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心酸!發展經濟成剝奪土地噩夢 橡膠園比原住民還值錢

餘暉下工作的柬埔寨人。(美聯社)

餘暉下工作的柬埔寨人。(美聯社)

世代以來,居住在柬埔寨東部蒙多基里省(Mondulkiri)布沙拉鄉(Bousra)的普農族(Bunong),以「大象飼養家」、「森林專家」等稱號聞名,他們稱家鄉內那些肥沃的山巒為「母親(meh ne)」,這片孕育普農族的大地是他們食物、生計及身份認同的來源。

從肥沃的紅土中,普農族得以收穫稻米、南瓜、香蕉等作物,從繚繞家園的森林內,他們採集蜂蜜、樹酯、醫用植物。在樹蔭底下,普農族族人安葬死者,並崇拜居住在石頭及樹中的聖靈。

然而,該族平靜的生活在2008年4月改變了。在沒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況下,怪手直接駛入普農族的家園,夷平了他們的土地及森林,只為把「空地」留給一間由政府所授權的歐洲柬埔寨合營企業做橡膠園之用,而該園生產的橡膠主要是為供應中國新興的汽車市場。

發展經濟竟成剝奪

這間合營公司是在「經濟用地特許權(economic land concessions)」的名義下,取得了該地的長期土地租約權,政府授予土地的租約原本是設計用來發展相對落後的蒙多基里省,但根據當地800多位被迫流離失所的布農族族人說法,這些計畫只帶給他們「艱困、損失」。

這項以「經濟用地特許權」來剝奪人民土地的作法,在柬埔寨境內實屬常見。人權組織「柬埔寨促進及保護人權聯盟(LICADHO)」估計,目前已有超過200個類似的經濟用地特許權案例,並損害了超過100萬柬埔寨人民的權益。聯合國稱包括長期租約在內的「土地使用糾紛」,為該國最棘手的人權問題。

事發地所在的布沙拉鄉由7個村落組成,當地居民賴以維生的土地被強行徵收後,被迫開始購買曾親自種植的稻米以果腹,原以為會因橡膠園伴隨而至的工作機會也多被外地人奪去,相關單位承諾的發展也仍遙遙無期,泥巴地仍是當地道路的主要樣貌。

失去土地無以為繼

一位村長的妻子Kop Let表示,在橡膠園奪走他們家近30英畝的土地後,要養活一家17口成了她天天得面對的難題,她憂慮地說:「自從失去土地後,我成了個窮人。而我們作為一個族群的身份認同也正一點一點的消逝。」

在全球土地熱潮中,許多國家將國內土地承租或是直接賣給國外投資者,土地擁有(或使用)者被迫趕出家園的情事時有所聞。

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的土地使用倡議者科亨(Josie Cohen)表示,這類土地租約「正在改變鄉村社群的基本樣貌(fabric)。」在柬埔寨與鄰國緬甸、寮國中,因土地租約受害最深的正是該國的少數族裔。

天性樂觀知命的布農族人。(美聯社)
天性樂觀知命的普農族人。(美聯社)

從未接獲徵收通知

普農族族人表示,他們從未被告知土地將會被政府徵收,也未在事前獲得任何相關單位提供的補償方案,這兩項都是柬埔寨法律規定,政府在給出土地特許權前該完成的「必要事項」。多位族人認為,當最終涉入公司提出補償方案時,他們感到得被迫同意其中選項,儘管方案多辦不合理。

根據柬埔寨2001年通過的土地使用法,部落成員將可在法律保障下繼續使用傳統用地,但在2008年普農族土地被徵用為橡膠園的事件中,這項法律完全沒有派上用場。

柬埔寨布農族人。(美聯社)
柬埔寨普農族人。(美聯社)

事發經過

村民盧伊(Yin Rouey) 回顧事發當日多輛推土機駛進村落的畫面,並稱那天「是他生命中最感震驚的一天」。

「在戰爭中人們失去性命,但那遠不如我們失去土地那般糟糕。我們普農族仰賴我們的土地維生,我們不像那些如果沒了土地仍能輕易從事其他工作的人,對我們來說,如果沒了土地,我們也就完了(it will kill us)。」盧伊說。

柬埔寨的布農族人因失去家園而怒吼。(美聯社)
柬埔寨的普農族人因失去家園而怒吼。(美聯社)

2008年4月當推土機駛入村落時,普農族村民驚慌之餘中衝出屋外一探究竟。推土機的司機及當地官員告知村民,他們的土地已被贈送給一間名為KCD的柬埔寨開發商公司,但村民回憶,他們只記得當地官員曾告知他們有一家公司將會為該地帶來一些發展建設,卻從未提及他們的土地會被如此徵收。

事發後,約100位村民在省長辦公室外進行和平示威,要求KCD人員提出補償方案。

橡膠園經營者

目前橡膠園由一間合資企業經營,主要由以盧森堡為據點的農業發展公司Socfin旗下的Socfinasia主導橡膠園的營運,而其合作夥伴為柬埔寨的開發商KCD。

Socfin表示,他們是受柬埔寨政府之邀前往當地進行開發,且全程遵守柬埔寨律法。他們同時駁斥普農族族民說法,表示居民事先已知道土地會被徵收,且已提供適當補償措施,但Socfin拒絕提供進一步證據。

在接受《美聯社》的採訪時,Socfin執行長波地特(Luc Boedt)直言,橡膠園、新的工作機會及新市場,已成功改造當地面貌,「從前布沙拉鄉只有幾間破舊小屋,現在它已搖身成為一座小城鎮了。」

爬樹。(美聯社)
爬樹。(美聯社)
餘暉下的柬埔寨僧侶。(美聯社)
餘暉下的柬埔寨僧侶。(美聯社)

環境部長承認執行過程有瑕疵

柬埔寨環境部長賽索奧(Say Sam Al)拒絕對Socfin承租土地一事做評論,表示不清楚此案細節。但他替整個承租計畫辯護,不過承認在計畫執行過程中有許多問題。

他告訴《美聯社》,「原本的想法是希望能建立一個經濟基柱(economic pillar)…並且在過程中改善當地居民的生計,但我不否認在執行上,我們遇上不少問題,目前我們正極力改善缺失。」

柬埔寨環境部長出面緩頰。(美聯社)
柬埔寨環境部長出面緩頰。(美聯社)

外界對柬埔寨政府承租土地給開發商的計畫批評聲浪不斷,導致2012年柬埔寨政府被迫暫停所有新的土地租約案並重新審查,至今,已撤消40個土地租約案,但之中仍存在諸多爭議。

對取回土地仍持一絲希望

現在布沙拉鄉的山丘已被一排排的橡膠樹佔據,當地在被改制成橡膠園7年後,許多橡膠樹已成熟、可供採集樹皮內的乳膠。

然而普農族族人對於重新取回土地一事仍未心死,確因資源不足感到力不從心。

「我們一直向相關單位或政府反映我們遇到的土地問題,但他們從沒把這件事放在眼裡,他們認為我們普農族只是一群無知、未受過教育的人。」一位村民無奈表示。

目前多數普農族村民嘗試跟Socfin公司直接進行談判,除解決各式爭端外,也試圖尋求村內更好的道路、服務及工作機會。他們目前也加入其他4個包括喀麥隆(Cameroon)、賴比瑞亞(Liberia)、象牙海岸(Ivory Coast)和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在內的非洲社群,一同對抗Socfin公司。

土地特許權促進發展?

1990年代晚期,為了能夠從持續數十年之久的內戰,及赤柬政權領導下、導致約170萬人喪生的大屠殺中重新走出來,柬埔寨政府開始授予土地特許權以促進國內經濟發展。

然而從未有官方資料就該計畫對經濟發展的實質影響進行評估,但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研究學者估計,受這些土地特許權影響居民的平均收入比起租約被授予前,低了15%至19%。

失去土地的普農族為了生計開始販售曾視為珍貴資產的牲畜,而喪失的森林代表某些家庭將失去一年近2000多美金(約新台幣6萬元)的額外收入。曾在蒙多基里省工作、現任職於瑞士盧森大學(University of Lucerne)的人類學家李曼(Esther Leemann)說:「幾乎沒有家庭因此變得富有,絕大多數的家庭目前仍深陷貧窮之中。」

政府對該計畫所冀望的經濟回報也未符預期。2015年,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告訴投資者,在2011至2014年間,土地租約僅替柬埔寨政府賺進約4760萬美金(約新台幣15億元)收入,而該數目只是柬埔寨一年國家預算中的一小部份而已。

大部份的「經濟用地特許權」都是授予給中國、越南、柬埔寨企業,其中部分公司與柬埔寨政府高層有所勾結,而有些惡質企業甚至在大肆砍伐森林後卻未依約為當地提供適當的發展建設。

暴力徵收土地

伴隨土地特許權而來的時常是「暴力」及「驅離」。

2012年,柬埔寨東南部的桔井省(kraite)爆發警民衝突,警方在與拒絕撤離所擁農地居民的對峙過程中,與示威者爆發肢體衝突,意外槍殺了一名年僅15歲的女孩。目前仍在法院審理的另一類似案件,始於2006年柬國武裝警察強制驅離約4000位村民,以徵收土地供一間跨國糖廠公司使用。

同樣透過暴力方式強制驅離居民以徵收土地的問題也時常在柬浦寨鄰國緬甸、寮國上演,2國的經濟作物種植場、礦場、水庫興建計畫都曾使當地居民面臨被迫遷徙的命運。目前3國共有約53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是在土地特許權的名義下被使用。

現況

開發商及政府官員皆異口同聲表示,村民生活的確有顯著改善,他們現在享受較好的道路,許多家庭還有足夠資金去購買摩托車、甚至汽車。Socfin執行長波地特表示,在橡膠園工作的家庭一年可賺得約10萬美金(約新台幣32萬),遠超過該國人民的年平均所得。

「我邀請你們來布沙拉鄉停留一晚,那麼你們便會了解它是多麽地窮困,而我們的投資給了這群村民一個逃離悲慘生活的機會。」波地特說道。

據調查,大部份橡膠園的工作機會最終都到了該國主要族裔高棉人手中,2014年,Socfin-KCD公司釋出的844個工作機會中,普農族族人只佔177位,僅有1/5的比例。

2015年12月,普農族村民、Socfin公司職員及當地政府官員舉行了他們第一場的三方會談,試圖促進更多對話及解決眼前爭端。

面對長達7年多的抗爭,大部份的普農族族人似乎已不再反抗該公司在當地的運作,對於是否能重新取回土地,居民則早已不抱太大希望(hold out only faintly hope)。

評估報告

人權律師狄奧克諾(Maia Diokno)日前被雇調查合資企業Socfin-KCD在布沙拉鄉的營運情形,並完成一份客觀的法律評估報告,最後由《美聯社》取得該份分析報告。

報告指出,這間合資企業的確曾違反柬埔寨法律、並且未按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UN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UNDRIP)規定,取得被徵收土地村民的「事先同意」。該宣言不具法律約束效力,人權律師狄奧克諾告訴《美聯社》,「他們並未遵守柬埔寨的法律。」

這份報告總結:這些土地租約「製造了一個原住民族被剝奪土地的不幸結局」。

餘暉下工作的柬埔寨人。(美聯社)
餘暉下工作的柬埔寨人。(美聯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