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價13000元的炸雞!寫下《伊豆的舞孃》的他,大口咬下日本最美味雞塊撫慰孤獨

2015-12-25 07:30

? 人氣

這間炸雞,是川端康成晚年食量變得極小後,唯一能大口咬下的美食(圖/麥田出版提供)

這間炸雞,是川端康成晚年食量變得極小後,唯一能大口咬下的美食(圖/麥田出版提供)

「銀座Candle」在銀座創業,是在昭和二十五(1950)年。第一代老闆岩本正直在駐日盟軍基地吃了以竹籃盛裝的炸雞後驚為天人,於是與太太雛子商量說:「我想要開一間供應這類食物的料理店。」雛子便提議:「那就做成像在電影《魂斷藍橋》中出現的舞廳『燭光俱樂部』(Candlelight Club)那樣吧!」於是便在御幸通某個轉角的二樓開了這間「Candle」。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敗戰後第五年,正是食品物資極度不足的時代,要價達八百圓(以現在來說要一萬三千圓左右)的竹籃炸雞,是銀座才有的高級料理,令人垂涎不已。

ginzacandle01.jpg
推開這扇門,就能看見文學大師最愛的料理(圖/麥田出版提供)

開店當年,川端康成帶著二十五歲的三島由紀夫前來用餐,店內吧檯後的牆壁上至今仍掛著兩人的簽名。當時川端五十一歲,自該年十二月起在《朝日新聞》開始《舞姬》的連載。

川端二十六歲完成《伊豆的舞孃》,一躍成為人氣作家,並在三十八歲以《雪國》穩固文學地位,四十九歲時擔任日本筆會會長。

御幸通上的「Candle」附近有文藝春秋本社,是重要作家、電影明星、歌手聚集的地方。在有大片落地窗的高級店家,享用炸得恰到好處的金黃雞塊,簡直就是純金的美食饗宴。

川端非常瘦小,對食物執著到令人害怕的程度。他出生剛滿一歲時死了父親,隔年喪母,七歲時失去祖母,十歲時失去姊姊,十四歲時失去祖父這最後的血緣至親,成為孤兒。之後雖然由母親的親戚領養,但在吃的方面總是有所顧慮。他的友人今東光稱他為「知名的食客」,並回憶道:「無寄身之處,成長之時只能在親戚的家中輾轉寄住。這麼說雖然對他的親戚很不好意思,但大家如果事先知道他會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或許會對他好一些。然而那時他還小,誰也不知道之後會怎麼樣,因此難免有『川端家的累贅』這樣的心情。不管寄居哪個家,都一定不會有什麼好的待遇。」

一高時代,學生一放假就會回到故鄉,但川端無家可歸,因此就跟著今東光到他家。這樣的習慣,數十載未曾改變,每年元旦他就來到今東光家,且不是說什麼「新年好」,而是說「我肚子餓了」、「我想吃飯糰」,一如往常地開口要東西吃。即便在文壇成名後,還是會坐司機開的自家車前來,並且說:「也做一份給我的司機吃吧。」這些都是川端特意做的,他與今東光就是這麼親近。

ginzacandle02.jpg
「銀座Candle」的炸雞,在日本戰後是令人垂涎的超高級料理(圖/麥田出版提供)

為了回報從一高時代開始的恩情,今東光在昭和四十三年(1968)競選參議員時,六十九歲時川端擔任他的選舉事務長,甚至還為他在街頭演講。有了六十二歲獲頒文化獎章的川端支持演講加持,今東光當選了。不僅如此,該年底川端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甚至有些好事者嫉妒地說,為了諾貝爾獎,今東光的弟弟(今日出海文化廳長)當時曾經有所行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