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人都曉得的私房景點,360度擁抱夢幻海景、如瀑布般流瀉的璀燦光影!

2015-10-08 10:56

? 人氣

讓我跟你說一個特別的夜晚的故事。那是一九八三年的海濱之夜,我手中的一幀青春的照片─黎明,曙光乍現,海濱崖頂,我們的合影。

因為逆光之故,整個畫面顯得模糊而不清晰。太陽正自海平面逐漸上升,我們所站位置背後的遠處海域,也因朝陽的反射,霎現七彩的燦爛繽紛。我們每個人都敞開嘴笑著,每一個人各有姿態,笑著,一派青春容顏。純粹而迷人。笑著。

那是我們其中某位L的守望員哥哥為我們而拍攝的。我們唯一一次僅有的共影。

我每每想及我二十年歲的所有,發生的事件,種種情緒,以及最深刻的記憶,腦海裡總是浮現這幀照片的影像,和那一晚短暫片段。它代表我的二十歲,或者,我們的二十歲。但卻想不起那晚為何去到那海濱。太過悲傷?治療憂鬱?那樣的年紀,無所事事的閒蕩,似乎頹喪的無聊……,其實也沒為什麼,不過只是分享著青春的寂寞。

忘憂
鄭栗兒(前排右二)二十歲時的青春合影

港口子夜零點的船鳴正響,鳴成一聲清脆的笛音一般。最後一班開往東北角海濱八斗子的公車緩緩上路。整個偌大的空蕩車廂被我們一群人占據。在終點前一站,我們下車。摸著黑,尋找到通往海濱崖頂芒草密布的碎石山徑,冷不防被尖銳的小石塊給扎到腳底……。繞了幾個彎後,眼前即見一片平坦的崖頂高地,初夏盛長的芒草錯落其間,其實是草坪空地和兩個防空洞壕。

天色靉靆模糊,海面黑黝深奧,L的守望員哥哥正舉起手中的探照燈,朝空曠的海平面的某艘船隻,打著三長兩短的傳達信號,正像是《小王子》書中的某個行星點燈者,正盡忠職守地執行他的指引任務。

明滅的探照燈光,一閃一閃,與某個不知名,諸多船隻的其中一艘,正進行著對談,光的次數與長度,形成語言符號。

我們聚在守望員的身邊,大海在我們腳下,一大片波紋蕩漾的黑絲絨一般,幽藍的船火,小漁港閃爍的燈光,與遠處山間九份的一窩星光交相輝映,這場景深深撼動我們的心,應該說震懾我們的心。

就這樣的一個夜晚,我們躺在草坪上,投身巨大之間,L守望員的哥哥則悠然地躺在遮陽傘下的躺椅上,從小冰桶取出一罐涼啤酒喝著……。如果你能用一雙心的眼睛,像坐直升機一樣,在天際的某個高度俯瞰孤獨崖頂上躺成一排的我們,和周遭闇暗的海域,以一個遼闊的廣角去領略,你必然明白那是一種貼近宇宙的感動。我們聊什麼事已經忘記了,比起整個宇宙,語言就像是沉睡鯨魚吐出的氣泡。

一切如此熟悉且遙遠。

那裡,就是我們初春踏訪的忘憂谷高地。第一眼看見那海洋的深邃,你說,這裡實在太美了!是的,無庸置疑的美!

—鄭栗兒〈忘憂‧ 望幽,消逝的一九八三〉

忘憂
忘憂谷是基隆人的伊甸園

三百六十度全視角

讓我也跟你說一段不凡的奇異歷程。那是二○一五年夏日的傍晚。開車奔馳於高速公路上,轉62號快速道路,下調和街直行,經過市場,我來到擾攘的路口,來到基福公路的交叉口,我就知道,八斗子到了。尋福清宮旁的路鑽入,再往側旁小路再側旁往上。忘憂谷在深處忘憂著。

從基隆朋友的口中,我聽聞許多忘憂谷的青春往事,那是基隆人的伊甸園─男女學生踏青聯誼,先是抽摩托車鑰匙,雙載在海岸公路飆車,往忘憂谷爬山踏青去。在高地的平坦處,玩青春的嬉鬧遊戲:折報紙、大風吹,追來逐去累了就席地而坐,眺望八斗子漁港與基隆嶼,漁船停在海中央,波光粼粼。

這處山巒本是座島,因興建火力發電廠連成半島,三百六十度環繞,每一面都是絕佳的人文自然美景:八斗子漁港、媽祖廟度天宮、海洋科技博物館、長潭尾漁港、潮境公園、七斗山與海岸的奇岩怪石……自然學家在此發現數十種留鳥與候鳥,這裡是蝴蝶昆蟲的寶庫,植物為了在海風與鹽分下生存,根扎得特別深……。

這座七斗山脈中間的凹陷處,忘憂谷忘憂著,面海處隆起兩座小山丘,想親近海,得從觀海平台順著亮白的方硬階梯而下,四周是堅韌墨綠的植被,蝴蝶翩然飛翔,耳朵分不清是哪一種鳥的啼囀。到了谷底,小山丘撕紙般浮貼於視野的兩側,前後相疊,登山步道在山丘上劃下虛線,雙腳順虛線攀爬,在高處,剪出一角海洋;望向那座更高的山丘,頂端有座碉堡,因背光只餘輪廓,跨過這山,就是汪洋與燦金的晚霞……。

凡踏足過忘憂谷的人,內心總會不斷呼喚,要再去體驗那山海的絕美境地。

我再次前來,開車獨行,GPS導引不致迷路,但上山的路塞住了。車輛停塞不動,有人下車大喊:「前面發生車禍,全面撤退。」警車從後頭硬是鑽上,我轉了個大彎狼狽下山。

忘憂的路,暫時不得過。

忘憂
山海遼闊,是一種無庸置疑的美

沿著海岸而行

帶著探索的心情,我不斷往基隆而去。路難免壅塞,然而,這樣的阻斷,還是第一次。再次回到福清宮前的熱鬧路口,不知要往哪裡去。

與子偕行,我的八斗子套裝行程,當然是直奔海科館,在清涼寬敞的灰色科技建築中,同女兒體驗海洋的奧妙。要是假日的夜晚,沒有下雨,夜市便散發致命的吸引力,真是庶民吃喝玩樂的遊園地啊!大家短褲拖鞋的,手拿烤肉雞排冬瓜茶枝仔冰,肉汁涼水滴滴落,邊走邊吃真逍遙。孩子們把喜悅掛在臉上,彈珠玩罷隨即溜去撈魚,發電機聲音轟隆隆不覺得吵。圍繞著巨大的小叮噹模型團團轉啊團團轉,抬頭一望,橘黃色光芒朝山上探照,觀世音飄逸慈悲,彌勒佛自在盤坐,笑看底下的夜市人生。

忘憂
海科館比鄰漁港,充滿大海的氣息。

除此之外,海洋大學規劃的龍崗步道,春末夏初可觀賞螢火蟲,順小溪山徑往摃仔寮砲台,登高眺望─山海大景在基隆並不稀奇,這裡的獨到處,是兩層樓高的石砌駁崁圍出的高敞空間,圓形砲座長滿水生植物,成為綠色的大圓形,青蛙在裡頭兀自鳴叫著,這處山間的陣地,清爽宜人。

我還知道,海科館火車站旁,有一條巨榕綠色隧道,容軒步道小蜿蜒,走起來輕鬆愜意,完善的瞭望台與解說牌,八斗子海岸盡收眼底:番仔澳、基隆山、望海巷、長潭尾、七斗子、八斗子漁港、海洋大學、和平島……。森林內還有座火車站,過去運煤載金,現在運載著遊客,從瑞芳來到這綠色祕境。而且,輕鬆翻過小山頭,就是座漁村,古名「換番」,現在的名字很浪漫,叫「望海巷」……。

忘憂
光瀑流洩,戲劇時刻,稍縱即逝

那道奇異的光芒

通往忘憂谷,還有另一條路,繞道潮境公園,從七斗山的面海處登山而入。

潮境公園本是處垃圾掩埋場,現填海造陸綠化為公園。從雙膨山望過去,怎能不驚嘆這超展開的海景,由左往右,從海上往陸地做廣角攝影:番仔澳岬角細長優美,其旁有圓鼓的基隆山壓陣,沙金般沉積的山間聚落,是夜晚會發光的九份,深澳山沿海垂直壁立,帶點韻律起伏,和胸膛厚深的海洋,山海呼應。

原以為這景色已是極致,回頭一望,七斗山拔起峭壁,鐵鏽色、節理微有剝落,獨對蒼茫的海洋。天空點下雨絲,夕陽包在雲中,微微透光。轉眼間,陽光射破雲朵,朝海面落下光芒。天上的雲朵,與陸上的七斗山,遙相對抗。柔軟對堅硬,光芒對岩壁,那一刻,我知道,這就是神啟。冥冥之中似有安排,忘憂谷任其忘憂,老天爺要我走另一條路,領略這燦爛的神啟。

沒想到,另外一個高潮出現了。光芒如瀑布般流瀉,照亮了基隆港的出海口,在水霧的包孕中,我清楚地看見圓拱形的社寮大橋、和平島,還有基隆港對岸,白米甕砲台背後那協和電廠的三根大煙囪。

這戲劇的時刻,非常短暫,夕陽再度被雲包起來,迅速丟入海中央。歸航的漁船力不從心,拖長的水痕沉甸甸,不知是漁獲滿載跑不動,還是想家的心情太過飽滿。我走到堤岸旁,邊走邊瞻望七斗山,雄偉的峭壁,鐵繡色節理,帶著一股倔強,與汪洋抗衡。

山的背後,忘憂谷在深處忘憂著。

文/鄭順聰 圖/有鹿文化提供 本文經授權節錄自有鹿文化《基隆的氣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