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台灣人是否對不起高雄人,很難說!但台灣人一定對不起「瑪麗亞」

高雄市長韓國瑜6日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議,因一句「怎麼瑪麗亞變成我們的老師了?」引來爭議。(顏麟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6日出席工商協進會理監事聯席會議,因一句「怎麼瑪麗亞變成我們的老師了?」引來爭議。(顏麟宇攝)

今天是三月八號國際婦女節,在這個日子裡,世界各地都會慶祝婦女在經濟、政治和社會各領域所做出的重要貢獻。不過在台灣,卻有一群為我們貢獻良多的婦女,不僅沒被重視、被感謝,反而還被歧視、被剝削。這些人就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移民勞工,也就是日前被高雄市長韓國瑜戲稱為「瑪麗亞」的藍領移工。「瑪麗亞」一詞不僅反映了台灣人對東南亞移工的歧視、國際觀的偏狹,也道出看似熱情的台灣寶島背後最黑暗的一面……

抱著美夢,想不到卻踏上令人戰慄的鬼島……

截至去年底,台灣有約38萬名女性外籍移工,其中有近九成的女性移工進入醫院或一般家庭擔任看護,其中印尼占最大宗、其次依序為菲律賓、越南和泰國。這些移工一肩扛起許多台灣人不願意做的辛苦工作,也走進台灣人的家中,幫助無數個家庭照顧行動不便的長輩或臥病在床的家人,在高齡化問題逐漸嚴重的台灣,這些飄洋過海而來的女性可說功不可沒。然而,懷著出國打工、存錢養家的夢想的她們,在台灣卻面臨了諸多苛刻的對待、明顯的歧視及意想不到的危險。

外籍移工為什麼會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呢?其實就跟懷抱夢想到海外工作的台灣人一樣,為了多賺一點錢養家活口,給孩子好的教育,也讓家人過上好生活。然而這些移工要出國工作可不容易,由於工作簽證與找尋雇主都需要透過仲介,而無論台灣還是這些移工母國的仲介都想從中賺錢,因此她們在來台工作前,就要先繳上一筆高額的仲介服務費,金額從十萬到四十萬都有。因為仲介費用高昂,許多移工還必須借錢籌到仲介費,也因此,這些移工來台的前一年或一年半,可說是都在做白工。這些移工因為資訊不對稱,誤以為只要省吃儉用,咬緊牙關撐過去就能賺到錢,但他們卻沒想到,台灣社會並沒有給他們足夠的保障。

「不爽不要做」對移工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事

很多移工領著一個月不到20K的薪水,比台灣勞基法規定的基本月薪還要低,且因為看護工不是本國勞工,不受《勞基法》保障,而看護工又多住在雇主家中,很多雇主因為想要「物盡其用」,即便原本是用「看護工」名義去聘移工,但移工的工作內容卻是包山包海。除了真正照顧失能者、病患的「看護工作」外,她們還得額外料理雇主家中的一切家事,包含煮飯、洗衣、打掃、照顧幼兒等等。想想看,我們工作加班到再晚,至少還能回家,但住在雇主家中的看護工往往得每天24小時待命,由於天天生活在雇主附近,打個手機還會被認為在「偷懶」。就算熬到了休假日,但若雇主不動手打掃家務,放假回來後還是得做完沒人處理的家事,所謂的「休假」根本有名無實。

而台灣人最愛嗆的「不爽不要做」也無法適用在移工身上,依據《就業服務法》第53條規定,移工並沒有「主動」更換雇主之權力。也就是說,這些雇主再剝削,移工們都無權提出更換老闆的要求。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移工即使語言不通又被扣押簽證,仍寧願選擇逃跑的原因。然而選擇逃跑,就要面臨被警察抓到、被遣送回國的風險,若被遣送回國,先前欠下的大筆仲介費就直接付諸流水。遇上可怕慣老闆的移工,無論逃與不逃,都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台灣人最驕傲的寶島,為何成了移工們的悲慘監牢?

《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是一本由移工投稿的信件集結而成的書,內容寫盡了移工在台灣工作的血淚遭遇,每一則故事都令人不禁想問:台灣社會究竟怎麼了?為何要這樣對待一群離鄉背井、在外討生活的人?

在書中,一名化名H的越南女孩就道出她遇到變態雇主的可怕遭遇。H來到台灣,原本的工作內容是照顧家中的老婦人和兒子,一開始雇主對她並不差。想不到一陣子後,雇主竟露出變態本性,開始請H幫她「按摩」,次數越來越多,每次看她的眼神還越來越奇怪。後來,悲劇還是發生了,狼心狗肺的雇主強暴了H,身心受創的H向仲介投訴,但仲介不但不幫她,還威脅要將她遣送回國。不知如何是好的H只能選擇逃跑,逃跑過程還一直害怕著:我會不會被警察抓?

有人被性侵,也有人被明目張膽的歧視。安安的雇主不僅不讓她與屋主一家人同桌吃飯,還只給她吃剩菜冷飯。不僅如此,人品卑劣的雇主還經常賞安安巴掌,甚至辱罵她「連狗都不如」。出來工作,為何要忍受這般屈辱?撐不下去安安選則在年節夜裡逃出雇主家。為了躲避警察,她連墓地也待過,畢竟待過惡劣慣老闆的家,現在連鬼也嚇不倒她了……

當然,還是有遭強暴的移工選擇報警,雖然被發現自己的逃跑身分而遭遣送回國,但她卻很慶幸:由於她鼓起勇氣報警,性侵她的雇主被判了刑,進了監獄。賺錢固然重要,但誰願意為了這點錢受別人侮辱?《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中,一則則令人心疼的故事,只是數十萬在台東南亞移工的冰山一角。

韓國瑜市長一句「我想高雄市民跟台灣人民心理狀態一定會有很大的衝擊,怎麼瑪麗亞變成我們的老師了?」本應無惡意,但這樣一句話,其實反映了台灣人一個普遍卻不自覺的慣老闆心態:認為東南亞國家較台灣落後,台灣人聘用移工,故我們是賞他們飯吃的「老闆」!其實,若把眼光放遠,會發現,勞資雙方是互利雙贏的關係,移工來台灣賺錢,而台灣人也需要移工為我們工作、照顧家人,兩方應該互相尊重,沒有高低之分。

韓市長曾經說過:「台灣人對不起高雄人」因為高雄人撐起了台灣的重工業、也為台灣的發展付出了環境汙染的代價。然而若細細深思,移工們撐起了台灣的藍領工作,女性移工更進入台灣家庭,照顧無數台灣人,卻常常遭受高工時、高風險卻低工資、沒保障的對待,也許這句話應該改成:「台灣人對不起『瑪麗亞』!」才對。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