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地利,這門學問不僅全民必修、還有奧林匹克大賽!從一門課程看見東西文化差異

2018-05-29 15:43

? 人氣

我從十多歲開始,接受奧地利的教育系統,一路走過當地的中學制度。在當時讀的學校裡,「哲學」受到高度的重視,在各科的課程中有哲學思考的元素。原來,哲學課在奧地利有著極悠久的歷史,早在一八四八年起,奧地利學生就必須上哲學課了!在當時的歐洲,奧地利帝國也是第一個將「心理學」和「哲學」同時納入國民教育必備課程的國家。

在今天的奧地利,不論你選擇的是注重升學的中學,或是讓學生即早踏入職場的商技職學校,都有哲學與心理學相關課程。全國上下也有「哲學奧林匹克」比賽,讓老師和學生一起鑽研和交流哲學議題。課綱中也不厭其詳地強調,在全人教育的路上,這堂科目必須負起陪伴學子培養觀察力、自省能力、自信心以及批判力的責任。

德語文化圈非常重視哲學思考,在德文的字彙中,你也會發現,哲學不僅僅是個名詞,甚至還是一個動詞呢!哲學的德文名詞是Philosophie,而與其相稱的動詞是philosophieren,字典的解釋很乾脆俐落,就叫做:「深度思考並討論」。因此,想要好好思考並討論某件事情,德文就有「讓我們一起來哲學這件事情吧!」的說法。由此可見,哲學對於該文化圈的人來說,說穿了就是一種生活態度。

哲學的範圍極為廣泛,各派理論林立,也有很多灰色地帶,我的高中哲學老師告訴我們,沒有任何理論是絕對正確,相同的,也沒有任何理論是絕對錯誤的。老師也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在哲學思考中,問題比答案更重要,而當你開始去思考你從來沒有仔細去想過的東西(甚至你也覺得根本沒有必要去想這些),你可能會感到不安而且徬徨,但這都是好的現象,因為你正在突破自己現有的思考模式,也正在發展自己的邏輯思考能力

與柏拉圖一起哲學:地穴寓言

在高中的哲學基礎課程中,讓我最難以忘懷的,就是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地穴比喻」(Höhlengleichnis),這是個內容簡單明瞭的寓言,同時又能直接的解釋人類的「認知」。

故事的大意是這樣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有這麼一個陰森黑暗的洞穴,洞穴口位於較高的位置,仔細往下一看,洞穴中坐著一群人,他們通通都背對著出口。我們看不到他們的面貌,原來他們從小開始就被鍊子鎖住腿部、頸部,只能面向著洞穴的內壁,他們無法動彈,連轉頭都不行,他們能聽到旁邊同伴的聲音,但是無法看見自己身邊到底坐了什麼人。

我們就姑且稱呼這些人為囚犯吧!囚犯們身後有一團火,而許多不知名的控火人,正忙著用不同的木頭、石頭,就著火光進行各種誇張的動作。囚犯們面前的牆壁上,有著因熊熊的火光照在囚犯們身上所引起的陰影,也有控火人不同的動作而投射出來的影子。這些控火人大聲交談著,但是因為有一段距離,囚犯們也聽不見確切的談話內容,但是這些聲音在洞穴裡產生了轟轟的回音,囚犯們理所當然地以為這是他們前對的牆上的影子在說話。

這些影子成為了囚犯們生活上唯一的樂趣,他們各式各樣的就著這些影子創造出遊戲,猜測哪個影子會經過、什麼樣的影子在什麼時間出現等。猜對的人還會受到其他人的讚賞,甚至得到極高的榮耀呢!大家日以繼夜地玩著這樣的遊戲,樂此不疲。

有一天,一名囚犯得以掙脫束縛,他從來沒有走過路,但是他看到有個出口,下意識的往那裡走去,搖搖晃晃走出洞穴,看到了洞外的世界,這也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陽光。

因為從來沒有接觸過光線,他的眼睛感覺到無比刺痛。但是當他習慣了陽光,才訝異的發現,原來陽光如此溫暖阿!他從來沒有接觸過新鮮空氣,大口大口呼吸著,胸口竟然感到疼痛!然後,他聽到鳥鳴聲,他的耳朵感到刺痛,漸漸倒也體會了其中的動人旋律。再來,他看到了清澈的湖泊,他也驚喜地在湖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才知道原來自己是長什麼模樣。當他看到陽光灑在自己身上而投了一道陰影在地面,他猛然懂了:原來自己以前所相信的、自己所認知的世界,不過就是那群控火人所投影給他的。

柏拉圖問,這個人是否會想要把新的認知傳達給在洞穴的囚犯們呢?柏拉圖相信他會這麼做。

這個人走回長期被囚禁的洞穴,在洞口,他驚訝的發現洞中的空氣停滯,還帶著一股腥臭味,而且洞穴比他的記憶還要黑暗,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住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他也看到那群掌控火的人,帶著得意的姿態,熟練的將不同的影子投射在洞穴內壁,而他的囚犯同伴們仍津津有味的在討論著牆上的倒影,陶醉著控火人投影給他們的景象。

他好不容易走到夥伴們旁邊,熱切地敘述著他在外面看到的世界,嘗試想要說服他們,跟他一起離開這個拘禁他們的地方。但是沒有任何人相信他,嘲弄他所說的不過是無稽之談,那有太陽、小鳥、湖泊的世界是他捏造出來的,大家異口同聲宣稱:「你發瘋了!」當他嘗試要解開他們的枷鎖,他被抓住、甚至被處死⋯⋯

在高中學到這個寓言的時候,我們的哲學老師出的回家作業是讓我們畫一幅又一幅的畫,用自己的想像,把地穴寓言裡面的各個階段畫出來,與自己的生活對照,並思考柏拉圖想要傳達什麼。在老師帶領省思下,我們了解到,原來就算已經離柏拉圖的時代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是人們在面對的挑戰,依舊相同:我們是否正被生活上的鐵鍊所鍊住而渾然不知,固執的專注在自己認為必要的事情上?我們是否也盲目追求著牆上別人投射給我們的陰影?我們是否也把他人灌輸在我們身上的經驗談視為理所當然呢?當別人想要分享新的想法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會極度不耐煩,甚至嘲弄他呢?

而人們是否有勇氣和膽量,去追求洞外那未知的世界呢?其實這個寓言也在傳達,看起來再苦再沒有出路的環境,總是會有個出口在那裡,等著有勇氣的人踏出去。當他回到洞穴後,終究也會有人願意與他踏出去,一起認識燦爛陽光和那悅耳的鳥鳴聲。

作者介紹|楊佳恬

來自國境之南的屏東女兒,國一沒念完就跑到奧地利學音樂,演出足跡踏遍歐洲以及亞洲,並糊裡糊塗在歐洲紮根。現為德文街頭雜誌「Megaphon」的專欄作家,擔任奧地利外交部的「文化融合親善大使」,也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這個計畫中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台灣人。在日常生活,用西方眼睛觀察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我們一起來哲學吧!奧地利中學的哲學課,教會了我什麼?)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