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是一艘巨輪,轉向總會慢些!」#MeToo風暴一年後,奧斯卡女導演仍屈指可數

2019-02-23 15:00

? 人氣

自左至右:艾比考恩(Abby Kohn)、阿娃杜威內(Ava DuVernay)、凱佳能(Kay Cannon)和蘇珊娜佛格(Susanna Fogel),她們是2018年前100位票房電影中僅有的女性導演。

自左至右:艾比考恩(Abby Kohn)、阿娃杜威內(Ava DuVernay)、凱佳能(Kay Cannon)和蘇珊娜佛格(Susanna Fogel),她們是2018年前100位票房電影中僅有的女性導演。

2018年,「Time's Up(時間到了)」運動以一種激進的方式面世,好萊塢電影圈那些最有權力的女性全數以黑色服裝出現在紅地毯上,以此抗議在好萊塢以及其他領域當中存在的性侵、不當行為以及性別不平等現象。

很多人以為,行業文化就此發生了重大的轉變,在#MeToo(#我也是)運動風起雲湧之下,在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這樣的權力男性倒台之際,女性電影作者將會以創紀錄的數量出現。

然而,雖然有良好的初衷,好萊塢也多有談論女性新時代到來的言論,但是在今年各大重要頒獎禮上,卻還是沒有女性獲提名最佳導演獎。美國南加州大學的研究顯示,去年最受歡迎的100部電影當中,只有四部是由女性執導。

該四部電影是:阿娃杜威內(Ava DuVernay)執導的《時間的皺摺》(A Wrinkle In Time)、凱佳能(Kay Cannon)執導的《圍雞總動員》(Blockers)、艾比考恩(Abby Kohn)執導的《姐就是美!》(I Feel Pretty)以及蘇珊娜佛格(Susanna Fogel)執導的《老娘也要當間諜》(The Spy Who Dumped Me)——最後一部電影的宣傳語還是「women are killing it (女士們就是殺)」。

那為什麼並沒有更多的女性導演殺出來?

「這是一個動得很慢、很保守、抗拒改變的行業,」「Time's Up」運動娛樂板塊的行政總監拉曼(Nithya Raman)這樣說道。而她認為,好萊塢的文化已經發生了改變。

而好萊塢的確感覺不一樣了。這裡到處都是各種電影公司和經紀公司支持女性主導項目的故事,而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奧斯卡的主辦單位)也邀請了近1000名新成員,來使它原本由年紀稍大的白人男性全面主導的投票委員會變得更加多元。

Kay Cannon at the premiere for Blockers
凱佳能在電影首映禮上。

這可能是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候選名單相對多元的原因——《羅馬》(Roma)、《黑豹》(Black Panther)、《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和《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等電影均獲提名。

《藍色比爾街的沉默》(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的導演貝瑞傑金斯(Barry Jenkins)指出,這個頒獎季有如此多的黑人電影作者入圍競爭,令他感動。他的作品《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在兩年前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獎。

Ava DuVernay (far left) at the debut of A Wrinkle in Time
阿娃杜威內(左一)在《時間的皺摺》(A Wrinkle In Time)首映式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