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朱立倫有多大本事抗拒魔戒的誘惑?

2014-12-25 05:40

? 人氣

十年歸零不了的黨產魔戒,此刻到了朱立倫手裡。(取自網路)

十年歸零不了的黨產魔戒,此刻到了朱立倫手裡。(取自網路)

英九保證,今年底之前,我們會提出黨產處理的最終方案,在處分中央投資公司後,除保留黨工離退金與黨務運作與發展經費外,剩餘將捐作公益之用,本黨未來競選經費將以募款為主,本黨未來不再經營任何營利事業」──二00九年,馬英九。

五年前馬英九的承諾,在他卸任國民黨主席的那一刻開始,就確定跳票;也確定成為印記在馬英九頭上的另一樁「失敗的成績」。

而準備競選國民黨主席的新北市長朱立倫以「黨產歸零是假議題」表態,則是直截了當根本不為馬英九這張未兌現的支票繼續背書。

事實上,馬英九這番話,早在二00五年馬英九第一次當選國民黨主席就說過,當時,他提出的時間表是在二00八年以前清理完畢。人氣正盛的馬英九在當時很大部份代表了國民黨改革的可能,他也委請專家組成「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陳長文大律師擔任召集人。

根據陳長文的敘述,第一次監督委員會議上,馬英九宣示黨產處理原則為:依法處理、完整交代、交付信託、退出經營,但馬英九也強調,「如有不當黨產,立刻回贈;有爭議黨產,透過司法解決;合法取得黨產,依據憲法保障,本黨得自由處分。」重點在後面,公開宣示完全清理黨產的馬英九,在內部會議還是留下了「合法取得黨產,依據憲法保障,本黨得自由處分」的伏筆。陳長文則以即使於法有據,情理即無法說服人民,因此,他第一時間就建議「黨產歸零」,而且,一以貫之,在馬英九當選總統六年多來,一再為文呼籲國民黨放下黨產的包袱。

黨清清理做半套 捐助公益看不到

遺憾的是,馬英九第一任黨主席只做了一年不到就為了特別費請辭,和國民黨處理黨產意見顯然不符的陳長文則辭去監督委員會召集人。直到二00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二00九年回任黨主席,馬英九再次回應黨產問題,四年已經浪費了。回任國民黨,碰下金融海嘯餘緒,國民黨中投公司數度公告招標都流標,國民黨的解釋是「賣不到好價錢」,國民黨把黨產和全球景氣掛勾,就註定黨產處理必成空談,國民黨的心態本身就是問題。

黨產低價售出固有圖利特定對象之嫌,高價售出又豈無變相政治獻金之虞?既要捐助公益,只要公告招標程序透明公開,國民黨到底要價格多高才肯脫手?在國民黨信託黨產的幾年裡,根據內政部資料,每年都還有估值二、三百億的資產,每年挹注黨務經費十幾、到三十幾億,相對的,聲言要「捐助公益」的國民黨到現在甚至拿不出捐助明細。

誠如陳長文所言,就算法律上「合法取得者依憲法保障可自由處分」,情理上都無法說服民眾。黨產的歷史不必回溯一遍,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有何「合法取得」的黨產可言?就算是黃金國寶一併攜來台灣,那是國產,不是黨;接收日產不論是事業或土地,也是國產而非黨產;李登輝執政時代的一九九一年,財經學者早就提出「解構黨國資本主義」,二十三年還是解構不了這個「黨國威權遺跡」的黨產,也算是另類台灣民主奇蹟。

抗拒不了魔戒誘惑 就自頂峰墜落

馬英九已矣,這個燙手山芋勢必要由朱立倫接續,如果朱立倫真如其所言,還搞不清楚黨產實際狀況,建議他先看看監察委員黃煌雄費時十四年、一百六十三份卷宗、厚達四百八十九公分的「國民黨產案調查報告」,再看一次,當年國民黨是如何從政府機關轉帳撥用這些不該屬於國民黨的資產,把該是台灣人的還給台灣,把該是國家的還給國家。

黨產就像黃煌雄的比喻,是一只魔戒,李登輝、連戰、馬英九都抗拒不了誘惑,也因此從頂峰墜落,如果朱立倫擔心一無所有的國民黨,不知如何凝聚向心,還有第二個建議,向歷任民進黨主席取經(窮得要向李登輝伸手的許信良可以暫時略過不表),學學穿草鞋的政黨,如何以最有限的資源,贏得相對多數的民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