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針不小心扎到,可能終身染上HIV病毒或肝炎!醫護人員默默潛在的職業風險

2015-11-25 09:00

? 人氣

「針扎」是醫護人員最常見的意外之一。多項研究證明,針扎是導致醫療人員感染血液傳染疾病的主要途徑。因此,醫學生必須學習「針扎預防」這堂必修課,其中包含如何安全移除針頭、正確的打針以及正確的抽血等。

不過,無論多麼小心,醫護人員每年每人的針扎次數平均為1.2~2.8次,其中汙染性針扎為0.7~0.9次。經由血液傳染的疾病有很多種,最為大眾所知的有HIV病毒、C型肝炎、B型肝炎等,這些疾病大都非常棘手,一旦感染就有可能終生帶原。

* * *

「林斯先生,今天早上由我為你抽血。」早上六點半,我照慣例走進病房抽血,每天早上來醫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血抽好送去化驗,這樣主治醫師來的時候就能看到化驗數據了。

「又要抽啊……」林斯先生小小抱怨了一下。

林斯先生是一名「藥物依賴者」,手臂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疤痕,看起來像是反覆注射針頭所留下的痕跡。他從十三歲開始吸毒,十五歲接觸海洛因,十六歲開始注射安非他命,基本上,他的人生跟「毒」完全脫不了關係。他同時也是愛滋病和C型肝炎帶原者,推測是注射毒品時用了不潔的針頭造成交叉感染。

「是啊,這樣我們才能確切掌握你身體的復原狀況,請忍耐一下!」

林斯先生的血管非常難找,手臂上的血管經過多次注射後變得細薄脆弱,不仔細找根本看不出來。有時就算找到了血管,也抽不出血,簡單的抽血對他來說是個大工程。

「好像找到了,等等喔,OK,不要動!」經過多次嘗試後,我好不容易看到針頭回血,努力從他手臂抽出兩管血液。

正當我準備用紗布替林斯先生止血時,針頭突然無預警地滑了出來,擦到我的右手食指。

「請你用手按住紗布十分鐘,謝謝你的配合。」確定林斯先生一切正常後,我把針頭丟棄,向林斯先生道別,走出診間後才脫下手套,在燈光下檢查傷口。

食指有個約一公厘的小孔,正慢慢地滲出小血珠。我用力擠著傷口,試圖讓更多血液流出,然後用大量肥皂和清水清洗傷口,腦海中同時浮現教授的上課內容……

「B型肝炎針扎感染率為5%~40%,C型肝炎針扎感染率為3%~10%,HIV病毒針扎感染率為0.2%~0.5%……」

* * *

「你小時候有打過B肝疫苗,對吧?不過保險起見,我現在還是得替你抽血,做個詳細檢查。」問診的是一名感染科學長,他的聲音低沉帶有磁性,稍稍安定了我不安的心情。

「好。」

「我已經聯絡林斯先生了,他答應讓我們多抽幾管血,我們會測量他體內的HIV還有C肝病毒量,報告出來後我再通知你。」

「謝謝學長。」想到林斯先生願意為我多挨幾針抽血,我不禁感到有點抱歉,也有點感動。

「你這算是高危險性感染,畢竟病人有HIV還有C肝病史,我想跟你討論一下治療方案……」

「……學長請說。」

「C型肝炎目前沒有特別有效的PEP(Post-Exposure Prophylaxis,暴露後治療)……最好的做法是保持追蹤……每三個月來這裡抽一次血……」

「只有抽血?」

「嗯,如果一年後你身上都沒驗出C肝病毒的話,應該就沒事了。」

「如果有驗出病毒呢?」

「那就只好接受長期C肝治療,到時我會把你轉給專科處理。」

「知道了,那HIV呢?」

「HIV有PEP藥物治療,可是這些藥對肝、腎的負擔較大,也有些不確定的副作用。開始治療後,你每兩個星期、一個月、三個月、六個月要回診檢查肝功能和腎功能。」

「請問要量HIV viral load嗎?」

「我今天會幫你量,然後你第一個月、第三個月還有第六個月要回診,如果半年後還沒有測量到HIV病毒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

「PEP有效嗎?」

「文獻上說可以降低80%的感染機率。除了影響肝功能和腎功能以外,還可能會有其他嚴重的副作用,不過目前我們對這些藥物的理解不深,很難保證一定不會有副作用。」

「什麼時候要開始吃藥?」

「六小時內,建議越早越好。」

* * *

「老爸,我被針扎了。」回家後我撥了通長途電話給老爸,老爸在台灣當醫師,常常適時給我醫療上的建議。

「怎麼發生的?」

「拔針頭不小心戳到手指。」

「病人有什麼病史?」

「已知有愛滋、C肝帶原,目前還在化驗是否有其他疾病。」

「你手指有出血嗎?」

「有。」

「這樣啊……」老爸在電話中沉默了一陣子,我們彼此都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老爸開口了,「別想太多吧,下次小心點就好。」

「老爸,你有被針扎過嗎?」

「拜託,何止針扎,我還被手術刀割過好幾次呢,更別說其他大大小小的飛沫傳染疾病了。」

「你都不怕被感染嗎?」

「怕啊,可是怕有什麼用?做這行本來就有風險,念醫科時你應該就有想清楚了吧?」

「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心情有點受影響……」

「醫師救人是本份,出了意外當然很不幸,可是,這是我們的工作。如果真的遇到不幸的話……就認了吧。醫師誓詞你還背得出來嗎?」

「啊……應該可以。」

「第一段背來聽聽!」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是我的首要的顧念……」

「很好,知道了就回去看診吧!」老爸「喀」地一聲掛上電話。

* * *

六個月後,我回感染科檢查。

「結果出來了,你準備好了嗎?」學長在報告結果前,小心翼翼地問我。

「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可以接受。」我點了點頭,心情意外地平靜。

1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城邦創意市集出版《Dr. 小百合,今天也要堅強啊!催淚、爆笑、溫馨、呆萌的醫院實習生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