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顫抖、情緒高昂、通體都發燙⋯愛情的魔力如此驚人?心理學家解釋:都是身體搞的鬼

2019-01-13 16:22

? 人氣

沒有愛,生活豈止是無聊!(圖/德國之聲)

沒有愛,生活豈止是無聊!(圖/德國之聲)

生物進化並非無緣無故讓人類擁有愛的能力:要不是愛能勝過理性,生活豈止無聊,而且也會危險得多。

開年之際,我們在編輯部會議上作出一項決定,寫點兒積極的東西。大伙兒對我說,比如,我就可以寫寫愛情呀什麼的,介紹一下,什麼是愛情,以及愛情在哪裡、如何、以及什麼時候會產生。

同事們都說,這主意絕佳。幾分鐘後,我便想,自己犯傻了。因為,誰若寫愛情,也就得寫愛情失敗的時候,寫那遭拒絕的愛之痛苦,寫愛情的終結,寫破碎的心。

愛無處不在。她具有普世性。科學家們迄今研究過的文化中,沒有一個不知道愛情為何物。然而,直到1980年代,專家們才著手研究這一現象。從那時起,心理學家、神經學家和社會學家們試圖揭開愛之謎底。迄今為止,有關愛到底為何物這一問題,答案林林總總,莫衷一是。

最初是「荷爾蒙」混亂

印度科學家塞沙德裡(Krishna Seshadri)在論著《愛之神經內分泌學》中以毫不浪漫的筆調指出,愛不過是神經肽和神經遞質組成的一種亙古即有的混合物產生的結果。他寫道,愛經歷各種階段,在其過程中,大腦內各神經元區分別進入興奮狀態,給我們的體內帶來大量荷爾蒙。

一切都由此開始:突然間,某人對我們有了特別的意義。此人無與倫比!他的笑容美極了,對世界的看法如此非同尋常;她充滿幽默感,而且,長得當然特標緻,同她說話,讓人心曠神怡。他完美無缺!她完美無缺!這種情況,大家都知道,不是嗎?我們正在墜入了愛河。

在這個階段,我們極度專注於所渴求的這個對象上,對他或她所做的一切,我們都傾注著最大關注。優點被過度抬高,缺點則要麼全被否認,要麼就不被當回事。處在這一狀態下的我們絕對無法讓周圍的人忍受!

非正常狀態

此時,我們根本沒法做別的事情:從神經生物學角度看,我們處於絕對緊急狀態,類似一種極度壓力情境,只不過是在積極意義上。以印度神經學家塞沙德裡看來,愛人的皮質醇量度提高對兩人孜孜以求的那種關係的形成相當重要。

熱戀之態自有講究。此時,感情之強烈頗似吸毒導致的精神恍惚。這毫不足怪,因為,在這兩種情況下,大腦的獎勵系統十分活躍 。此時,我們沒有害怕的感覺,情緒走高,憂鬱無影無蹤。處在這一階段的我們,盡可以無怨無悔,將自己的判斷能力仍進垃圾桶。

愛情激素

心理學家們無法就此取得一致的看法,那就是愛戀狀態能持續多久。但只有一點是清楚的:它早晚會消失。但在不因此而灰心喪氣的人們心中,感情生活依舊,只是平靜些罷了,並且更為情深意篤。

紐帶荷爾蒙-Oxytozin(催生素)為那美妙無比但讓人筋疲力竭的心醉神迷狀態劃上句號,讓人恢復平靜。愛人之間的連結能夠加深。兩人相互支撐,和衷共濟,榮辱與共。

愛情打敗理性

對進化心理學家巴斯(David Buss)來說,這正是愛情的關鍵功能:以一種特有的方式把兩個人聯結在一起,這兩人決定在一起生活,共同承擔由此而來的責任、撫養孩子、作出妥協。

若兩個人出於理性考慮結為連理,則就有危險:任何時候都會有另一人突然出現,而此人更靚、更強、更好。愛情保護了我們,使伴侶不會在遇到此類情況時便離我們而去。

巴斯在《人類愛之進化》(The Evolution of Love in Humans)一書中寫道:「愛情強似理性」。因而無條件的愛情絕非僅為一種浪漫想像。她是對家庭的一種事關生死存亡的保護。她阻止了兩個伴侶始終處於報警和憂慮狀態,擔心下一個最佳競爭對手便會摧毀了那整個生活計劃。

在伴侶關係上,至少在理論上,一夫一妻生活方式加固了伴侶和家庭的穩定性。現有的全部資源都投在一個家庭上,以確保自身及孩子的存活。

沒有愛情便沒有生活

不過,關係會失敗,會終結。進化心理學家巴斯便有這樣的說法:「失戀屬於一個人所能有的最痛苦的經歷。只有失去孩子那樣的可怕事件才會帶來比它更大的痛苦。」

或許,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痛苦,是因為關係的失去並不意味著愛情突然消失。愛強似理性:她依然存在,儘管不再有理由。

在巴斯看來,愛具有生死攸關的意義。而這或許就是何以我們會一再重新開始、願意忍受愛常常帶來的那種痛苦的原因。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德國之聲(原標題:生活中不能沒有愛)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