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不是什麼病都治得好的地方!10分鐘即生死交界,東大急診室醫師從業30年告白

2015-11-10 16:00

? 人氣

這個世界是一座體育場,我們都是活在當下的參賽者。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往生者們一直在觀眾席為我們聲援。我們要好好活在當下,期待日後與他們重逢之日。

10分鐘的生死交界

我當醫生30餘載,經歷過各種醫療現場。從麻醉科開始,乃至於內科、急診加護醫療,如今回顧過往,我發現在每個醫療現場都充滿著各種內心糾葛,同時也從中獲得許多學習經驗。雖然學習經驗多樣而複雜,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當屬「沒人知道生與死的交界為何」這句話。

急診病房每天都會送來重大傷病患者。尚有意識、能與人交談的暫且不談,大部分患者送來時都已失去意識,有些還是在心肺功能停止的狀態下,由擔架扛進病房。原因大多是交通事故、傷人事件、自殺未遂、中風、心肌梗塞等,也有人是病情突然惡化而轉院送來。各種狀況皆有。但在這種狀態下,醫護人員在急診醫療現場能做的實在有限。

當然了,我們定會嚴密監控患者的病況,迅速思考採取何種做法較為適當,可說來遺憾,仍有許多無法挽救的生命。醫師們一面向號啕的家屬說明,一面暗自對不夠完備的醫療感到迷惘,卻根本無暇為此煩惱,緊接著又得馬上投入解救下一位患者的工作中──這就是全國急診醫療現場的真實景況。

人類在常溫狀態下,若是持續20分鐘處於心肺功能停止狀態,便宣告回天乏術。而在連續劇和小說的世界裡,有時會出現心肺停止超過20分鐘後,經急救又奇蹟生還的誇大情節,但在現實的醫療世界中,發生這種事的機率微乎其微。一般人要在無任何後遺症的情況下獲救並重新回歸社會,搶救時間頂多只有10分鐘。而這短短10分鐘,就是生與死的交界。

然而,並非人人都能剛好在這10分鐘內決定生死。有人心肺功能停止後,才8分鐘就亡故,也有人超過12分鐘後,竟然重新活了過來。

這就是生命不可思議之處,同時也是「沒人知道生與死的交界為何」這句話的深層意義。

我並不崇信任何宗教,但身為一位親歷許多醫療現場的見證人,真要我說的話,我覺得生與死的交界,是只有「神」才知道的一條界線。那是在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偉大存在」所屬的領域裡所發生的現象,證明了我們人類是因為某種超越人類智慧的力量才得以生存,也是這種力量在守護著我們。而這時時守護人類的偉大存在,我將之稱為「神」(等同於「天意」)。大家也能以造物主、普遍意識、真理、愛、偉大者、自然、大宇宙等各種名稱來稱呼祂。

如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目標與價值觀一樣,每個人想活下去的力量也各有不同。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死法。只要待過醫療現場,就會明白這不是強詞奪理。

因此,我們應該為自己能活在這世上,心存感謝。

在另一個世界開檢討會

對已故者的深切悲傷,只有真正體會過的人才明白。我自己的父母和弟弟都已到了另一個世界。我曾有失落感,也曾心想,要是能在他們生前多和他們說說話該有多好。不過,現在的我有個很強烈的念頭,那就是日後當我回到了另一個世界,我想和他們一起開個檢討會。

所以現在的我,已沒有被遺留在人世間的人所感受到的孤寂。世上同時存在著兩個世界,對此我自認了然於心。

留在人世的我們,就像正在體育場上比賽的選手,而往生者則坐在觀眾席上,注視著我們,為我們聲援。這當中隔著一面單面鏡,從體育場看不到觀眾席,但從觀眾席看得到我們。

有各種苦難等著在體育場上參賽的我們,但我們必須加以克服,解決問題,學習在名為人生的這場競賽中所需的各種技能。快樂的學習肯定有之,不過,讓人痛苦的學習也不少。

在我們筋疲力竭、感到苦惱時,觀眾席就會傳來「別認輸」的聲援。

而當我們平安度過難關時,眾祖先們會拍手喝采,對我們說一句:「幹得好。」雖然聲援和拍手不會化為聲音傳到我們的耳朵裡,但我們總能在某個當下、某個瞬間真實地感受到。雖說情況因人而異,但當你感應到某種感覺,百思不得其解時,或許就是一直關心你、守護你的人,正在向你傳達訊息。請好好重視這種感性。雖然看不見形體,仍要對其說一聲:「託您的福,謝謝您。」

並請好好期待日後與他們再次相逢的那一天到來。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經濟新潮社《給活著的我們‧致逝去的他們:東大急診醫師的人生思辨與生死手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