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區爛掉柯P要負責?名作家痛批「貪婪房東」:不管商家死活漲租,現在反過來哭死哭活

2019-02-23 12:23

? 人氣

東區的鐵門拉下來,不是今天才開始,早在10年前已經逐漸露出蛛絲馬跡,只不過東區房東有錢到少收到一間幾十萬元店租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便讓這個現象繼續擺爛下去。(資料照/簡必丞攝)

東區的鐵門拉下來,不是今天才開始,早在10年前已經逐漸露出蛛絲馬跡,只不過東區房東有錢到少收到一間幾十萬元店租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便讓這個現象繼續擺爛下去。(資料照/簡必丞攝)

昨天柯P上電台接受專訪,主持人黃光芹問他,「東區羅姐」(羅霈穎)要他解決東區沒落的問題,柯P回答:

「妳去問問她,房租要不要降?」

問題是,現在才要降租,能救得了東區嗎?這才是重點,而且我懷疑效果,至少是無法立竿見影,因為一個商圈要經營到興起耗時耗力之外,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不完全是人為可以造就得出來。

先來說房東為什麼不降房租,因為降了房租,就跌了房價。比起房租的損失,房東更不樂見房價跌下來。相反的,把房租炒高,等同於把房價炒高,而房價翻倍才是房東真正的目的。

比如房租的投報率5%,一個店面月租1百萬元,代表這個房價值2億4千萬元;如果降價七成,月租70萬元,代表房價跌至1億6千8百萬元,等同跌掉7千多萬元,必須收租102個月才收回得了這個損失,費時8年多。這個算盤,才是房東心繫的部分。

花了10年,這些房東終於把東區毀在自己的手裡!到了今天,即使降租,人潮早就散去,移至信義區的百貨公司﹑或西門町的商店﹑或網路上的電子商務,起死回生不易,一時半刻也救不了東區。

二三十年前,我住在忠孝東路四段,而任職的報社也在那裡,當時東區是整個台灣最時髦的地方,而我的年輕歲月幾乎在東區度過的。幾步之遙,隔著基隆路的信義區,還是高聳的圍牆裹得密不透風的軍營。我的結婚宴客地點,就是最近上新聞﹑本周日要收攤的永福樓。繁華的東區,以前像家裡的灶家,熟得很。

但是這十年,我去過幾次東區?包含去松菸看展,兩隻手數得出來。上周六同學會,主人特別挑永福樓,讓大家來看最後一眼憑弔,我也覺得冷清不少,有些精華店面淪為特賣會,或是拉下鐵門,上面盡是亂七八糟的塗鴉。走在沒有燈光的騎樓,聽著自己叩叩響的腳步聲,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滄海桑田…

「東區,怎麼沒落成這個樣子?」同學從國外回來,看到眼前的東區,和他年輕時的記憶完全兜不攏,頻頻驚呼。

太多的原因…不過除了客觀的因素之外,大家一致指向房東!

東區的房東不少是早期發跡的商人與藝人,包括費玉青﹑羅霈穎等,這些人隨著經濟起飛與房價翻滾數十倍,都有錢到令人咜舌,所以有些人早早移民海外,對於台灣的現況陌生而不解。東區的鐵門拉下來,不是今天才開始,早在10年前已經逐漸露出蛛絲馬跡,只不過他們有錢到少收到一間幾十萬元店租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便讓這個現象繼續擺爛下去。

除了有錢,也是因為這些房東面臨的是「囚犯困境」,在一開始時,誰也不想先降租﹑吃眼前虧,僵持不下的結果只剩下兩敗俱傷,現在房租降三四成還要求人來租,最終波及房價,也傷及無辜,重剉東區其他居民的資產價值。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洪雪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