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斑浮現、鼻腔嘴角都流血也不能停!因為遺產受苦,急診室醫生最不忍救的病人

2015-11-23 11:11

? 人氣

醫生的工作就是救人,但有一種病人讓他們救不下去...(圖/PhalinnOoi@flickr)

醫生的工作就是救人,但有一種病人讓他們救不下去...(圖/PhalinnOoi@flickr)

肋骨斷裂、血從鼻腔和嘴角流出、甚至身上開始出現屍斑了,家屬卻為了遺產糾紛堅持不放棄急救,被巨大機器擠壓的病人形同屍塊……在急診室數10年的黃軒醫師,很常看見、也最不忍看見這樣的急救場面。

也許是年歲太大了,再加上陳先生年輕時在商場上愛抽菸,本身早已是慢性阻塞性肺病,其實不用肺癌,光這疾病,也會使他愈來愈喘,所以,他常後悔年輕時抽菸,而等到年老時,慢性阻塞性肺病更讓他活動能力減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陳先生忍不住自嘆:「難治的肺癌我都度過了,但這肺病卻糾纏不休。人生啊,早知道就不抽菸,人生也就不會有那麼多後悔了。」

隨著這不可逆的疾病一直惡化,在病情愈來愈加重時,我又勸陳先生簽「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DNR)。但他心裡很猶豫,所以始終沒有簽。後來,他告訴我,他想再聽聽太太的意見。

當然,夫妻一旦知道彼此要生離死別,心裡必定都非常悲痛,但陳先生已經嚴重到連坐在床上都會喘。陳先生遲遲無法決定,但又很矛盾地一再表示:「我不希望痛苦而死。」

不可思議的決定

一星期後,某個假日,陳先生忽然變得很喘,而且意識不清楚,正當護士要再叫醒陳先生時,一旁的陳太太竟然做出很不可思議的決定,那是大家都想不到的。

她竟然說:「不用叫了,快去叫醫師來插管。我先生並沒有放棄急救,所以一定要救到底。」護士不敢怠慢,馬上啟動急救警訊。之後來了一堆醫護人員,他們緊急替陳先生插入呼吸內管。陳先生的四肢就被安全約束綁住,並送入加護病房。

我很好奇,為什麼陳太太一再強調要積極搶救陳伯伯的生命,並堅決不放棄任何一線希望?

我知道以陳先生的病情發展,一旦插管,從此幾乎不可能有機會拔管,脫離呼吸器。那麼,為什麼陳伯伯的末期肺病已如此嚴重,陳太太卻竟然還很冷靜且快速地做出插管決定?

一早,我去看陳伯伯。護理師跟我說:「昨晚血壓只有70左右,一直沒有醒過來……」

檢查後,我們告訴陳伯伯的家人,陳伯伯正出現多重器官衰竭,加護病房主任和所有醫師也都認為陳伯伯可能這幾天會過世。只是大家的心裡也一直很納悶,為何陳伯伯至今還沒簽DNR,之前不是已經和他討論很多次了嗎?

很快的,陳太太來了。我心裡非常不想這一位我所尊重的人,慘死在殘酷的急救下,但我也很怕陳伯伯會被醫護團隊執行CPR,於是,我爭取時間,直接說:「妳先生現在的凝血功能不佳,到處瘀青、出血。若再經我們急救,在胸腔壓迫下,必定七孔流血。我不忍心看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卻如此受折磨與痛苦。

「因為陳伯伯在之前意識清楚時,無論是在妳面前,或在我面前,都已表達過不想痛苦死去的想法,不過他目前因為昏迷,已經無法簽DNR,經過我們團隊討論,妳先生可能這幾天會離開人世,我們來協助他有尊嚴地離開。妳現在可以協助陳伯伯簽DNR,以免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受苦。好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