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敬酒不吃吃罰酒,國民黨要倒大楣了!

2015-12-25 06:50

? 人氣

民間團體在國民黨大樓前抗議,要求追討國民黨黨產。(資料照/楊子磊攝)

民間團體在國民黨大樓前抗議,要求追討國民黨黨產。(資料照/楊子磊攝)

大選在即,民進黨中常會日前通過決議,宣示選後儘速訂定《政黨法》及《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嚴禁政黨經營事業,且轉追討「不當」黨產,民進黨主席、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親自出席記者會,嚴正「告誡」企業主們,秉持社會責任和道德良知,不要涉入國民黨產處分,包括購買或接收,以免未來陷入爭議與糾紛。

民進黨拿國民黨黨產當提款機,行之有年,提之不盡,永遠都能成為選情加溫的柴火,但是,國民黨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愈是捨不得,失去的就愈多。蔡英文之言聽來肅殺,然而,一句「轉型正義」就足可讓國民黨啞口無言。

李登輝搞大國民黨產,也搞掉國民黨政權

早在一九九一年,前總統李登輝執政時期,學界就聯手提出「解構黨國資本主義」,當年的學者,在這二十四年中曾經分任不同政黨執政時的政務官,說明這是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沒有太大歧異的「基本進步共識」;一九九三年,陳水扁等十七名立法委員提出「政黨法草案」,一九九四年,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讓劉泰英頂著中華開發董事長的頭銜出掌投管會,猶記當年採訪劉泰英時,聽他侃侃而談將如何處置掉國民黨的黨產,沒想到劉泰英愈處理愈大,套用前監察委員黃煌雄的說法,在這個階段國民黨黨產做到了四化:透明化、信託化、國際化、公司化,最重要的,劉泰英把黨產和政治事業「攪和在一起」,影響地方民主發展。把黨產搞大的李登輝和劉泰英,最終也搞掉了國民黨政權。

繼陳水扁之後,一九九六年、二000年,每遇大選立法院就有一波立委提出「政黨法草案」之風潮,其潮洶湧甚至在二000年總統大選前的二月(當年總統選舉日在三月十八日),還在執政的國民黨政府讓內政部研擬政黨法草案,行政院通過後送請立法院審議,想當然耳,此案在立法院並未審議通過;二00一年底立委改選,二00二年新國會組成,又是一波政黨法提案熱潮,這一次提出草案的不只民進黨,還包括國民黨、親民黨,扁政府除了提出「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同年九月扁政府的內政部也相應研擬政黨法草案並完成政務審查。當然,席次不夠的民進黨,啥案也通不過,但在二00四年立委選舉前,民進黨立委再提出政黨法,而二00六年倒扁紅衫軍上凱道之際,民進黨主席游錫堃領軍提出追討國民黨黨產公投,這個公投在二00八年綁上了立委大選,結果,公投沒過,民進黨沒搞掉國民黨的黨產,卻搞掉了自己的政權。

黨產對國民黨不只是魔戒,更是詛咒

二00八年第二次政黨輪替,馬政府迄未再將政黨法草案送國會審議,但是,自二00五年就擔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從就任開始就以處理黨產為「形象號召」之一,而且,時間表是在二00八年以前清理完畢。馬英九委請專家組成「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陳長文大律師擔任召集人,陳長文第一時間就建議「黨產歸零」,理由很簡單:黨產就算於法有據,「情理亦無法說服人民」,偏偏馬英九這個法匠,在處理黨產的原則中還是留下「合法取得黨產,依據憲法保障,本黨得自由處分」的伏筆,這個伏筆,讓陳長文黯然請辭召集人,回頭來看又何嘗不是埋下國民黨再次失去政權的伏筆。

黨產,對國民黨而言,已經不只是魔戒,簡直是詛咒了。

馬英九二00六年因為特別費請辭黨主席,到二00九回任黨主席的三年時間中,黨產幾乎完全沒處理,再處理時碰上全球金融海嘯餘緒,國民黨中投公司數度公告都流標,國民黨的解釋是「總不能賤賣黨產吧」?若照陳長文的歸零思考,賣不掉不能送掉嗎?不論全數捐出做公益或歸繳國庫,總好過因為有資產而被打得抬不起頭吧?國民黨難道不明白高價售出黨產可能遭致變相政治獻金之譏評?更愚蠢的是,國民黨永遠要在火燒屁股了才趕緊收拾細軟,眼看著大選將屆,國民黨又公告標售多筆土地,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從財經學者提出「解構黨國資本主義」迄今二十四年,國民黨產已經不折不扣成為「黨國威權遺跡」。不用懷疑,處理國民黨產就是「轉型正義」,當國民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無力地回應民進黨追討不當黨產時一句,「這不是台灣民主之福」,他應該很清楚,國民黨花了二十四年處理不掉這個大包袱,就無法逃避被民進黨清理(算)的命運。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沒有國會過半席次的支撐,這一次,民進黨不會再放過即將完全執政的「歷史機遇」,國民黨到底要把黨產歸零還諸歷史?還是要把自己送進大選灰燼?想清楚!唉,想不清楚關係也不大,選票會替國民黨做出決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