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要取得國際信任,蔡英文不納「投名狀」不行

2015-11-25 06:00

? 人氣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的國際外文政策無可避免要受到兩岸關係影響。(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的國際外文政策無可避免要受到兩岸關係影響。(資料照/顏麟宇攝)

投名狀在古代邊緣群體用於增強團體內聚力,表達對個人、組織的忠心,有強烈的人生依附性和反社會傾向,通常意思是以非法行為做保證(投名狀)而加入非法團體。投名狀是加入非法團體的表示忠心的保證書。」

為何欲加入非法組織的成員,需要先幹過非法行為來作為一種保證?因為從此你就是官府會抓的對象,不見容於地上社會,沒有脫離非法組織保護的機會。既然只剩忠於組織一條路,組織就敢重用你,與你分享核心機密。這東西跟蔡英文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用來形容蔡英文的難以被中美兩國接納(否則美國為何事先沒讓民進黨知道馬習會),是很貼切的,蔡英文少納了一個「投名狀」。

為了避免國民黨拿蔡英文口中的恐嚇牌凝聚淺藍選民,蔡英文在兩岸與國際政策上走一個不讓人搞懂的維持現狀路線,遇事談原則而不談如何解決具體問題。似不承認九二共識,但也不太出口批判。批判馬習會主要也是用馬英九意圖框架住台灣人民的選擇權,這種學術化、非庶民語言的風格來批評。這個策略至今算是見效的,在國內知識份子圈不喜國民黨,台灣國族主義氣息濃厚的大環境下,兩岸議題被邊緣化。不過「有得必有失」常是難免,會打量蔡英文表現的不只有國內選民,還有中美兩國。蔡英文的戰略模糊路線看在外國眼中,恐怕觀感就不是這樣好了。

「投名狀」透過非法手段來確保新加入者的忠心,蔡英文要是真成為台灣新任總統,也是國際領袖俱樂部的一個新加入者。這個新加入者很明顯不願意納一個投名狀,就是持續表態自己不會違抗國際社會秩序,接受國際社會堅守一中政策的現實。從中美兩國的角度看事情,一個從競選階段就願意把話講死,持續表態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兩岸非國與國關係的台灣總統,是讓人放心得多的,因為既已表態N次,自我推翻路線會賠上政治誠信,得罪死忠支持者又難獲對手陣營信賴。這種會大幅減少自己將來施政選擇權的重複性表態,其實與加入非法組織需納一個從此讓自己無退路的投名狀,本質上是完全一樣的。

對於自己的兩岸與外交路線,私下蔡英文面對兩國人士時就算作過承諾,畢竟不是面向公眾並把話說死到一個程度的承諾,將來施政的選擇權仍舊很大。既不納投名狀,自是得不到真正的信任,於是馬習會美國自然沒事先通風報信,任蔡英文聞訊才大驚「我們遭到突襲了」。

站在民進黨一黨之私角度來看,「選上了再說」當然是最理性實際的作法。但從非民進黨人的角度看,這樣的作法太輕易成功不是好事。因為現在的國際外交,畢竟不比古代的投名狀能「快速納完」,殺個人只需一瞬間。政治路線上的自我設限,是需要經過長時間反覆表態才能達到的。上任了之後才開始作信賴建立的工作,就意味著新總統在任期的前半段會處於一個尷尬的處境:好不容易踏出了艱難的一步,開始順應國際社會要求,卻面對自己人強力責難,大國卻仍在聽妳的言觀你的行,不願意馬上做出友善行為替妳背書。若是「浪費」個幾年就能修成正果也算值得,怕就怕過程中擦槍走火,又走回了基本教義派路線,可能才剛剛建立起來的一點信任就又沒了。

15年前的陳水扁也面臨這個窘境,他後來在就職演說中提出四不一沒有(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開始了他與國際社會建立互信的旅程,後面的結果是什麼應該不需再說明了。15年後中國的國力已非吳下阿蒙,但綠營選民的彈性與底線並沒有多少妥協,台獨已如蔡英文口中所言成為年輕人天然成分,蔡英文要仿效當年阿扁那樣上任第一天就打死忠支持者的臉,會加倍困難。

綜上所述,由人民選出一個反對黨過半的國會,可能是唯一解套的方法。這能讓執政黨總統不得不轉彎時,找得到藉口交代群眾。就像當年阿扁續建核四歸咎「少數執政」,大喊無奈一樣,焉知阿扁那時是不是慶幸民進黨是少數執政,他才能順利轉彎脫身?蔡英文今天可能很渴望完全執政的快感,將來卻會有感於完全負責的強大壓力,憤恨於支持者的需索無度。

*作者為女同志,現居新北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