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明黑貨器官全台跑!8成民眾赴中移植器官未完整通報 衛福部3年沒開過一張罰單

2019-03-08 17:18

? 人氣

監察院監察委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8日發布調查報告與糾正案,指出近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但衛生福利部對始竟無開出一張罰單。(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監察院監察委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8日發布調查報告與糾正案,指出近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但衛生福利部對始竟無開出一張罰單。(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全民健保將成「活摘」共犯?今(8)日監察委員員田秋堇、王幼玲、楊芳婉、張武修等發布調查報告與糾正案,指出近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移植器官類目、就醫國家、醫院、醫師等資料,而衛福部3年從未開過一張罰單、未依法通報的病患也可享健保給付之抗排斥藥物,對此監委田秋堇憂心全民健保可能淪為「不法器官移植的共犯」,籲衛福部依法行政,並研議在病患完成登錄前不再給付健保抗排斥藥物,杜絕不明來源器官在台灣流竄之亂象。

監委田秋堇指出,當今社會隨醫學進步、器官移植成功率提高,也產生器官買賣、強摘器官等醫學倫理問題,而2008年《伊斯坦堡宣言》、2010年世界衛生組織《人體組織細胞器官移植指導原則》已陸續強調器官移植來源應透明、可追溯,2014年歐洲理事會《反對人體器官販運公約》更要求對各種器官移植犯罪行為施以刑事嚴懲。

20161121-僑委會副主委田秋堇21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針對不法器官移植議題,監察院監委田秋堇等人發布調查報告,田秋堇憂心全民健保可能淪為「不法器官移植的共犯」。(資料照,顏麟宇攝)

8成民眾未依規填資料 田秋堇質疑器官合法性

是故,我國於201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上路之《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即規範病患進行境外器官移植返國後應提供「移植器官類目」、「就醫國家」、「醫院」、「醫師」等4項資料,違者可罰醫院、醫師及病患3–15萬元──然而調查發現,修法3年來有8成赴中國移植器官民眾未依法通報,衛福部竟3年來從未開一張罰單。

「連這4樣、2分鐘可以填完的你都可以抗拒不填、經過3年還是不填,那是否表示你是不是很擔心,或你當時就心知肚明這器官有問題,所以連填都不敢填?」田秋堇質疑。

監院啟動調查後發現,赴中國移植器官的民眾返台後以在中國附醫、中山附醫進行後續治療追蹤為大宗,而移植醫院中最為可疑的是中國廣州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田秋堇指出,中國廣州中山附醫是軍醫院,曾被國際調查指出是非常可疑的活摘器官醫院,而整理病人回填資料,監院調查官也發現該院醫師袁小鵬曾有8天在同一天為2名台灣病患進行腎臟移植的記錄,來源可疑。

個人隱私為由未依規定通報 監委更發現謊報案例

至於未依法通報器官來源者,2018年8月份衛福部查復指出,境外移植病患多為50歲以上,68%由家屬協助安排,病人對就醫過程不知情,或以「個人隱私」為由,連移植醫院、主刀醫師都不填。

「這理由我不能接受,你家人都花那麼多時間心力陪你到境外移植,不能花2分鐘填資料嗎?」田秋堇痛批。甚至,調查過程也發現有些醫師只寫「境外醫師」,甚至明明在中國天津就醫卻寫「日本」之謊報狀況。

如何杜絕不明器官問題?田秋堇:停付健保用藥是一方法

對於衛福部至今從未對這些病患開罰、違法病患也可享台灣健保資源領抗排斥藥的狀況,田秋堇更是嚴厲說到:「如果是這樣回到台灣用健保給你抗排斥藥,健保是我們全民共同支撐才有的制度,我們健保就會成為器官來源不明犯行的共犯,有這樣的風險──如果我們這些國民有些人有宗教信仰就更嚴重,為了這樣的事情,會有來生的懲罰的問題啊!」

台灣大學保健中心,為全民健保特約診所,學生或一般民眾只要具健保身份就能看診。(BBC中文網)
針對違法病患也可享台灣健保資源領抗排斥藥的狀況,監委田秋堇批評,我們健保恐就會成為器官來源不明犯行的共犯。圖為診所示意圖。(資料照,BBC中文網)

該如何杜絕不明器官問題?田秋堇指出,2018年7月份衛福部曾召開研商境外移植通報查核會議,決議健保署應研議對未依法通報病人「不給予健保相關醫療費用之可行性」,病人還是可以領抗排斥藥,但必須自費,直到依法通報。

「完全不填、把這當兒戲、還繼續給你健保抗排斥藥,這就形成據實填的人好像就傻瓜一樣,變成不依法也沒事,那法令出來做什麼呢?」田秋堇憂心若器官移植登錄不明,未來若爆發黑心器官風雲台灣恐怕無法置身事外,是故停付健保用藥是可行之作法:「不填只好停健保給付抗排斥藥,你就會覺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就趕快花2分鐘填個資料,也省得我們衛福部開罰單。」

國內移植器官缺乏 監委籲衛福部加強宣導

此外田秋堇也指出據《伊斯坦堡宣言》,各國應設法提供國內足夠移植器官,我國在這方面顯然不足,衛福部在宣導上有極大責任,因此籲衛福部加強宣導器官回收捐贈之選擇。

「我們不想懲罰任何人,只想掌握實際的情況,只想讓我們國家器捐有更多人器捐,就算不得已要去國外的病人,也能得到更好醫學倫理與器官移植的保障。」田秋堇強調。

德國器官捐贈風氣不盛,該國衛生部長有意將器捐制度改為「默認制」,除非當事人提出異議,否則所有人都自動成為器官捐贈者。(pixabay)
根據《伊斯坦堡宣言》,各國應設法提供國內足夠移植器官,監委田秋堇表示台灣在這方面顯然不足。圖為示意圖,非關當事人。(資料照,與自pixabay)

監委張武修則言,過去有許多科學調查發現,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病患比在台灣接受手術者死亡率高好幾倍、壽命較短,意思就是去中國較無保障,「我們如果放任買不好的瑕疵品,接受黑心的,我們沒辦法保護我們老百姓。」

「若大家都用『黑』的方式去做,我們醫學中心都關掉。」張武修表示,過去台灣有很多傳說中的「小李飛刀」外科醫師會帶病人到中國接受來源不明的器官移植,這樣下去台灣醫療會垮掉,因此讓《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徹底執行至關重要:「現在民眾接受不好的器官我們還要給他吃抗排斥藥,吃很久,至少要知道哪個醫院、哪個醫師開的刀,如果都不敢問,那一定是黑品嘛!我們這法真的是用心良苦,但執行要站住,不然法會垮掉。」

器捐制度仍不夠成熟?監委:執行面也很重要

對於台灣國內移植器官不足一事,張武修也說,台灣首例器官移植為1968年台大醫的腎臟移植,據今已發展50年,雖然目前醫療技術進步,還是要有社會支持(器官捐贈)與法律(鼓勵捐贈、追溯來源)相輔。

20181207-監察委員張武修召開「政府對日本核食進口管理長期風險評估不足,要求行政院檢討」記者會。(蔡親傑攝)
監察委員張武修召開「政府對日本核食進口管理長期風險評估不足,要求行政院檢討」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明明社會很多人願意把器官送給另一個人,但我們社會好像在半夜都沒醒過來,衛福部沒有認真跟法律界一起來研究,讓民眾買不到好的醫療服務,最後到國外很多品質不清楚、黑白冒牌假貨一大堆,最糟糕是國內醫療人員還做仲介,這就是容忍我們社會好的器捐制度無法成熟。」張武修說。

「如果我們容許不好的器捐方式在周遭國家黑貨黑市場進行,我們國內正規的、好的器捐制度不可能成形,大家都用偷跑的到另外地方去,這對我們國內非常不好……感謝立委讓法案(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能通過,但執行面很重要,社會各界也要認真積極面對這些需要器捐的民眾。」張武修如此強調。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