罰赴中國移植器官而沒有確實通報的病患。而田秋堇圖衛福部加強宣導器捐制度。(資料照,取自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臉書)

監察委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8日發布調查報,糾正衛福部未依法開罰赴中國移植器官而沒有確實通報的病患。而田秋堇圖衛福部加強宣導器捐制度。(資料照,取自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臉書)

同意器官捐贈不僅未來能遺愛人間,也能造福家人!今(8)日監察委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發布調查報告,糾正衛福部未依法開罰赴中國移植器官而沒有確實通報的病患,對於國人紛紛選擇到中國移植不明器官的亂象,監委田秋堇、張武修也指出因台灣器官捐贈未能獲得充份宣導。對此,記者會邀來因為家人同意器捐而獲得優先移植排序的謝威、楊鈞儀兩位民眾現身說法,他們都曾因為洗腎覺得人生無望,沒想到因為家人同意器捐,意外重獲新生。

目前擔任器官捐贈中心的義工謝威表示,胞弟時值壯年於2009年意外往生後,家人同意把器官捐出來,當時沒什麼雜念,只是希望用弟弟身上可用資源來造福社會,沒想到幾年後這個「善因」改變他的人生。

修法後排名擠進前10 謝威:整個人都變了

弟弟過世後,謝威因為工作與長期職業病導致洗腎將近5年,那時個月幾乎有半個月在醫院,動不動就上急診,平時每周也要進醫院3天,一躺就是幾個小時:「那時50多歲,想說我人生還沒結束啊,但在醫院躺幾個鐘頭回來就跟死了一樣、跟打一場大仗一樣,好不容易體力恢復,隔天又要上醫院了……那時人生都是灰暗黑白的、都沒有鬥志,想說趕快走啦,我們洗腎扎的是非常大的針,那跟一般打針可不一樣……」

當時謝威也有登記排隊換腎,但一開始排序很後面,前面有1、200個,要在3–5年內等到幾乎不可能,但衛福部提案修法後,謝威因為弟弟曾經捐腎排名一瞬間跳到前10,過了一周就接到醫院通知要換腎,之後成功完成手術,「整個人都變了,原本全身是黑的,現在整個活力都來了。」

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才需要洗腎;而它只是治療嚴重腎臟衰竭的手段,並非洗腎治療本身造成器官損傷。(美聯社)
謝威嘆「我們洗腎扎的是非常大的針,那跟一般打針可不一樣……」。圖為洗腎示意圖,非關當事人。(資料照,美聯社)

曾想過「不行就可以走了」 一通電話影響他一生

楊鈞儀則是在20多歲的某一天突然急診送醫之後開始洗腎,歷時約1年,當時因為年輕,洗腎中心主任勸他去排排看,說不定機會比較高,「但我一直都沒去排,想說這樣就好,慢慢洗到『不行』就可以走了……」

後來楊鈞儀抱著姑且試試的心態去排隊,決定登錄時也跟家人說「不然我們也簽,搞不好我們先變成『捐贈者』」,沒想到因為全家都同意哪天出意外的時候捐器官,楊鈞儀的順位也提前,3個月就排到。

「我想說跟我捐贈者的家屬說謝謝,那通電話改變我一生,本來是一個等死的人,現在可以做一些事情。」楊鈞儀後來因為緣份頂讓一間冰淇淋店,現在也會到器捐中心的公益活動支援,他笑說自己也不知為何會開始賣冰淇淋,明明過去從來不吃冰的,「但睡覺突然想到為什麼,可能是捐給我的姐姐很喜歡吃冰淇淋吧?我本來沒很喜歡吃冰啊,但我現在很喜歡吃冰。」

華人「全屍」觀念重 楊鈞儀:把父母恩惠給人也是大愛

受到器捐者遺愛人間救一命,楊鈞儀盼望社會大眾面臨生死的時候把捐贈當考慮的一個選項。楊鈞儀強調,台灣器捐流程其實很完備,跟「活摘」完全沒關係的,是很公平以病人癒後為優先考量、比對排斥機率做的嚴謹決定,但目前比較大的問題是捐贈來源很少、排到機率不高,病友群組大家都很想換腎,只能在排序等待。

「我幸運換到腎,可以透過我跟大家說這是件好事情,讓器捐風行的話,每個人都可以受到系統的照顧。」楊鈞儀說。

20180510-專題配圖-救護車執勤,急診室內即景,臨時病床,待診臨診病患。(陳明仁攝)
針對台灣器捐不足問題,楊鈞儀盼望社會大眾面臨生死的時候把捐贈當考慮的一個選項。(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們知道華人全屍觀念很重要,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但就是因為這樣、這麼珍貴的禮物,如果我們自己已經無法使用,把父母恩惠給他人使用這也是大愛的實行,我們不要用的東西來救其他人、救整個家庭……」監委田秋堇也如此呼籲民眾多考慮器官捐贈。

8成民眾赴中移植器官未通報 監委質疑衛福部無作為

田秋堇同時也提到目前民眾赴中國器官捐贈的風險。2015年《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法上路,規範病患進行境外器官移植返國後應提供「移植器官類目」、「就醫國家」、「醫院」、「醫師」等4項資料,違者可罰醫院、醫師及病患3到15萬元,然而本次監院調查發現,修法3年來有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衛福部竟3年來從未開一張罰單。

對此,田秋堇警告:「填醫生不詳、醫院不詳的,請大家考慮,要做境外移植不是簡單的事,國內要有醫師做精密的檢查再把資料pass到國外、你過去找到合適的器官進行移植,這中間有很繁複的醫療過程,可不是一個背包客飛過去看到店家買個蛋糕衣服就走了……填『不詳』,這是非常侮辱國家公務體系,而且視法律為無物!」

20161121-僑委會主委吳新興、副主委田秋堇21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監察院監委田秋堇調查發現,來有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資料照,顏麟宇攝)

田秋堇:中國器官移植儼然成台後門

而接受器捐的謝威也說,過去曾有鄰居說可以去中國換腎,報價100萬,但謝威曾在中國經商,對該地觀感不好,沒有過去換腎,之後才聽說強摘器官的問題:「對我們洗腎換腎的人來講,在等待過程是很煎熬,但像委員講的,不明的器官不要去換,就像強摘的水果不甜,你會背負道德壓力、業力……當你不是合法和平取得來的,將來都會有業報啦,所以我即便有機會還是在台灣慢慢乖乖排隊等。」

對於國人赴中國換器官風潮,田秋堇嘆,衛福部與社會多多少少把到中國移植器官當成台灣的「後門」與「洩壓法」,這是反其道而行:「若我們國人自己可以提供器官,這絕對比去國外費用更低,否則經濟弱勢的人如果要去境外移植,這是相當不公平的,而且老實講,中國的器官來源制度絕對不可能比台灣好……」

是故,本次監院報告也盼衛福部加強宣導器捐制度。田秋堇強調,完善器捐制度對台灣社會長期有利,例如前述謝威的案例,經過腎臟移植手術以後健保負擔也降低非常多,對國家跟個人來說都有益。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